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闪轨库里]Alive 1

这是一篇设定比较神奇的文……不过也不是什么新颖的设定啦
简而言之就是游戏中的人觉醒自我认识并且自救的故事?主要用旁观者视角“你”和黎恩的视角交替进行,总体来说黎恩视角会比较多。
可能比较雷吧。毕竟是闪轨系列剧情怨念产物。
OOC警告。
CP是克洛黎恩,或者说库洛里恩,因为对片假名比较苦手所以地名存在写错的可能(。
啊对,“你”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库里粉但她不是看见真人就要他们在一起的智障,对主角团大概是妈妈粉(?)或者姐姐粉(?)的感觉,没有其他。
由于笔者废话太多所以本章克洛还没上线(。

本来是想写个写手自我挑战那个活动的短篇,结果废话太多计划赶不上变化……先、先这样吧。


Alive 1
这是你第九十九次打这个游戏了,更准确的说,这是你第九十九次打《闪之轨迹》这个系列的游戏了。
你很喜欢玩游戏,但出于某种难以言述的原因,你尤其钟情于这款游戏。主角团的一举一动都特别符合你的口味,所以哪怕你对游戏烂熟于心到看着人物上一句台词就能在心中接下一句台词的地步,可你还是停不下自己打游戏的手,更不觉得重复了这么多遍很腻味。
“啧啧,我果然是真爱啊。”说着,你导入了第九十八周目的通关存档,正式开始了第九十九周目。
经过了序章到达开头,面容略显青涩稚嫩的黎恩·舒华泽来到了托利斯塔,满怀期待地踏上了前往托尔兹学院的路途。
你叹了口气,怀着慈母一般的心情看着主角可爱又天真的笑脸,喃喃自语道:“唉,还是闪一的时候最好了……”
自从闪一之后,黎恩他渐渐地,就不爱笑了。那样灿烂光明毫无阴霾的笑容随着他的成长逐渐消失了。到了闪三的时候,哪怕他有时笑起来,也总饱含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内敛的忧郁。
大概是由于真爱学长死了吧,但也不仅仅是因为学长死了。
你拉回思绪,七组的大家掉进了小地宫里,终于要开始第一场战斗了。
你按着B键进行剧情对话,不知不觉间皱起了眉。
今天的游戏怎么感觉有点卡?本来按一次B键就能通过的对话,你按了两三次才能过掉。
“难道是手柄出了毛病?”你犹豫片刻,按下R1,让游戏自动剧情。
不知道是你的错觉,还是出于心理影响,你觉得剧情对话衔接得略有不畅,本来没有停顿的地方出现了细微的停顿,对话之间的间隔仿佛也比之前长了少许。
“呃,难道是游戏的问题……还是说PS4坏了?”介于这个小毛病还在你的可忍受范围之内,你继续了下去。
黎恩、艾利欧特和盖乌斯组了队,可以自由行动了!
你摩拳擦掌正准备追小怪玩,却发现画面里的人物已经笔直地往前冲了。你吓了一跳赶紧把左摇控杆往回拉,黎恩这才跟着往回跑。
看来这个手柄是用得久了,操纵杆有点失灵。
没关系这很正常,再买个新手柄就是了。
你试探着把操纵杆恢复原位,黎恩这下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这手柄应该还能稍微支撑一段时间,姑且先用着。
你边想边打开淘宝,花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买了个新手柄。
这么一会儿看手机的功夫里,屏幕上那个主角就又快撞墙了,你连忙调转视角,成功地避免了惨剧的发生。
纵然撞了墙也不会怎样,但还是有些可怜,对吧?
接下来的游戏体验一如既往地愉快——除了愈发频繁的游戏卡顿、报错与操纵杆失灵之外。
说到游戏报错,这游戏程序可能是真不行了,一到后面学长入队之后走两步就不知道出个什么毛病,来个报错。
你熟练地叉掉了问题报告的窗口,心想和索尼报告也没什么用白耽误时间,不如读档再来。
磕磕绊绊终于到了后夜祭,你毫不犹豫地又选了学长,作为二人的CP粉,你坚决拒绝一切其他可能选项——要知道和学长互动的机会可是很珍贵的!后面可都是敌对状态了!

闪一伴随着BGM结束了,游戏最后黑屏了一会儿,你嘟囔了两句,没太在意。
新手柄正巧到了,你紧锣密鼓开始打闪二。
玩了一会儿,你断定要么这个手柄是假的,要么游戏机该修了。结合之前的卡顿和报错现象,你相信游戏机年久失修的可能性更高。
于是你又预定了最新型号的PS4,因为它还没上市,所以你还要等上一个月。
没事,总之旧的还没彻底报废,你照样玩。

费劲巴拉地带着黎恩到处找队友接着去魔煌城打绯骑,学长死的时候游戏又报错。你重新读档迅速打完红色的傻大个,忍无可忍地跳了剧情——你本来就不喜欢看二本命死掉的那一段。
之后风平浪静没出幺蛾子,你顺利地打过后日谈,退出闪二进入闪三。
岂料后半段这游戏的毛病又开始犯了。身为一个闪厨的你当然不会就这么狗带,你坚强不屈、以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精神扛过来自游戏机的各种恶意,一路吐槽着没有人性的法老控,总算打完了闪三。
心累。
闪四还没出。

因此你开始第一百周目。

打开游戏的一刹那你愣了。
游戏开始界面出现了一瞬间的乱码。那不过是眨眼的时间,但你以自己鼻梁上架着的500度的眼镜片发誓你确确实实看到了。
你忐忑地扶了扶眼镜,不晓得这游戏到底还能不能玩,心下顿时有些发虚。
“先试试看吧,不能的话只好删除重下了……”是的,为了第一时间玩到游戏,你买的是数字版。
你跳过了序章的要塞攻略来到正式剧情,黎恩第一百次站在了托利斯塔的车站前。天空是湛蓝的,街道两旁开满了白色的莱诺花,几乎把天空的一半都遮住了。
你等着他兴致勃勃地自言自语说着对托尔兹学院的向往。
进入剧情,画面里的黎恩笑了笑,笑容含蓄,浅紫色的眼眸中似有星光闪烁。
他说——
“你好。”

闹鬼了?!
你吓得脑海一片空白,尖叫一声,屁滚尿流跑过去拔掉了电源。

万事尘埃落定后你回想起今日,仍觉得这是你人生中最丢人的一天没有之一。

你关掉电视与游戏机的电源,钻进被窝,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瑟瑟发抖,整晚整晚地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你认为依照常理可能会发生什么。
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开始怀疑是自己玩游戏出现了幻觉还是游戏角色活了。又过了几天的时间,你的心绪平稳下来,好奇心涌现,你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真的是黎恩·舒华泽的话,对你不利的几率小于百分之零。
出于对大本命莫名其妙毫无由来的信任,你决定尝试一次。
你打开游戏点下Load Game,没有存档给你选,黑屏之后,身着红色校服的黎恩·舒华泽再次出现在你的面前。
他看着屏幕前的你,表情有点儿惊讶,随即露出了一个礼貌而柔和的笑容,笑里含着依稀的成年后温和坚定的影子:“你好,上次我想和你打招呼,但是似乎太过突然反而吓到你了,我很抱歉。”
你咬咬舌头确定自己不是在发梦,心里感谢着上帝宙斯和其他的什么诸天神佛,期期艾艾地回应道:“你、你好?”
对面的人欣然道:“太好了,我还在想这次要是再把你吓跑了可怎么办。如果方便的话,有些事情想要和您交流一下呢——‘Player’殿下。”
Player是你的PSN用户名。你惊讶于黎恩竟然知道你的ID,转念一想他都活了,知道个ID也不足为奇。你只是点点头说:“方便倒是方便……不过‘殿下’这个称呼怪怪的,你直接叫我Player就好。”
“好的。那么也请允许我进行正式的自我介绍吧。我是舒华泽男爵家长男,托尔兹本校旧七组出身的黎恩·舒华泽。”他说罢后又补充道,“虽说你应该早就知道我是谁了——毕竟我是这个‘游戏’的‘主人公’呢。”
你没有掩饰自己惊愕的目光,“游戏人物有了自主意识”与“游戏人物产生自主意识并认识到自己所在的世界是游戏”二者的意义截然不同。你琢磨着对方的来意,推测道:“既然你知道这是个游戏的话,难不成是想从游戏里面出去,到现实世界来?”
黎恩·舒华泽点点头又摇摇头,他解释说:“我确实想从这既定的命运或者说剧情中解放出来,但也不愿逃离这里去往另一个世界。
不管是游戏还是别的什么,此处始终是我的家,有着我最重视的人们和许多美好的、无可替代的回忆。我的愿望是阻止‘那个时刻’的到来并把大家全部解救出来,然而只要这个世界仍在剧情的控制下运转,这个愿望就绝无实现的可能。既然这样,我希望把这个世界从既定命运的枷锁中解放出来,仅此而已。
但目前察觉到世界本质的只有我一人,说来惭愧,我一人到底是力量不足,因此我希望得到你的帮助。你对于我们来说,是‘世界之外’的人,与创造者出于同一世界,有着什么特别的力量也说不定。
我自知这实在是一个不情之请,所以若是Player你今后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也请直言,我必全力以赴以报恩情。”
说完,他郑重地望着你,澄澈的眸中似是透着光,光中唯有真诚与坚定。
就是这个眼神啊。像是在说“我或不敌,但我仍可一战”一样,纯粹、不屈而坦荡。
你怔了半晌,胸中又是兴奋又是惊喜,还掺杂着许许多多的心酸。你小心地问:“那可以给我一些大家的照片吗?我很喜欢七组的,是你们的粉来着。”
这就是答应了。
黎恩·舒华泽舒展了眉头,笑容却还是沉甸甸的:“嗯,应该没问题,不过我要先和大家商量一下。谢谢你了。”
“我先去学校试试能不能唤醒大家。”他转过身朝托尔兹军官学院走去,镜头追着他跑,能看到阳光照在他黑色的头发上,映出些许微光。

随着他的脚步声渐远,你心中升起无法抑制的期待。
要见到旧七组了。

TBC

那个“我或不敌,但我仍可一战”是之前从风息神泪微博上看到的,应该也算引用?(不过那个微博好像是感叹乒乓那事)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