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闪轨库里]Alive 3

注意事项见之前的章节
OOC OOC OOC
昨天被一位姑娘提醒,今天有时间跑回去又看了一遍这段剧情才想起来黎恩应该是去拿了学生手册才认识托瓦会长的嗯……我想了想还是改回去吧好像按原本剧情发展比较符合逻辑(虽然本文这里还是提前了两个星期的时间),不然设置一个新事件出来仿佛会有bug……至于为啥七组刚见面就关系好,因为“你”这个强迫症九十九周目理所应当地刷满了全组羁绊和好感度啊!而且就算不记得了他们也是经过了九十九周目的好伙伴嘛。另外本文所有项目(除了那个任务手册)都是max就对了不然岂不是白让黎恩受那么多苦(。
哦对,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俩在我笔下一同框就散发出浑然天成的恋爱酸臭味。
我不是我没有我不知道。


Alive 3

黎恩凭借自己多年在学校窜来窜去、不对是帮人跑腿的丰富经验,轻车熟路地沿着旧校舍通往学生会馆的最短线路前往目的地。还没到跟前,黎恩远远地就望见门口附近那个守株待兔等着坑蒙拐骗的一撮白毛。
(以防万一再确认一下,你说克洛觉醒了……没有看错吗?)黎恩问隔着屏幕激动得啪啪直拍大腿的你。
“你放心好了我以我的眼镜起誓!绝对没有看错的!”你死命按捺着自己兴奋不已的心情,咕噜咕噜凉灌水让自己平静下来。
(……好吧。)看这状况黎恩果断认为不要指望你了,自己确认还比较靠谱。他深吸一口气,抑制住随那个人身影逐渐清晰而愈发汹涌澎湃的思绪。他大步越过那人往门口走去——在无法确定对方是否还记得自己的前提下,轻举妄动并非上选,更何况克洛又是十分敏锐的人。
对方还没有动作,而他的手已经放在了门把上,黎恩顿了顿,难免胡思乱想说不会真看错了吧。
“——哟,后辈君。”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黎恩浑身一僵,转过身直愣愣看着对方。
那个人把袋子放在地上,双手插兜,背后是被教学楼遮住一角的夕阳,天边一片红色烧得刺眼。
“真冷漠啊——我还以为你会更热情一点呢,灰之骑士殿下。”克洛·安布斯特弯起好看的眉眼颇为无奈地笑道,对怒目而视的黎恩摊摊手。
黎恩沉默许久,他有千言万语想说,事到临头左思右想却一句也没问出口,最后莫名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怎么,你不变‘戏法’了吗。”
苍之骑士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反应过来之后笑弯了腰。黎恩在一边儿抱着臂冷眼看他,自己也觉得这个开头蠢得要命,好像自己多期待被人骗似的,心里后悔得要死——还不如上去一顿胖揍。
“不不不我可不敢再欠你五十米拉了,之前的那些‘利息’还到现在还没还完呢。”克洛顶着黎恩炯炯的目光笑够了,毫不见外伸手拍拍对方的肩膀,指着二楼说:“你快上去吧托瓦等着你呢,等你下来我们再聊——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又不会跑掉。再说‘这种情况下’跑也没用吧。”
“好吧……说的也是。”黎恩看了眼时间,又上上下下打量了克洛几眼,叹气,抬腿往门口走,一边走一边琢磨着怎么感觉自己又被忽悠了。临到门前,黎恩一手开了门,一手从裤兜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硬币,回头看了眼冲他笑眯眯挥手的前科累累的某人,心中一动,鬼使神差把硬币掷了过去。
“诶你——”克洛眼疾手快地接住向他飞来的一道银光,直觉大事不妙。一入手他摸着纹路就知道那是五十米拉,毋庸置疑的。再一抬头,始作俑者灰之骑士殿下黎恩·舒华泽对他勾起一抹堪称和善的微笑,咣啷一声关了门。
……这是哪门子的骚操作?!
“……真是的,听说过强买强卖的,没听说过强行借钱的。如果我真逃了估计他会以债主的名义追着不放吧……这家伙到底什么时候学会放高利贷的,一段时间没见就好好成长为狡猾精明的大人了,真令人感动。”克洛被自家学弟出人意表的行为所震惊,他挠挠后脑勺,反复端详了会儿手里银灿灿的硬币,抛起又接住,最终把它揣到了兜里,“还是那么爱撒娇,真没办法。”
克洛感慨完,摇摇头,把身后的袋子提起来也踏入了学生会馆。

从托瓦会长那里得到了学生手册并允诺会帮手处理学生会事务,又婉拒了托瓦会长共进晚餐的邀请,黎恩揣着东西快步往外走。他真服了克洛说跑就跑说溜就溜说走就走的潇洒,只希望这人基本常识还健在,知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老老实实呆在外边等人的克洛瞅见黎恩的神色就把对方的想法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真的没想溜的他觉得自己很冤枉了。
“所以说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这不是没跑路吗。”克洛抗议了两声,见对方挑挑眉不为所动,识趣地耸肩,不知从哪儿又变出五十米拉塞回给黎恩,意有所指地道:“成长了不少么。”
“说什么呢,大部分还不是托你的福。”借去学生会之际调整好心情的黎恩没有拒绝,把那五十米拉小心地掖好,转头继续道,“——是吧,‘苍之齐格飞’先生?”他敛去笑容紧锁眉峰,眼神凌厉正色问道:“这次你的来意到底是什么?那个时候为什么站在了‘那个人’的那边?是你的话无论如何也不会甘愿替他效劳的吧——到底发生了什么?回答我!”
“知道了知道了,这么多问题,你是立志成为十万个为什么吗。能告诉你的事情我会好好给你解答的。话说回来当前首要问题不是这个世界的异常么……我还以为你更在乎这边呢。”克洛摆摆手,语速慢下来,他领着黎恩往火车站广场走去,来到几个观光客身前站定,对黎恩指道:“——比如说,这个。”
克洛扬起笑容,对观光客搭话:“哟,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呢。”
“哇,托利斯塔的莱诺花真漂亮!”
“你们是来这里旅游的观光者吗?”
“哇,托利斯塔的莱诺花真漂亮!”
“不好意思问下,今天是几号?”
“哇,托利斯塔的莱诺花真漂亮!”
……
不管克洛对这些人说什么,得到的永远只有一个同样的回答。

黎恩目光一肃,语气低沉下去:“……这是?”
“在你们进行试炼的时候,稍微闲逛了一下就发现了这个。嘛,游戏么,像这样固定在特定地点特定时间说特定台词的NPC一点儿也不少见吧。”克洛理所当然地应道,好像他自己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时没被吓到似的。
“和托瓦他们那些能根据外界刺激进行交流的人不同,这个镇上的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除了几句固定的台词之外什么都没有。我想你今天整天在忙,大概还没发现这点?”克洛说了两句,习惯性自吹自擂,“怎么样,大哥哥我还是很可靠的吧。”
黎恩心想克洛你明知道我没办法否定这个,到底是谁更狡猾。算了,他也没有余裕去计较这些细枝末节,正如克洛所言,当前最为紧要之事另有其他。
二人不紧不慢走到镇上那家餐厅,找了个隐蔽的角落坐下,交流情报。
克洛先解释了一番自己作为苍之齐格飞时意外失忆的情况,换来黎恩释然的叹息,接着两人进入了正题。
“所以你是第几回拥有自己的意识的?”黎恩问。
“大约是六十多周目的时候?没有你早就是了。”
“我都不清楚我是第几周目醒的……中间受到冲击过大,有一段时间意识不太清楚。”
“我想也是,辛苦你了后辈君,多吃点犒劳犒劳自己,一直这样紧绷着反而得不偿失哦。这才第一天。”
“……谢谢。”黎恩低头扒了几口饭,想起什么又问,“那么你的目的是?”
这问题没头没脑的,看似没有明确的指向,但克洛却好似胸中有数地回答说:“眼下来讲和你一样——把这个世界从创造主的手里夺过来?我可不想一直生活在这种冷冰冰没人气的世界里。至于我与那个大叔的决断——在这命运早已被人规定的世界下,怕是什么也不会改变的吧,即使改变了也没有意义可言。没办法只能一起放到之后解决吧,这样够了吗?”
“嗯,足够了。”黎恩放下刀叉,起身往外走。时间已经不早,他差不多得回宿舍了,学生手册还没发呢。
“那么,再次请你多多指教了。还有,刚才忘记说了——”

“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欢迎回来,克洛。”

TBC


呃对因为笔者本人是个话痨所以如果有姑娘愿意和我在评论或者私信聊天我会很高兴w

评论(4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