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闪轨库里]Alive 5

这是一篇设定比较神奇的文……不过也不是什么新颖的设定啦
简而言之就是游戏中的人觉醒自我认识并且自救的故事?主要用旁观者视角“你”和黎恩的视角交替进行,总体来说黎恩视角会比较多。
可能比较雷吧。毕竟是闪轨系列剧情怨念产物。
OOC警告。
CP是克洛黎恩,或者说库洛里恩,因为对片假名比较苦手所以地名存在写错的可能(。
啊对,“你”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库里粉但她不是看见真人就要他们在一起的智障,对主角团大概是妈妈粉(?)或者姐姐粉(?)的感觉,没有其他。

对不起我一写到场景描写就如脱缰野马?不过自己写的很爽就是了……嗯。

本章又被拖剧情了,为什么你俩一同框就说个没完(不是



Alive 5

——为了共度的时光与不被束缚的明日。

***

为着要唤醒同伴意识的事,黎恩·舒华泽难受了一晚上,没睡着。第二天清早,天还没亮他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宿舍楼,漫无目的地闲逛,走着走着就来到托尔兹军官学校教学楼天台上。
来都来了,就干脆呆到上课时间吧。
黎恩望着蒙在黑暗中的天幕想。
过了会儿,伴着东方渐去的夜色,一股力量磁场的波动在头顶炸开。黎恩抬头一看,半透明的苍之骑神奥尔迪涅好巧不巧正在他脑袋顶上,克洛从半空跳下来落在他面前,打了个呵欠,一看就知道是夜不归宿没干好事的模样。
“你这家伙天还没亮在这干什么呢,就算跟人幽会也得选个好地方吧,大清早上天台像什么话。”克洛先发制人。
“……只有你没资格说我吧。你才是,堂堂苍之骑士大晚上夜不归宿又是做什么去了?”黎恩不慌不忙反击道。
“嗯,你猜?”克洛把手一摊。
“这个时期多半是帝国解放战线的事情吧……你打算怎么做?”黎恩一针见血。
“……你也太直接了,多少迂回一下。过刚易折哦,年轻人。”克洛把脑袋歪到一边,顾左右而言他,随手一指,开始振振有词地胡说八道,“你看你!好不容易赶上日出,要珍惜时光懂得欣赏,老纠结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你就要连这么美好的日出都看不上了——”
黎恩毫不犹豫打断他:“克洛的事不属于‘无关紧要’的范畴。”
克洛掩面投降:“……你啊。”
“先看日出先看日出,其他之后再说。”克洛手一挥,推着黎恩就往栏杆边上去。

是时天光乍起。远方昏黑的夜幕倏然被一道金红色的光向上顶起,低垂着的黑云被紧随而至的霞光打了个措不及防,从下到上迅速地蔓上一片浓烈炽热的红。接着,橙与红的交界窜出缕缕金芒,散兵游勇似的左一丝右一点在云朵边缘占山为王,且愈战愈勇,似要星火燎原。不多会儿,一个个据点连缀成片,聚成堡垒,连作战线,摧枯拉朽地朝天空继续推进。散兵游勇褪去伪装摇身一变,骤然成了忠实可靠的坚甲利兵,个个被坚执锐、全副武装,由地平线直跃向上,将其后紧缀着的旭日一鼓作气提上天空。光芒再无遮挡,遂万箭齐发,将浩浩黑夜逐一射尽。
天亮了。视野也随之变得开阔。光线忽然柔和起来,由剑化水,悄然流淌过山川原野、城巷街道,拂过坚硬的石砖,拨开柔软的花瓣,游向远方,轻盈迅捷,而势不可挡。
街上渐渐出现二三人影,缓缓走动,空气里弥漫着小镇特有的静谧气息,祥和又安静,忽然就与黎恩印象中那个真实鲜活的托利斯塔严丝合缝地重叠了。
这就是他心心念念想要守护的地方之一。既传承着帝国英勇不屈之武魂,又未曾失却对和平安宁之憧憬。
也是与大家相遇之处,一切的起始之地。

克洛微微侧脸,对神色怔忪的黎恩笑道:“怎么样,我就说了不看可惜吧?”
“嗯,确实。”黎恩轻声应道,“多谢你,心情好多了。”
克洛松了口气,心想这下总可以糊弄过去了,不成想对方转口就义正严辞地道:“但是——一码归一码。你不要以为看个日出的功夫我就会突然失忆了。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说?”
……看来没白当那么久教官,别的不提,这人说话的气势是越来越足了。

“好吧,其实也没什么——就算我们目前是在一条船上,帝国解放战线的袭击恐怕也不会停止。一来,这本来就是游戏主线的一部分,眼下游戏程序的控制力仍是绝对的,若是刚开始就破坏掉主线的话,游戏有几率直接崩溃,更糟糕的是像我们这样的BUG很有可能被抹杀。再说,事情推进到这个地步,也不是我说停就能停的,同志G和同志S都不会坐视不管——我也不能。”克洛收起笑容,客观理智地陈述事实,语调有种看破世事的冷漠。晨光映在他的眸中,为他的眼神平添了几分锐利。
“……”这回答尚在意料之中,黎恩并不觉得意外,只是未免有些被迫重蹈覆辙的怅惘。他没有说话,转过身靠在栏杆上,目光投向晨起的飞鸟,静静地等待下文。他直觉克洛还没说完。
克洛瞥了眼情绪稳定的黎恩,又撤回视线望向远方,盯着原野与天空交界尚未散去的霞光,口吻异常冷静地继续分析道:“话虽如此,我也没有全然按着上次计划行事的想法。一些不引人注目的细枝末节之类的,即便改了也不会即刻对整体事件产生影响。话说到底,就整部游戏而言,恐怖袭击也不过是内战的导火索,那个目的达到的话,其他的就相对不是那么重要了。而那里,哼哼,就有不少手脚可动……怎么了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难不成被大哥哥我帅气迷人的姿态倾倒了?哎呀真是罪孽,不知道有多少喜欢你的小姑娘要垂泪了。”
“啊是啊是啊,如果我这表情也能算得上‘为你倾倒’的话。我在想你居然这么爽快就吐露了计划,到底吹的是什么风。”黎恩面瘫着脸吐槽他,语气是久违的轻松愉快,“永远正经不过三分钟吗你。”
“……不是你想知道吗。”克洛抓抓头发,无辜地回看黎恩。
“我想知道的多了去了,可你这还是第一次讲得这么明白。”黎恩了解这人装傻充愣的本事,并不想给他机会再次蒙混过关。他抬眸,直视克洛,稍显担忧地问道:“发生了什么吗?”
“你这家伙净在不该敏锐的时候敏锐……是利息啦……苍之齐格飞时候的。”
末尾几个字的音节被咬得很轻,像是一碰就要粉碎在晨风里,以至于黎恩怀疑自己听岔了。
“……啊?”
“是的你没听错。那个时候拜地精所赐我不是失忆了吗……抱歉了啊后辈君。”
“可、那是——”黎恩措不及防,被对方突如其来的道歉惊得险些结巴,他没想到克洛竟然还挂念着这种事情。被重要的人忘记又冷眼相待固然令人难过。但即便那个时候克洛的表现确实对他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在得知对方失忆的事实后,他也就没有了任何抱怨与不满。
他太理解身不由己的感觉了。
“说什么傻话呢,最难过的不就是你吗。行了行了到此为止,我可说不出比这更令人羞耻的话来了。差不多该上学了,我先走一步咯。”说罢,克洛头也不回地朝楼梯走去,背对着黎恩意思意思挥挥手。

“——对了,忘记说了,奥尔迪涅还存有‘之前’的记录,我想你的瓦利玛也可能有。”伴随着最后一句话消散在晨曦微凉的空气里,克洛的身影也完全消失在黎恩的视野里。

黎恩又在原地伫立了几分钟,方对着除自己之外空无一人的天台低声自语道:“你有你的坚持,我也有我的。我也差不多该下定决心了……至于到底发展成什么样,不尝试一下怎么会知道呢。”
他望了一眼七组所在宿舍楼的方向,回过身一步一步朝楼梯方向走去。
此时天空已然泛起大片大片的蓝色,一碧如洗,白云的裙摆上还缀着金丝边,在风中翻飞。碧天白云间阳光明媚,光芒笼罩之下空气温度缓缓爬升。
今天是个晴朗的好日子。


真正的光明决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1)

*****

既然决定了要让同伴觉醒,黎恩便认真思索要从哪位开始入手,一下子都觉醒那显然是天方夜谭的。
暂时还未出场的白兔、新七组以及其他协力者自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那么剩下的就是莎拉教官和艾利欧特他们了。
考虑到成员性格和接受度,初期阶段能力合适度,还有提前与瓦利玛契约等问题,黎恩想了想,慎重地选择先去找魔女眷属·艾玛·米尔斯汀及其使魔·瑟蕾奴。

TBC

(1)出自罗曼·罗兰

笔者是个话痨所以欢迎大家来聊天w
还有明天开始我要出门一段时间,更期不定orz

评论(2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