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被称为命运的那一天之前

和花滑有关内容基本为口胡作者一时冲动不过大脑就写了有bug不要揍我(

我……我的动作描写一直是硬伤来着我为什么要挑战自我萌上了溜冰cp……尤其是爱死了溜冰时候的样子……;;

文笔好渣啊啊啊啊啊嫌弃死我啦最后不知道自己在写啥话说我觉得维克多肯定很会撩,然而我写的这里俩人还没见面……撩不上啊啊啊啊啊啊可恶(怪你咯

ooc脑补多

我不知道维克多男神家泰迪犬是什么性别但是我认为是母的!(你等等

唔好想要评论qaq不管是喜欢的部分还是觉得别扭的部分都可以讨论呀欢迎指出不足w

呀作者摔倒在地上了要评论才起来w

&&&&&&&&&&&&&&&&&&&&


[像天鹅一样呢……]

胜生勇利在心里想着,放下仍在播放维克多去年世锦赛决赛录像的手机,按下了暂停键。

画面正好定格在维克多刚刚完成一个勾手四周跳,舒展手臂的瞬间。

就如同天空之中、层云之上时而乘风而翔、时而逆风而舞的白鸟,在盛大的表演后轻巧地落到人间的刹那,又尚未满足地展开双翼准备继续下一个更大的天空巡礼。

冰上的维克多,非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天上鸟、水中鱼——这样的感觉吧。

或者更加文艺一点的说法:鹰击长空,鱼翔浅底。


嘛,不管是哪种说法,到底都是我比不上的境界啊。

不如说现在的我……差的太远了。

胜生勇利把自己瘫在旅馆软绵绵的垫子上,扯过被子团成一个球。

所以那时候才以为我是想要合影的fan么……明明好不容易才站在和你同一个比赛场上……虽然是不同组别啦。

啊——但果然还是很不甘心。

可恶好气。

胜生勇利一把拉下被子伸手去够刚才被他放到床头柜的手机,重新点下了播放按钮。低沉舒缓的伴奏回荡在房间里,滑冰鞋与冰面碰撞亲吻又搏斗,每一个响声都令人心驰神往,有时又惊心动魄。

啊不管什么时候看都觉得自己果然喜欢的不得了——这个人的花样滑冰和他滑冰时候的样子。

仔细想想当年就是因为看了维克多的滑冰才选择了这条道路。

……这么一想好像被他看见了非常狼狈的样子呢,在那次比赛上。

但是他又不认识……大概也不记得我?

总觉得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悲伤,真是复杂的心情。

一直憧憬的人并不关注自己的丑态(因为自己的比赛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所以不认识),这么一想果然还是难过多一点点吧。

嗯一点点,真的只是一点点。

——可恶其实超沮丧的。


算了这样胡思乱想也没什么用吧。

胜生勇利拉开窗帘,明亮的日光一股脑倾泻下来,闯进房间在地板上印出一个大大的正方形光斑。他打开窗户,风随着冷澈的空气流进来,外面冰冷的空气和脖子上露裸的皮肤接触,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冬天的天穹万里无云,盈满了鲜明到溢出的蓝色,仿佛一块硕大无比直将世界包容笼罩起来的蓝色水晶罩子,任万物在其中游曳翱翔。

时值清晨,明亮而不灼热的阳光盛满了这个罩子,光与风交织着拂过行人的背脊和行道树上堆起的一小坨积雪,四方游走无所顾忌。

他吸了口气,觉得头脑顿时清醒许多,阳光落在身上带着点微醺的暖意,也不至于太过寒冷。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啊~”胜生勇利眯着眼伸了个懒腰,侧头道,“出去散步一会儿吧。”


“说起来马上就是日本全国大赛了呢……总觉得有点担心。该怎么办才好呢——啊。”

“不知不觉就跑到这里来了……今天有没有人在这里滑冰呢。”胜生勇利想着反正都走到这里了进去看看也无妨,推开了面前溜冰场的大门。


因为不是节假日,时间又早,里面也没有什么人,准确来说只有刚进来的胜生勇利一个人。

胜生勇利拎着滑冰鞋,想起方才前台小姐惊喜不已好像看见明星一样的表情,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本来只想进门看看没打算练习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又变成这样了。”


说实话胜生勇利到现在心里还是觉得很乱,很多事情交杂在一起滚成一个怎么也解不开的线团。他并不觉得目前的状态下他可以心无旁骛进行训练。但大概是花样滑冰确实与他的生命建立起某种密不可分又难以言说的关系,让他想要暂时与花样滑冰分开一刻也如此难以做到。

他换上鞋子又慢慢地系上鞋带,脑子里好像飞过很多的东西,又好像什么也没想反而进入了一种空茫的状态里。

虽然他脑子里杂乱的没有一丝头绪,但他已经本能的感受到了冰的召唤,身体在大脑反应之前就已经熟练地向前滑去,站在冰面上。

“啊。”他像是忽然意识到滑冰已成为自己的天性一般,从一时的空茫里摆脱出来,低头正撞见冰面倒影中自己惊讶的脸。

说起来自己应该真的是很喜欢滑冰才会这样的吧。

……但“喜欢”这种心情是从哪里开始的呢?


胜生勇利背着手在冰上面兜圈子,随意的很,比起专业选手有目的的练习,到不如说是业余选手出于爱好的玩乐。

然而这样漫无目的地滑着,什么也不想,反而觉得有点开心。

感觉非常自由,无拘无束,心情也随之放飞起来。

他露出一个笑容,抱起手臂,脚下毫不停顿刚转过一个大圈就是一个连贯的四周跳。

话说这个还是看了维克多的比赛之后特别去学的。

那时候真的是喜欢的不得了。

现在也是。


他轻松地滑了一圈,又拿出手机来,打开维克多比赛视频列表。

即使还想不到下一步怎么做也不要紧,总之先冷静下来滑冰好了。

正好,他想试一次维克多“最经典的那套动作”很久了。


胜生勇利开始尝试起第一个勾手四周跳,那时的他还并不知道这个决定会成为他一生中最为重要也影响最为深远的一个决定。

&&&&&&&&&&&&&&&&&&&&&&&&&&&&


维克多抱着自己泰迪犬,半躺着看那个一天之内便上了热搜首页的视频。

这是他今天第八次看这个视频了。

泰迪犬被忽视得有点不满,呜呜地上来亲密地拱着他的手,他嘴里念着“好孩子好孩子”,拍拍泰迪的脑袋又讨巧地挠了挠小公主的下巴,冰蓝色的眼眸眯起,向着疑惑不已的泰迪露出个孩子气的笑容来:“你说我们去一趟日本怎么样?”

泰迪不解其意,惯性般摇着尾巴向主人应答汪汪两声。

维克多又摸摸泰迪毛茸茸的毛发,笑着拨通了一个电话,随后起身走到窗边。

此时夜空辽阔,星辰辉映点缀,衬托得远方如此深远又神秘。

手机里传来对方有点失真的声音。

维克多像是被问道什么心痒之处,眼睛忽然亮起来,带着一个期待不已的笑容向着东方望去。

“嗯。我决定了。当然是亲手培养一个大奖赛冠军,难道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心动不已的吗?”


距离俗套的命运般的相逢,还有一日。


end


 
评论(15)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