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Connecting 01(哨向)

蠢作者发现写了一半没写俩人穿的是军装,于是又修改了一下加进去了(。)

设定: 
维克多是首席哨兵,精神体是雪豹。
勇利是向导,和维克多精神匹配度很高,但平时因为隐藏精神所以感觉不到w,精神体是加菲猫www胖胖的很可爱。
两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关进了一座密室w开始了求生之路w然后过程中相爱啦w

本来是短篇但是我预估写完得万字……

作者摔倒了要小天使评论才起来(你滚

OOC没有逻辑,哨向某些设定是瞎掰(

$&$$$$$$$$&


【维勇】Connecting 01
意外般的相逢

胜生勇利是被滴滴答答的水声吵醒的。
头隐隐作痛,他抬起头发觉自己右手被铐着,和另一个人一起。
视线有些模糊,他费力地转过头望去,映入眼帘的是模糊的黑色,水银色的短发和一个人的侧脸。
他眨了眨眼,眼前逐渐清晰。

胜生勇利看清了对方身上一团黑色原来是和他同制式不同色的军装。对方披着首席哨兵式样的军式风衣,风衣下露出哨兵军服黑色的立领和里面白色的衬衫,墨色的领带系在颈间,将领子合拢掩盖了颈部流畅的线条。制式军服包裹着男人的身体,勾勒出挺拔的背脊和坚实的腰腹,深色的皮带束在腰间,隐藏起他劲瘦的腰线。下面是同款的军裤,黑的不染一丝杂色。其裁剪修身而优雅,呈现出一种利落的美感。他脚上蹬着一双擦得黑亮的及膝牛皮军靴,裤腿被收进靴筒里,只完美呈现出他笔直修长的小腿弧度。

他的手上戴着手套,黑色的皮手套紧密地贴着主人的肌肤,描绘出人好看的手型,一段白皙的手腕恰好露在外面,在黑手套黑衣袖的映衬下下尤为性感。

明明是再肃穆禁欲不过的军装,却被男人穿出了浸透骨子里浑然天成的骄傲和风流。

胜生勇利盯着对方的军服和肩章看了好半天,确定这是塔里的首席哨兵才有资格穿的军服。

塔里只有一个首席哨兵。

该不会是那个谁吧……

他弯腰探头去看对方的脸,并在惊讶中证实了自己的推测。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男,今年27岁,未婚,是塔的首席哨兵,英俊潇洒优雅迷人,也是万千向导的梦中情人。

“维克多首席?”胜生勇利试探性叫道,拉扯着右手试图拽醒那个昏迷中的首席,然而没有反应。他吸气凑上去用最大音量喊道:“维克多首席!你快醒醒!!”对方被这声音烦到一般皱眉,睫毛抖了两三下,缓缓睁开了眼。

初时海蓝色的眼里还带着点迷蒙,随即迷茫褪去转为清明锐利,最终掩去锋芒变得柔和。胜生勇利愣愣地看着对方眼中神色变换,瑰丽得要把他吸引进去。

维克多揉了揉太阳穴打量起四周的情况。
嗯密闭空间,和别人铐住的左手,以及身边黑色头发的亚裔青年。
好像在哪里见过。看白色的制服应该是塔的后勤处……呃应该是个向导?
他看见对方身后探出橘色加菲猫圆滚滚的脑袋,懵懂地望着自己,一副新奇的样子。
维克多大致把握了目前所处的情况,对着怔忪中的黑发向导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你好,我是维克多·尼基福罗夫,旁边是我的伙伴Victor。请问你是?”
对方顺着他的指向看到了那匹卧在地上的雪豹,讷讷道:“胜生勇利……这是我的精神体猪排饭……”橙色的加菲猫喵了一声从后面爬到他的腿上仰着脑袋看着维克多。
要不是现在的状况下,维克多大概会失笑,吐槽一下主人的起名品味,但他只是继续道,“对现状的把握?”
对方摇摇头,“完全不清楚……”
维克多略一沉吟,示意对方和自己一起站起来,贴心地帮人拍了拍身上的土,语气忽然变得轻松:“呀~其实我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呢。还以为你先醒来没准会知道什么,不过既然两个人都不知道的话那就好办了。”
对方疑惑地看着他,显然很想问到底哪里好办了。
维克多笑着吐出一句话:“走一步看一部咯,反正什么都不知道,怎样都没区别。”

胜生勇利失言,什么叫没区别!他崇拜多年的首席哨兵私底下竟然是这个样子吗!
在内心吐槽完毕后胜生勇利推了推下滑的镜框,想起一件事:“那个……你记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这里的,我好像是走在路上被人敲了一闷棍醒来就……”
维克多点点头笑:“真巧啊我也是。”
……笑什么笑,一点都不值得高兴好吗!

维克多仔细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来。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像是个废弃的储物间,灰尘铺了一地,只有几条划痕从门口到他们所在的窗下。看来是被拖进来的,维克多想到这里忍不住皱眉。他依靠自己敏锐的方向感分辨出自己目前所在的方向是南方,背对着被钉的死死的透不过一点光的窗户。窗台上有个崭新的红色花瓶,里面插着一只还沾着露水的红色玫瑰,艳丽得像血一样。想必是搬他们进来那人放的。东面是斑驳的墙壁和几个木制的箱子,有一个被打开了,内容物散落在地上,从碎片上能看出原本是精致的瓷器。西面摆着一张破旧的桌子,桌子上放着一根白色的蜡烛,下面压着一张纸。至于正北面,那是一扇门。维克多判断这扇门是出口。

但在那之前,维克多直觉要先看那张似乎写了字的纸。他碰碰胜生勇利的肩膀,指着那边说:“那边有张纸,我们去看看吧。”
“嗯好。”胜生勇利点头,小心地跟着维克多前行。他专注地观察维克多的步伐,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撞到前面的人。
身为武力战五渣的向导,他很担心自己会给对方拖后腿。

维克多敏锐地发现对方的亦步亦趋和没有出口的紧张,他放慢一步和对方平行,屈起手肘轻轻撞了下对方的胳膊,见人转过头来,他也看向对方棕色的眼睛,浅笑道:“没事的,不要那么紧张。你看还有我在呢,怎么说我也是首席哨兵?”
结果对方听到这句话更僵硬了。
好像弄巧成拙了?
维克多有些不解。

胜生勇利想,首席哨兵、还是他的偶像,虽然不太可能但万一需要精神疏导……他能做到吗?
压力好大。

两人走到桌边,维克多拿起那张纸,只见上面写着:
欢迎来到我的城堡。
听说过密室逃脱么?这里就是现实中的密室哟w
如果可以逃出去的话会有惊喜礼物等待着你们,逃不出去的话就只能委屈你们死在这里啦不好意思。
那么加油吧~

城堡主人敬上

维克多抖抖纸,叹道:“我还以为会有什么有用的信息,没想到全都是废话啊。勇利,你有什么想法吗?”
“诶,一上来就叫名字?没、没什么特别的想法……”
“那可不行呀。密室逃脱是很烧脑的,什么都不想的话可是走不出去的哟。”维克多捡起桌子上的蜡烛,漫不经心地说,“密室逃脱的话,首先要做的就是这个——”他把蜡烛抛起又接住,挑起嘴角道,“找线索。好好看着跟我学。”

“嗯、嗯……”
勇利盯着他自信的笑容,不由自主点头。
“那怎么去找呢?”他问了一个问题。

“诶?随缘吧,也许。”维克多煞有介事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点头肯定到。
“什么——?!!”随缘是什么玩意啊。
“不要那么认真嘛。你看我们还有它们——”胜生勇利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去,是懒洋洋趴在地板上的Victor和猪排饭。维克多向两个精神体招了招手:“来来来Victor和——猪排饭是吧?我想你们应该不介意帮你们亲爱的主人们一个忙?”
两只猫科动物甩了甩尾巴没有反对。

“Prefect!那找线索这件事就拜托给你们了!”维克多手一摊,拉着惊愕于此人竟然不要脸地把累活推给精神体的胜生勇利走到边上研究起那扇门来。

胜生勇利见维克多走到门前转动门把手怎么也开不开,看来是被锁住了。
维克多蹲下看锁孔,瞳孔缩小紧紧地盯着细小的孔隙,一会儿他头也不回吩咐道:“帮我找一个圆柱形带棱的钥匙,那是我们出去要用的。”

真不愧是首席哨兵,锁孔里面那么暗都能看清楚。胜生勇利低头看着对方银色的发旋这么想着,冷不防对上抬头看过来浅色的眼。
“怎么了,维克多首席?”

“叫我维克多就可以了。也没什么特别的啦,就是想问——向导的基本技能你都掌握了吧?以我的直觉,以后可能需要你在这方面多多关照呢。啊放心好了,精神疏导的时候我会好好配合你的。”对方眨眨眼,弧度优美的唇张张合合,轻飘飘吐出的句子却像铅块砸在勇利脑袋上。

精神疏导?!我和那个维克多·尼基福罗夫?!!!
胜生勇利睁大眼不知所措地望着对方逼近的面庞,下巴被抬起,眼底映上对方冰蓝的眸色,突然觉得这世界是个荒谬的玩笑。

TBC

评论(36)
热度(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