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Connecting 02 (哨向)

设定: 
维克多是首席哨兵,精神体是雪豹。
勇利是向导,和维克多精神匹配度很高,但平时因为隐藏精神所以感觉不到w,精神体是加菲猫www胖胖的很可爱。
两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关进了一座密室w开始了求生之路w然后过程中相爱啦w

本来是短篇但是我预估写完得万字……

作者摔倒了要小天使评论才起来(你滚

OOC没有逻辑,哨向某些设定是瞎掰(

$&$$$$$$$$&

 

02 作死的前兆

 

不管这个世界到底是不是荒谬抑或玩笑,眼下最为重要的仍是从房间里出去这一事。

那边维克多松开呆楞的人向脚边望去,银白色的雪豹不满地用尾巴抽他的小腿——刚刚是你说要去找线索,现在找到了,可你这是在干什么。逗人玩?
维克多读懂了雪豹的意思,无辜地摊手。哎呀我这只是防患于未然,要用到的话,先和那边的向导打好关系才行嘛。

才刚见过一面你想什么呢。雪豹躲过维克多要摸它脑袋的手,丝毫不顾及主人面子转身就走。

维克多勾起嘴角,拉着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胜生勇利跟上去,眼底一片淡然没有丝毫笑意。
所以说,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嘛。
毕竟才见过一面而已,无论是对于他还是对于我。
他如此想到。

胜生勇利从惊诧中回神,眼前是一枝火红的玫瑰,他的精神体蹲在窗台上邀功似得向他喵了一声,抖抖耳朵转过头去用爪子拍拍花瓶,示意自己的主人查看里面的东西。

他左手拎起花瓶想用右手拿出那枝花,有只手却比他更快,两根手指轻轻一夹就把玫瑰抽了出来。花茎光溜溜湿漉漉的没有刺,末端用细绳紧紧地绑着一把钥匙,但下半部分不是圆柱而是棱柱的形状。

不是出口的钥匙呢。

胜生勇利叹气塌下肩。

 

维克多扯断细绳取下钥匙放进自己兜里,顺手把玫瑰插进胜生勇利胸前的口袋里,拍拍他的肩膀跟他说不要着急。

雪豹又用尾巴勾着维克多的腿,把他们带到了箱子们的旁边。

它低头嗅了嗅,绕着中间一个挂锁的箱子转了一圈随后蹲下。

意思表示得很明显。

 

维克多拿出方才的锁匙试,伴随着清脆的喀嚓一声,锁开了。里面躺着一把钥匙、一把匕首和一盒火柴。

胜生勇利见维克多把东西一件件往他风衣口袋里装,觉得把责任都交给别人有点过意不去,于是犹豫着开口道:“那个……如果不介意的话,也请让我拿点吧。”

对方愣了一秒,很干脆地把蜡烛和火柴交给他说:“好,那就麻烦你啦!”

胜生勇利谨慎地把东西收好,随着维克多往外走,眼角瞟到脚边一片片碎裂的瓷器,瓷器上面还能看出勾勒的花纹。

这么漂亮的瓷器都碎了,真是可惜——“诶?”

他停下脚步。

“怎么了?”被胜生勇利牵引住的维克多回头,顺着对方的目光定格在一只完整的黑釉小瓷碟上。

“啊,没什么,只是觉得……”胜生勇利斟酌了下语言才道,“好像就这一个瓷器没有碎掉?有点奇怪。”

“Wow你真厉害!那应该也是个线索——连我和Victor都没注意到那个呢!你是怎么发现的?”对方似乎毫不吝啬于赞美,给他比了个拇指肯定到。

“是、是吗?”胜生勇利把碟子捡起来,直起身子挠挠头,“谢谢。但我也不是很清楚怎么发现的……呃大概是你说的随缘?”

他羞涩地低着头,正好错过维克多不着痕迹的探究打量。

 

“当然了,Amazing!随缘——很好,看来你已经掌握寻找线索的技巧了。”维克多打开门,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嗤。

真假。雪豹在维克多身后不屑地打了个呵欠,它站起身抖毛,迈开步子跟上了前面两人。

圆滚滚的加菲猫小跑着紧接它窜出了门。

 

出了储物室之后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木质的地板坑坑洼洼的,有的地方陷下去有的地方翘起来,一发年久失修的模样。两侧墙壁泛着黄,上部爬着几条裂缝,缝隙边缘被不知哪里来的水洇成了灰色,下部星星点点分布着一些深褐色的斑点,似是什么液体飞溅了上去。空气里泛着一股长期潮湿不通风环境中特有的霉味以及什么东西腐朽败坏的味道,刺激得维克多当场就打了个喷嚏。

太过灵敏的嗅觉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维克多捂住口鼻一边咳嗽一边想到。

和胜生勇利不同,他除了浓重的霉味之外,还嗅到了血的气息。两种气味混合冲击着他过分敏感的嗅觉,让他有些难受。

 

胜生勇利担心地看着咳嗽的维克多,伸出手虚扶对方手肘,几乎要脱口而出我帮你疏导一下吧这样的话来了。但在那之前维克多向他摆了摆手,话堵在喉咙里失去了出口的机会。他徒劳地张了张嘴,最后从怀里摸出一方手帕,左右张望后拽着人回了刚才那间房,跑到窗台边拿起花瓶——他记得拿起花瓶时里面好像有液体在晃动的声响。胜生勇利倒出来一点给维克多闻了一下,是水。他确认之后就把水倒在手帕上浸湿布料,捂在对方口鼻上。

“这样会不会好点——不过我觉得对你可能效果不是很大。维克多你的嗅觉灵敏度应该很高吧。”

维克多缓了缓,脸色比头先好了少许,他连连点头表示谢意:“真是谢谢你了,你简直是我的救命恩人,回去之后请务必让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至于灵敏度——作为首席哨兵这也是难免的,谁让我太过优秀了呢。不过有了这个我想会好很多,你不用担心。”他好像没事人似的一本正经地自我赞赏道,话到末尾蓝色的眼睛望着对方弯了弯,像是含着笑。

 

两个人都没提刚才为什么维克多没有让勇利给他做精神疏导这件事,重新踏入走廊。

 

胜生勇利落后半步跟在维克多身后,视线落在铐着的双手上,有些许失落。

只是一点点罢了。

他这么想着,在心底叹了口气。

——到底还是什么忙都没有帮上啊。

 

后面观望着两人的雪豹扭头看小跑着才能跟上他们的已经气喘吁吁的加菲猫,把猫叼起往后一甩扔到自己的背上。

 

刚才在走廊上胜生勇利被拒绝的那一瞬间的精神力没收束好,让它感觉到了加菲猫的波动。维克多大抵是神经坏死或者沉浸在霉味里无法自拔所以没察觉。

但是它并不打算说甚至还想看主人的好戏。

这人早该治了。

雪豹恨恨地想到。

它身上的加菲猫不安地伸出肉垫拍了拍身下动物光滑柔软的毛,无果后随遇而安地卧下去,眯眼打起了呼噜。

 

TBC

 

评论(36)
热度(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