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Connecting 03 (哨向)

设定: 
维克多是首席哨兵,精神体是雪豹。
勇利是向导,和维克多精神匹配度很高,但平时因为隐藏精神所以感觉不到w,精神体是加菲猫www胖胖的很可爱。
两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关进了一座密室w开始了求生之路w然后过程中相爱啦w

本来是短篇但是我预估写完得万字……

作者摔倒了要小天使评论才起来(你滚

OOC没有逻辑,哨向某些设定是瞎掰(

嗯俩人闹掰了,我上章埋了好多伏笔不知道有人看见没www期待w还有w我上章为了这章埋了很多伏笔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看出来的同学请举手?

顺便如果评论多的话我会考虑加更(比心

$&$$$$$$$$&

【维勇】Connecting 03
拉开的距离

一行人在走廊上前进,走廊上大部分门都被封死了,他们走过一个拐角才看到一扇没有被木条钉死的门。维克多上前握住把手拧开往里一推,嘎吱一声门开了。

根据摆设来判断,是个厨房。而且很整洁,和走廊与储物室截然不同。左手边摆着冰箱,旁边是橱柜和水槽,料理台面干干净净十分光洁,一角上安放着煤气灶。正对面是墙壁,上面用钉子钉着一张白纸。右手边是木桌木凳,以及靠墙摆放的另一台冰箱。

维克多带着勇利往正对面的墙那边走去,扯下钉住的那张白纸端详起来。
“呃……好像上面什么都没有啊?”勇利凑过去看,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只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白纸罢了。
维克多却摇摇头道:“这上面有柠檬的味道。”
胜生勇利不解其意。
这次维克多勾起一个神秘的笑,晃晃手里那张纸对他眨眼道:“还带着刚才的火柴和蜡烛吗?我给你变一个魔法。”
胜生勇利连忙点头,迫不及待拿出火柴和蜡烛。
维克多指点道:“先把蜡烛点燃。”
胜生勇利划了好几次,却怎么都点不燃火柴。维克多微微皱眉道:“没事,也许是房间太潮湿了的关系吧。你先拿着这张纸,我来。”说着他右手探入怀中不多时摸出一个造型优雅的银质打火机来,打开盖子轻轻按下开关就有红色的火苗冒出来,他点燃了蜡烛把它立在桌子上,接着示意胜生勇利把纸拿过来。
胜生勇利看着燃烧的蜡烛有点发愣,随即回神把纸递过去。
维克多拿纸在火上均匀地烤着,一边烤一边解释道:“用柠檬汁在纸上写字的话,干了之后纸上会看不到字迹。但是只要像这样——把带有柠檬汁的纸放在火上烤的话,你看,很快就可以看到字了吧。”他盯着渐渐浮现的褐色文字有点怀念地道,“小时候我经常这样玩呢。”

胜生勇利讷讷地嗯了两声,不知想到了什么攥紧了拳头。

维克多烤好之后展开纸摆在两人的面前。上面说的是厨房冰箱里保存了七天两人份的食物且不会有补充。“七天啊……时间还蛮富裕的呢。”维克多乐观地笑,“那我们去看看冰箱里面吧。”

拉开冰箱的门,里面琳琅满目各种食材应有尽有,的确完全足够两个成年男子七天的生活。
但是也只是食材而已,没有针对未结合哨兵所研制的营养剂。
维克多脸色沉下去。
胜生勇利没发现这一点,他反而对食材的出现抱有极大的兴趣,像是终于找到自己能做的一点事情那样开心:“那个我学过一点料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
对方挂起个温和的笑礼貌地道:“谢谢你了,我还不饿。有点遗憾呢。”

胜生勇利从对方的温柔亲切的笑里像是突然领悟了什么,他就那样不经过大脑问出了口:“维克多,你是不是不信任我……?”
对方看起来有些讶异他会问如此直白的问题,顿了一下用一如既往幽默风趣的口吻反问道:“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相信你?我们明明是认识不到一天的陌生人?”

果然是这样啊。
胜生勇利体会到了浑身发冷是怎样一种感受。
怪不得,怪不得那个时候会拒绝我帮他疏导。
怪不得之前找到线索的时候维克多总是直接放在他自己身上。
怪不得维克多寻找线索的时候基本不让自己上前。
怪不得他单单把蜡烛和火柴盒交给自己保管,亏自己还有一丝能帮上忙的欢喜——对于拥有打火机的维克多来说,这两件不过是带着多余拿着累赘的东西吧。
那个时候他问“我和Victor都没找到啊你是怎么找到的”其实是试探的话吧,可叹自己一点都没听出来。
这样凭借印象相信着他,又期待对方相信自己的胜生勇利,多么天真可笑啊。

胜生勇利看着对方毫无变化的笑脸,被巨大的打击惊得向身后冰箱门上一撞,一个东西从拉开的冰箱门的槽上滑下去掉落在地上发出金属撞击大理石地面特有的脆响。
两人都反射性向那里望去。
是一枚小小的铁钥匙,那种和手铐配套的,铁钥匙。
胜生勇利脑子还沉浸在震惊与自嘲里,身体却诚实地反映他目前最迫切的需求,他捡起钥匙打开了手铐,动作平稳流畅得不可思议。
“从现在起我们分开行动吧,维克多首席。”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压抑到平静地说道,“这样看起来效率更加高一点——既然无法相互信任的话。”

维克多认真打量了他几眼,倒是很赞同:“我觉得也是呢。不过我们既然目的一致——我假设我们目的一致?好。那我们还是有必要建立临时合作关系的,不如就以厨房为信息交换场所怎么样?每4小时到厨房交流一次情报。”
胜生勇利道:“好。”
随即他抱起加菲猫,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维克多耸肩,召唤看起来有些焦躁的Victor,出门向另一个方向前行。

两人背向而驰。

胜生勇利出门后低头越走越快越走越快,直到眼前出现一个转角后才猛地刹车躲到转角后抱着猪排饭落下眼泪来。
他靠着墙壁慢慢蹲下,捂住自己的嘴不想让一丝啜泣漏出去。
他知道自己在大多数人眼里懦弱又胆小,可即使这样的他也想要帮助自己一直以来憧憬的人——哪怕一点点也好。
然而在现在的状况下似乎都是他的痴心妄想。
也是,在这样充斥着危险与未知的环境下,要如何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敞开心房呢。
即便如此、即便如此也还是很难过,心里委屈又无措,刚才虽然潇洒地说了分开走其实对接下来要做什么他一点头绪都没有,只是一时头脑发热做出的本能判断罢了。

他低声哭了好一阵直到稍微平复了情绪才抽噎着停下来双眼无神直愣愣盯着地板,似乎在思考什么又仿佛什么也没思考只是单纯发呆。猪排饭爬到他的肩上安慰般地蹭着他的脸颊,喵呜喵呜地舔着他的泪滴。
“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温暖蓬松的触感传来,有一种安定的力量,他收起沮丧的表情抚摸着猫的背脊小声说道,“我感觉好多了。”
说完他扶着墙站起来,腿由于蹲久了而发酸。他拍拍腿顺着走廊向深处走去。

当务之急还是快点从这个鬼地方出去才是。

TBC

评论(65)
热度(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