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Connecting 04 (哨向)

我的妈写着写着差点忘了我们这是密室逃脱文……所以这章解密w

设定: 
维克多是首席哨兵,精神体是雪豹。
勇利是向导,和维克多精神匹配度很高,但平时因为隐藏精神所以感觉不到w,精神体是加菲猫www胖胖的很可爱。
两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关进了一座密室w开始了求生之路w然后过程中相爱啦w

本来是短篇但是我预估写完得万字……

作者摔倒了要小天使评论才起来(你滚

OOC没有逻辑,哨向某些设定是瞎掰(

******************************************

【维勇】Connecting 04 (哨向)

雪豹说我不和你玩了


维克多对刚刚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放在心上,他比较在意的是冰箱里明明装了两个成年男人的食物却没有营养剂这个事。

这让他有种被针对的不快感。

走着走着他感到有什么不对,回头一看,本来跟在他后面的雪豹已经不见踪影。

“啊,又跑了。”维克多知道生性耿直的雪豹一直对他这外热内冷又腹黑毒舌的个性很是嫌弃,方才肯定是觉得他过分了,一言不合就弃他而去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嘛反正也不会有什么危险,随它去吧。

他纵容地想,无奈地耸耸肩,脚步迈开向前走去。

 

这边胜生勇利手扶着墙一步步往走廊深处走去,加菲猫蹲在他的肩上,睁大了碧绿的瞳孔向四处张望,尾巴从后面绕过他的脖颈,细软的毛贴着皮肤有些微微的搔痒。回廊两侧是一扇扇关闭的门,胜生勇利依次一个个转动门把手试哪个是可以开的,大约经过了两三间后,手下传来扭转金属把手的顺畅感。胜生勇利顿了一下才拧到底,放轻呼吸向内缓缓推开了一条细细的门缝。

他半蹲下身小心地向门缝里面望去,就在这时腿上传来被什么拱了一下的触感。

 

他唰的一下僵住了,惊恐得连声音都发不出,颤抖着不敢回头。肩膀上的重力突然消失,加菲猫跃了下去,在后面喵了一声。他收到安全信号才有勇气哆哆嗦嗦转动僵硬的脖子向后看去,目光接触到刚才拱他的那个东西后,拍着胸口松了一口气。

“真是的,不要吓唬我啊……”胜生勇利心有余悸。本来一个人在这么诡异的房子里面瞎逛就够他害怕的了,后面突然被拱一下那瞬间他脑子里闪过无数鬼片情节,差点以为自己就要这样英年早逝。

 

他向雪豹的身后望去,没有其他人、或者说没有维克多的影子。

他不知道是该松口气还是该叹息。

“你怎么会在这里?Victor。不用跟着你的主人么?”他蹲着和雪豹冰蓝色的眼平视,探询地问道。

 

雪豹在他面前毫不掩饰地甩尾巴撇过脑袋,一副对自己主人不屑的模样。随后它用尾巴勾上他的小腿,表现出想要跟着他们一起走的意愿。

“诶?要跟着我一起吗?”胜生勇利惊诧地问道。

雪豹点头。

“呃你觉得可以的话,那好吧。”不擅长拒绝的胜生勇利允诺道,站起身握着门把推开了门。

雪豹跟在他后面大摇大摆地迈着优雅的步伐走了进去。

跟着那个蠢货主人太糟心了,一没看住就在自己未来的伴侣面前作死如此彻底,事到如今还得自己亲自跟着以防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出点什么意外。

它抬头看又回到胜生勇利肩上趴着的加菲猫,对上猫翡翠色的眼瞳,里面不再是懒洋洋的朦胧感,而是闪着清冷锐利的光。

 

雪豹和它交换了个眼神达成某方面的共识。

愚蠢的人类的事情还是愚蠢的人类自己发现比较好。

机敏又聪明的猫科动物们如此想到。

 

***********

这是一间收藏室。

房间的两侧墙壁边都陈列着玻璃柜,上面落了一层灰,正对着门口有个四层的木架子,擦的到是干净,表面像打了蜡似的光滑,没有一丝毛糙。

 

第一层是摆的满满的书,勇利抽出一本翻开,书页间夹着一枚书签。是被风干的红枫叶,上面叶脉与褶皱都分毫必现,看得出被保存得十分完好。勇利又把其他的书都翻了一遍,所有书都是英文书籍,一打开满满的英文字母,然而暂时没发现有什么有用信息。最后取下边上一个黑色的记事本,记事本的内页里写着一句话“向左向右向前向后,你都找不到我。”下面跟着一串数字:“2114040518。”胜生勇利翻来覆去想不到答案,就先把书签小心夹进笔记本里拿着。

 

第二层是花瓶,有青瓷的有白瓷的,有大的有小的。胜生勇利想里面会不会藏着什么东西,一个个举起来往外倒。到最后一个花瓶的时候他愣了下。那是个红色的花瓶,红的像血一样的颜色。诶这个看起来有点眼熟,好像和我们醒来房间那个一样……

胜生勇利握住瓶颈拿起它,里面传出液体晃动的声音。

“呃这要怎么办,倒出来吗?”

他这么想到就要实施,一直蹲在它肩头的猪排饭却用爪子拍了他一下。

“意思是不要那么做吗?”

猪排饭舔舔爪子,又去够他胸前口袋里的那枝玫瑰。

胜生勇利抽出那支玫瑰看着猪排饭,他以为猪排饭想要这支玫瑰。

猪排饭倒是不要,它冲着花瓶喵了几声。

胜生勇利猜测着它的意思,把玫瑰插进了花瓶里。刹那间,原本含苞待放的玫瑰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了,也不知道瓶子里放的是什么,但反正不是好东西就对了。

胜生勇利胆战心惊看着枯萎的玫瑰,心有余悸地摸了摸猪排饭的脑袋。

“谢谢你啊猪排饭,真是得救了。”

 

猪排饭蹭着主人的掌心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又眯眼趴下了。

下面雪豹扯着他的裤腿,让他现在可以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了。

胜生勇利找了个墙角蹲下,雪豹坐在他旁边看他伸长手臂把花瓶放得远远的才敢倾斜瓶口慢慢倒出其中的液体。

那液体是粉红色的,看起来透明又澄澈,跟着液体一起流出的还有一个被蜡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纸团。胜生勇利探入怀中想拿手帕将东西包起来却摸了个空。

啊,说起来手帕是给维克多了……也不知道他那边怎么样了……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胜生勇利抛开它转而去掏裤兜里的纸巾。他把蜡上的液滴小心擦干,捏开蜡球取出纸条展开。

是一个小小的藏宝图,画中的布局就是这间房。宝藏的位置画了个星星,就在玻璃展示柜所在的地方。

雪豹从旁边伸脑袋看了下示意图,随后绕展柜们转了几圈用,尾巴拍着其中一个展柜后面的墙壁。

因为是在展柜后面的,所以胜生勇利只好紧贴着墙壁伸手去够,摸索了半天手下摸到一个凸起。他下意识就按了上去,接着哗啦一声,展柜缓缓向外滑去,后面的墙壁陷进一块,有什么东西被推了上来。

是一个小箱子。

胜生勇利打开箱子,映入眼帘的是装满箱子的玻璃瓶,上面贴着标签:营养剂(未结合哨兵专用)。

 

胜生勇利一时心情有点复杂,各种滋味混合在一起让他心绪十分微妙。

“嗯。总的来讲算是好事?维克多首席最起码不用饿肚子了?”但是这要怎么给他呢,感觉会很尴尬。

胜生勇利掂了掂手里的箱子,决定还是先把东西送到厨房去找个显眼的地方放着就是了。

维克多肯定能看见的。

至于怎么说——反正不是亲手交给他,也就不用说什么了吧。

胜生勇利探头望了眼走廊,没人。随即他鬼鬼祟祟地溜进厨房放下东西,做贼一样脚底抹油跑回收藏室。

 

围观了全程的雪豹有点无语。

不知怎么回事它更想抽维克多一顿了。

 

之后在雪豹和加菲的帮助以及胜生勇利不自知的幸运加成下,他们又从收藏室翻出了一条十字架项链和看起来会有用处的一根铁棒。

 

胜生勇利抬手看手表的时间。

差不多要到第一次分享情报的时候了。

他走到门口故意盯着手表秒针多走了三个圈,才深吸一口气轻轻敲了敲厨房的门。

 

TBC


评论(49)
热度(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