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Connecting 06

这章本来昨晚就码完了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我……

加菲猫那个是我看完第三话之后脑洞爆发一直很想用w然后终于想到个方法插进来了(。)想的时候有点爽www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w

设定: 
维克多是首席哨兵,精神体是雪豹。
勇利是向导,和维克多精神匹配度很高,但平时因为隐藏精神所以感觉不到w,精神体是加菲猫www胖胖的很可爱。
两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关进了一座密室w开始了求生之路w然后过程中相爱啦w

本来是短篇但是我预估写完得万字……不用预估了已经超一万了我(。

作者摔倒了要小天使评论才起来(你滚

OOC没有逻辑,哨向某些设定是瞎掰(

【维勇】Connecting 06
梦境

会谈之后时间也到了晚上,两个人经过商讨后收拾了一间佣人房出来,打算在这个双人间暂且逗留一晚。
胜生勇利本想问维克多需不需要轮流守夜,哪知对方把雪豹赶到了门外让它看门。他踌躇几秒还是问出了口,对方却无比用惊异的目光打量他一阵:“折腾了一天你还有精力守夜?我以为你是个向导?”而不是适合担任守备任务的哨兵。
胜生勇利一想,也是。向导在精神之外的领域都和普通人没什么分别,既然对方不需要那他就不要添乱了。
互道晚安后两人各自爬上床,背对背。由于紧绷了一天的神经而十分疲惫,反倒很快地入睡了。

窝在床上的加菲猫见到两人相继入睡后轻巧地跳下来,走向门口靠着门趴下。
门外的雪豹抖抖耳朵转过来对着里面,好像能看到门另一侧的猫似的。
它开口,用人类无法听到的语言问:“维克多为什么感觉不到向导,是你做的吗?EROS?”
加菲猫竖起了耳朵:“很久没听到我真正的名字了,Victor,真是令人怀念。没错那个是我做的。小的时候勇利因为共鸣度太高了承受不住,所以我帮他把大部分精神封印了,建立起一个屏障保护他不受到哨兵的侵扰。不过从那之后他就不肯呼唤我的真名,怕还有再被哨兵找上门来,还给我起了个猪排饭这样的名字——虽然我认为这名字完全无损于我的魅力。”
加菲猫懒洋洋地舔起毛茸茸的爪子,眼里闪过一道莹绿的光,“不过想必你也知道,我已经不能屏蔽多久了——他的专属哨兵一直在这里,他们迟早都会发现的。”

“身为彼此专属伴侣的哨兵与向导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命运纠缠,无法抗拒彼此,他们也许会碰撞摩擦产生龃龉矛盾,但那正如燧石会产生火花,火花会带来光明,而光明将照耀一切。那过程也许会进行很久,但他们终将精神交融合为一体。他们从相遇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相爱——那是他们的本能与天性。”
“你还好吗?”
“托福。只是因为一直在维持精神屏障而想睡罢了——我不觉得眼下打开屏障是个什么好主意,Victor。”
“You’re right, EROS.好好休息吧,晚安。”
“Sweet night, My Dear Victor.”EROS回道,随即它又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あ、悪い。(啊,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今晚要守夜?那你好好加油吧~”

维克多一直知道自己有一个专属向导,尽管他从未见过,但他却偶尔可以梦到一个不属于他的精神世界。
他站在一片茫茫的雪野上,那是无比纯澈的白色,几乎覆盖了视野中所能见到的一切。天空的蓝色很浅,接近透明,一直延伸到没有尽头的地方。世界像是被封进巨大的冰层里,时间在此静止,创造出一种永恒的宁谧。在如此寂静无声的世界里,却又仿佛能感觉到层层白雪深处跳动的脉搏,听到轻微而有力的,生命潺潺流淌的声响,好像妖精踮着脚踩过人的心尖,痒痒的惹人心魂。四周盈溢着雪的冷香,混着不知道从哪来的草木的芬芳,汇成一种清淡的气息,弥漫飘荡笼罩了整个大地。乍一看明明还充满了冬日的冷寂,可又好似下一秒就会冬去春来冰雪消融,草木复苏生机勃发。
维克多从第一次见到这个精神世界后就无数次想象这白雪掩盖之下该是怎样的风景,他想了很多,却又觉得哪一种想象都不及它应有的十分之一。

总会见到的。
维克多笑着躺在雪原上缓缓闭眼,沉入一片安宁里。


胜生勇利知道自己在做梦,因为他站在不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里。
那是个美丽而冰冷的世界,远处的雪山逶迤起伏一直连接到天际消失了形影。冰在此处称王,它们凝聚一起又分出枝杈,立成晶莹剔透的森林,建造雄浑壮丽的城堡,带着可以冻结一切的温度。唯一未完全被冰雪浸染的是位于世界中心的一片蓝色的湖泊,湖泊表面是一层薄薄的冰,冰层通透坚硬,映出下面一汪莹润的蓝色来。那是比天空更蓝比海洋更浅的色泽,内里暗流涌动,直将这蓝色搅得更加夺人心魄。

胜生勇利像被这蓝色所蛊惑,他伸出手去想触摸那湖水。手指接触冰面前的一瞬间,世界扭曲破碎,逐渐消失。
梦醒了。

他从梦里醒来,意识尚在朦胧之中。加菲猫窝在他颈边蹭着他的脖子撒娇,毛茸茸的有些又软又暖。他模模糊糊睁开眼坐起身子伸个懒腰,伸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什么而僵直。他慢慢转过头,正对上哨兵平和的笑,对方甚至还温和地到了声早。
“早。”胜生勇利有些疑惑,“维克多首席今天心情很好?”
对方回给了他一个愉悦的笑容,也不避讳:“昨天难得做了个好梦。”
“是、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胜生勇利倒是感同身受,他昨天也做了一个梦,不知道是谁的精神领域,寒冷,但是却同样摄人心魄。
是个很好看的梦。

********

两个人的关系因为维克多意外的好心情而有了些许微妙的转和,气氛是信任问题之后难得的融洽。
早饭后两人又分开,各自选择一方前行。
雪豹依旧跟在胜生勇利身后,勇利几次看着维克多欲言又止,却被对方毫不在乎的摆手堵了回去。最终他带着两只猫科动物重新踏上了寻找线索的路途。

维克多沿着昨天行进的路线前进,路过佣人房,在拐角上了楼,走到一半就发现前方的楼梯缺失了一截,中间空落落的。
维克多用眼大致丈量了这段距离,稍稍后退几步,随即突然发力向墙壁冲去,在即将撞上的那一刻腾空而起,踏着墙面纵身一跃,脚尖在楼梯上一点,直接跨越最后几阶楼梯稳稳地落在地板上。

他抬起头,扫过第二层。
是个宽敞的大厅。
中间有一块桶形的铁板隔离开了内部的空间,两端各有一个装置,上面有些机关结构,一侧机关扭动,另一侧机关便会同时随之而动。
他绕着那个铁壁直没入天花板的东西转了两圈得出一个结论。
这个东西一个人打不开。

他在脑海中呼叫雪豹,让它尽快把小向导带过来。
TBC


评论(44)
热度(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