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攻略之神和他的男人 10

大概是上章糖撒太多我突然撒不出糖来了于是本章过渡章,流水账注意w


文中涉及游戏全部作者瞎写,可能有原型可能没有,有原型的话作者会标注。

 设定:维克多=攻略之神&Victor。

勇利=运气爆棚的恐怖游戏up主,喜欢AVG但是玩的超烂。

双向暗恋。

ooc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哈哈哈哈感谢 @蕶E 提供的脑洞萌的不可救药。

有时间修文(。

作者摔倒啦要小天使评论才起来w

**********

【维勇】攻略之神和他的男人 10

从天而降

长谷津是个很小很平凡的地方,小到镇上的人见面就能叫出彼此名字的程度。一年到头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发生,四季都浸在祥和于宁静里,长谷津的镇民慢悠悠地过着自己的日子,舒适又惬意。

距离上次签售会上落荒而逃已经过去了一段时日,胜生勇利也从当时羞涩窘迫的情绪里走了出来。那之后他曾经为在喜欢作者面前失态而懊恼,不过木已成舟多想也没用,再来一次他还是有十分的把握自己会无措的跳下舞台遁走。
那可是Victor啊。

胜生勇利结束思考走下楼,却听得玄关处传来门被推开挂在上面铃铛的脆响。
“这么早就有客人?”他抬眼看了下表,宽子还在厨房忙活,也只能他做接待了。
胜生勇利疾步向玄关走去,人还没到话已出口:“欢迎光——”他声音卡在喉咙不上不下,也顾不上这样对客人是否失礼,双眸睁大定定望着那个银色头发的男人,像见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对方向他挥挥手,好一会儿他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Victor?!!”

对方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如多年不见的老友般熟稔地打了招呼:“Wow,勇利!好久不见。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真是有缘啊。”

“呃、嗯…为什么Victor会在这里?!”
胜生勇利努力消化着男神出现在我面前和男神记得我名字的事实,脑子迟滞尚未恢复正常运转,但又不好沉默下去,只好没话找话地问道。
“Oh. 我最近在构思一部新的作品,需要外出采风寻找灵感。刚好上次和你很谈得来,想着和你聊聊也许能收获什么,所以就往长谷津来啦!”他双臂张开原地转了一个圈,做出个拥抱的姿势,“没想到刚来到长谷津就找到你了,勇利!”

“什么?!我?!!!”
胜生勇利大吃一惊,看见对方抱过来第一反应就是侧身闪避,他完全没想到维克多的目的中居然包括自己。
从他见到活生生的Victor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起他就充满了与现实的隔离感,而这隔离感于此刻达到顶峰,他从来未敢幻想过的场景竟然就这样赤裸裸地呈现在他眼前。
“怎么样,惊不惊喜?”维克多收回手臂直起身,身姿挺拔如俄罗斯山间的雪松。那个俊美出色的男人站在胜生勇利面前,肩头洒满了落进窗里的日光,笑起来比星河更炫目,对方向他伸出手来,手指白皙修长骨节分明,“もう知ってると思いますが、僕はヴィクトル・ニキフォロフ。しばらくここに泊まるので、これからはよろしくね、ユウリ。(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是维克多•尼基福罗夫,暂时会住在这里,从现在开始还请你多多指教了,勇利。)”

“嗯……嗯。”胜生勇利迟疑地伸出手去,握住然后收紧,无比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肌肤和掌心的纹路。
那是一团带着温度的,接近幻想的真实。

“所以你是在这里工作吗?”维克多见对方不明所以点点头,就着握手的姿势向前一步占据主导地位,反而领着目测是本地主人的胜生勇利往前台方向走去,一边说道:“既然这样那正好,快帮我Check In吧。啊,可以的话要离你房间比较近的。”
“诶?离我?”
“啊啦。刚才不是就说了吗,我想和你探讨一下灵感。”对方很有耐心地重复到。

胜生勇利下意识推拒道:“不、非常感谢您的赏识可我只是个普通的……”

“不会哦,我觉得我们很聊得来呢。”维克多摇了摇食指抵上自己的唇,“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会给我带来灵感,”他把手插进口袋里,扬眉浅笑,言语里是可以颠倒众生的自信,“我的直觉可是很准的。”
虽然对于外国人如此开放的说话方式不是很习惯,但总之大概明白对方想干什么了的胜生勇利思度几分钟,抓抓头发无奈地弯下眼眸:“既然维克多先生这么说的话……嘛虽然我不觉得我有什么特别的——不过还是请多多指教了。”
嘛,作家大概就是这样浪漫又天真吧。
无非是寻找灵感的方式奇特了一些。

“不是维克多先生。”
男人加重语气强调:“维克多就可以了。”
“好、好的,维克多。”
“很好,那么快点带我去房间吧。记得要离你自己的房间近点,说起来日本不是有秉烛夜谈的说法吗?难得来一次的话也想试试呢。”
说到后面,胜生勇利明显感觉维克多的语气充满了跃跃欲试的味道,他试图纠正对方这种错误的认识道:“不那应该不是日本……”
但维克多不甚在意,他打了个响指继续,“哦没关系,你领会下精神就好了。其实就是夜谈——”
“Stop! 夜谈不可能!”胜生勇利这次不等他说完就双臂交叉挡在身前,并干脆漂亮地截断了他的话尾。
“欸——勇利!”
维克多拖长了音,有些不满,像是被夺走心爱玩具的孩子。
“只有这件事绝对不行。”
胜生勇利加重了“绝对”二字的读音,坚决拒绝了维克多。他隐隐觉得,要是被这人看到自己收集的那一大书柜的Victor作品集,肯定会发生什么他不愿想象的后果。

见对方如此固执,维克多只好叹气妥协,浑身上下都是一种“好吧拿你没办法那我就迁就一下你好了”的气场。

到底是谁无理取闹啊。
被人甩了锅的胜生勇利无力地在心底呐喊到。
**************
缺乏真实感的胜生勇利晚上在床上翻滚了好一会儿才睡着,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还朦胧着想昨天是不是做了个Victor来长谷津找他的梦。他拉开窗帘伸了个懒腰,晨风吹进来带走一点温度,使他的头脑清醒下来。
下面有人挥手向他打招呼。
他趴在栏杆上也向下招手,笑容满面。
那是个晴好的天气,天空澈蓝无云,阳光游弋在整个空间里,将世界映照得更加明亮。
*********

彼はいつも、ぼくをビックリさせる天才だった。
(他一直是让我惊喜的天才。)

胜生勇利的世界里有两颗璀璨的星,他本以为自己只能伫立地面遥遥相望,却不曾想到不久之后,一颗星子被他吸引,跨越银河给他传来讯息。
而现在,另一颗也从天而降,出现在他的身旁。

TBC

评论(54)
热度(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