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Connecting 07 (哨向)

这玩意终于被我从短篇弄成了中长……
设定:
维克多是首席哨兵,精神体是雪豹。
勇利是向导,和维克多精神匹配度很高,但平时因为隐藏精神所以感觉不到w,精神体是加菲猫www胖胖的很可爱。
两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关进了一座密室w开始了求生之路w然后过程中相爱啦w

本来是短篇但是我预估写完得万字……不用预估了已经超一万了我(。

作者摔倒了要小天使评论才起来(你滚

OOC没有逻辑,哨向某些设定是瞎掰(
************

【维勇】Connecting 07
冷场

雪豹接收到维克多的指令,加速几步横在向导的面前,用尾巴勾住向导的腿把人往回牵。
胜生勇利不明所以,但隐约猜到与维克多有关,心里念到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顺从地跟在后面。
雪豹依靠与维克多与生俱来的联系,向他所在的方向前行,精神体无论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下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哨兵或向导本人,千里之外也不会失去对方的羁绊。

“啊。”胜生勇利上了楼梯,走到一半就见到前方断裂的阶梯,走到边上目测断层的距离,踌躇着对雪豹问道:“怎么办?这个距离我死也跳不过去……”话音未落,头上就传来另一个人的脚步声。
听到声响的维克多等了一会儿见人还没到,便循着响声走过来,看到向导被困住的这一幕才恍然大悟般用右手锤了下左手掌心,欢快地道:“啊。抱歉,我忘记你跳不过这个了。我这人比较健忘,请多多包涵唷。”

不,你完全没有歉意吧。
胜生勇利在内心吐槽。

“我去接你,你在那里呆着别动哦。”
他听见对方如此指示到。
他也真不怎么敢动,立在地面看着首席哨兵轻轻松松掠过阶梯,风衣下摆在空气中荡起一条弧线,随即哨兵跃到他旁边,转身。紧接着自己腰被一搂,身体一轻,眼前风景向后飞速退去,之后双脚感觉到坚实的地面。

啊,到了。
对方松开了自己的身体,引着他向前走去,胜生勇利半带紧张半是未能理解状况的茫然,本能地道谢:“谢、谢谢。”
“Oh. Never mind. 毕竟是我让你过来的?”维克多头也不回摆手,并没有放在心上,走出一段距离后他右臂伸展做了个邀请的姿势,优雅又得体地展示了他要向导过来的原因。

胜生勇利凝神望去,那是一面巨大的圆形铁壁。上面布满了直线交错成的凹槽,铁的线条冷硬又流畅,沟槽彼此沟通连接又分离隔阂,汇聚成一种凌乱的美感。铁壁两侧是两个延伸出来的操作台,上面分布着几个按钮和操作杆。
维克多指了指那两个操作台介绍道:“我刚才稍微试了一下,这两个操作台是连锁的。”他摸摸下巴,“也就是说一边动作,另一边也会发生变化。两边的按钮和操作杆的分布是正好相反的,就像彼此的镜像——你知道镜像是什么吧?嗯很好。总之这个机关需要两边共同操作——具体打开铁壁的条件还需要摸索,所以我就让雪豹把你请过来了。”他用了个“请”字,好似这样显得礼貌又含蓄,语气柔和却含着不容置疑的强硬。

胜生勇利眉尾弧度向下塌了一点,但还是顺着对方的话问:“那我需要做些什么?”
维克多指着一侧的操作台对他笑道:“你就在那边先站着,我要试验一下两个操作台之间的具体关联,麻烦你把操作台的每一个变化记下来告诉我,我需要从中推断怎么样才是正确的开启方式。”他凑过来亲昵地拍拍胜生勇利的肩膀,和蔼地道,“拜托你啦,勇利。”
要是以前,勇利被这个自己一直以来憧憬的对象如此亲切地拜托一件事,他肯定拍着胸脯保证自己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做到,兴奋得除了“好”之外什么也说不出来。

而现在他也同样什么都说不出来,欣喜是有,然而太淡,淡得他几乎尝不出味道来。更多的是一种希望落空的空虚感。
他希望些什么呢?连他自己都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几秒后,他小声说:“好。”

维克多满意地点点头,比了个“请”的手势就往一侧的操作台走过去。
他清清嗓子扬声道:“准备好了吗,勇利!”
胜生勇利研究完操作台,高声回答:“好了。”他合上眼收起一团乱麻似的心绪,抬头深呼吸之后摈弃杂思专心致志观察起台上按钮的起伏与杠杆的转动,并尽量简洁清楚地回答对面维克多的提问,有一答一,绝不废话。
这是他能做并且应该去做的事情,他想要做好。

维克多对小向导的配合和意外不拖泥带水的回复有点惊讶,他稍微升起一点欣赏。
倒是比想象中有用。

胜生勇利太过专注以至于无视了周遭的一切,精神的高度集中让他暂时减弱了对自己精神丝线的控制,原本沉眠的精神丝线开始震颤游动。加菲猫蹲在他的肩上甩了甩尾巴,忽的跳到了他的手上一压。胜生勇利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按到操作盘摁上了其中一个按钮,脸都青了:“哇啊啊啊啊!猪排饭?!!”
猫不慌不忙地用舔爪子洗脸,睁着无辜的眼向他喵呜一声。
地板忽然震动,沉重的轰响回荡在房间里,铁壁中间裂开一道缝,那缝隙从上到下越来越大,最末端刚好有可容纳一个人进入那么宽。

机关解开了。

胜生勇利站在通道前和维克多面面相觑,对方用发现新大陆的眼神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意义不明地“嗯——”了长长一声。
直觉自己被误解了什么的胜生勇利急忙摆手:“不,这只是个巧合……我、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
对方摆摆手打断他的话,让他放宽心:“哦,你放心好了。我观察了你半天,发现你实在没有那个资质做幕后黑手。我只是在想,你的运气真是好到不可思议啊。Amazing!”维克多用了个感叹做结尾,随即率先踏进通道里,“走吧。”

胜生勇利无言,也不知道是该为洗脱嫌疑而开心还是为对方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而难过,他拖着脚步跟了上去。

********
雪豹趴下来,让加菲猫爬到它背上。
它忧心忡忡地问上面的猫:“EROS,这样下去真的没问题吗?我怎么觉得两个人关系更差了。”
加菲猫窝成一团懒散地道:“现在还不是时候,Victor。他们对彼此的认知都太浅了,尤其是你那个主人。”

雪豹一听维克多的名字,感觉自己的毛脸上都要冒出青筋来了。
“别提他,他就是个优雅的混蛋!”
雪豹忿恨地吼道。
它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有这么一个又熊又作又毒舌又凉薄的主人。

呵,等回头有他好看的。
雪豹愤怒地单方面决定到时候就算维克多跪下来叫它爸爸它也不会对维克多施以援手。

TBC

评论(46)
热度(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