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Connecting 09 (哨向)

【维勇】Connecting 09 (哨向)
消失的稻草人与铁皮人
 
“那么你有见到稻草人与铁皮人吗,勇利?”维克多听完胜生勇利的分析后摸着下巴抛出一个问题,“不是那两幅油画。我的意思是说,当然你发现了两幅和稻草人与铁皮人有关的油画,这很好——但是我想我们要找到它们的实体才能做出更加准确的判断,你说是吗?”
 
胜生勇利答道没有见过,他咀嚼维克多话中的含义后点头。的确,即使按照他的知识和目前状况判断这次密室线索与《绿野仙踪》有极大关联,那也姑且是一个推测。要想证实这个推测的话就不得不找出更加有力的证据。
 
这样想着他看向维克多,直视对方因认真而显得冷漠的浅蓝色眼瞳,略一停顿便道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既然现在还没有稻草人和铁皮人,那我们不妨去找一找——既然桃乐丝在稻田与树下遇见他们,而两幅油画有分别对应着稻田与树,那我们不如看看油画上有没有什么线索?”
 
他见维克多同意点头,抬脚便向着对面那副绘着金黄色稻田的油画走去,不料中途忽然被人抓住了肩膀。胜生勇利讶异地回头,对方只是拿出两张纸举到他面前,指着上面的字笑眯眯地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行动忽然变得如此果决我是很赞赏的啦,不过也不要太过轻举妄动哟。你看,上面写着‘此处有机关出没哟’和‘此间彼方,相隔相望’——后面那个什么意思我们暂且不提,至于前面——你可要小心呐。就算你运气很好,那也不是万能的。”
 
“毕竟你是强化了精神力,却不具备物理作战能力的向导。”
对方微笑着陈述完一大堆话后伸出食指抵在唇上向他眨眼:“这可是作为临时伙伴给你的忠告哦。因为接下来可能还会有双人合作的谜题也说不定,你要是因为实力不足死掉那可糟糕了,所以要好好铭记在心哟。”他手上裹着黑色的皮手套,修长的食指又转向自己的方向指道:“BUT……啊,你放心好了。要是真的遇到什么情况我也不会见死不救的,所以请安心。”哨兵说完,随意地整了整领带,一如平日带领精英小队时得体又靠谱的模样。
 
随后维克多来到胜生勇利的身侧,伸出右手比了个请,很显然打算和他一起走过去。
 
胜生勇利情绪在对方提及“不具备物理战斗能力”时有一丝微不可查的低落,不过对方和他摊开来讲这些话他反而有点安心——开诚布公总比笑里藏刀要让人踏实。
尽管言语有些刺耳,但对方似乎没有什么敌意。
于是他点头道谢,接受了哨兵的忠告。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的确有毋庸置疑的实力成为可靠的代名词。
——只要他想。
 
*********************************
 
两人来到墙壁上巨大的油画前,画中是一望无际的金色田野,金黄的稻穗低下头,叶子跟稻穗都向左歪去,像是被风吹拂着。画的上方是澈蓝的天空,空中高悬着明黄色的太阳,中心点了一抹白。
一副秋高气爽稻谷飘香的风景。

胜生勇利凝神观察了半天也没有看出这幅画有什么了不得的线索,他脱下一只白色的手套,小心地伸出手去触摸油画的表面。

指尖传来油画颜料所特有的触感。他向下按了按,摸了好几把,凑到近处仔仔细细地研究了半天,又嗅了嗅摸过油画的指尖,随后才转过来对着维克多问:“维克多首席,你有没有刀什么的?能不能刮一下这幅油画。”

“哦?莫非你发现了什么?”

“也不能说是发现吧……以我所见这就是一副普通的油画,只不过忽然想起以前看过说油画都是一层层画上去的,所以才想——会不会这幅画有两层……什么的。”胜生勇利戴上手套略为不好意思地挠头解释道。

“嘛,既然你这么说的话当然可以。不过在那之前,嗯,我觉得可以先这样?”
维克多说着,抬手扶住画框的一角,用力向左推去,画框下嘎吱嘎吱如生锈铁轴转动的声音响起来,胜生勇利目瞪口呆地望着油画被旋转开,后面出现一道铁门。

“我就说画后面应该有什么东西——这可真是古老的机关,但是人人都爱用它。Um……也很容易被发现就是了。”维克多玩味地扬起眉梢,屈起指节敲了敲厚重的铁门,铁门发出沉闷的响声。他推了推门,铁门却纹丝未动。
“好像是有什么机关锁住了。”
维克多托着下巴分析到。他回首对着向导招手,“好啦,现在让我们试验一下你的猜想?”

维克多把油画转回原处,反手从腰间抽出一把寒光凛冽的匕首来在手里把玩,匕首驯服听话地随着他的动作在指间跳跃起舞,利刃反射着银光,映在他冰海般的眸色里更增添几分冷锐。
维克多手腕一挑把匕首抛上天,利刃在空中转了三个回旋落下来又被同一只修长好看的手稳稳抓住。他端详了下油画的纹理,像是在寻找一个突破口,一会儿后他掂掂手里的双刃匕首下了刀。

一刀下去之后,表面金黄色的颜料被剥离,呈现出底下的灰色来。
维克多见状,笑了笑加快了速度,调整好力度与角度后之后刷的一下削掉一大片表层的颜料。
胜生勇利在维克多身后抱着加菲猫,盯着油画直看。
黄澄澄的稻田被撕裂之后露出下面灰败的杂草来,大面积的灰黑色草丛一点点显露。
纷乱的、荒芜的、颓败的、凋零的。
灰色的草彼此倾轧挤压,草叶打了结缠绕在一起,像是蛇一样伏在地面,扭曲蜿蜒。画面正中央是成十字的木架子,上面吊着一具用草扎成的没有脑袋的躯壳。
是稻草人。

天空被泼成了混着血色的深黑,空中大块灰黑色的云朵压的低低的,透出一种森严的压抑与恐怖,给观者带来强烈的不适感。

“Well,now we find it.”
维克多抱臂,悠悠吐出一句话,他转身向着对面另一幅油画缓步而去。
胜生勇利跟上,伫立在画前看着表层光鲜亮丽的颜色逐一剥落,现出底层的混乱颓唐来。
黑色的枯树上缠绕着巨大的藤蔓,上面布满锐利的尖刺,藤蔓的底部穿透了下面铁制人偶的胸腔。人偶的四肢弯成奇怪的形状,像是溺死海中的人最后挣扎的样子,在同样弥漫着血色的天空下显得分外狰狞。

维克多回眸对皱眉看画的胜生勇利笑,神色像见到了春天怒放的鲜花般愉悦,他轻启唇瓣,兴致盎然:“Excellent!You're right!We find them now.”
身着黑色军服长身而立的维克多在那一瞬间显得既危险又优雅,如同找到了合适的玩具而兴奋不已的孩子,眼里闪着跃跃欲试的光。

胜生勇利目不转睛地盯着笑得肆意的男人,完全无法把目光从他璀璨的笑中移开。
那是一种带着强烈冲击性的美感,如湖中的涅尔喀索斯般足以惊艳引诱神明堕落,令每一个注视他的人目眩神迷。

后面的雪豹一下趴在地上。
维克多被引起兴趣突然兴致大发想要玩耍了,按照他一玩起来就把其他都抛在脑后的性子,不知道还要整些什么幺蛾子出来。
雪豹闷闷不乐地把脑袋埋在前爪上,进入了拒绝现实模式。

TBC

评论(35)
热度(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