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Connecting 10 (哨向)

由于Connecting要赶cp所以攻略之神暂时停更不好意思……我没有那么大肝力哭唧唧QAQ

给我们的合志打个广告! 点我


作者摔倒在地上啦,要小天使评论才起来!(你滚

**********
【维勇】Connecting 10 (哨向)
从未开始的童话

铁皮人的油画下同样有一道门。
这次的门不是完全闭合的,有一道窄窄的门缝在边上,里面黑咕隆咚的。
那条缝很细,难以着力用手掰开。

“勇利,你的那个铁棒呢?”
冷不防的被维克多一问,胜生勇利才想起来自己别在腰间的铁棒,马上解下铁棒递给维克多。
那是一根普通而坚硬的铁棒,大概手指粗细,一头是扁平的,刚好可以伸进那条细缝里。维克多双脚蹬在地面屈膝,双手握着铁棒向下方狠狠压去
伴着尖利的钢铁的哀鸣,面前的铁门被撬开了。

里面漆黑一片,没有灯。
维克多从衣兜里摸出还剩半截的白色蜡烛,点燃之后举着蜡烛跨入门内。胜生勇利弯腰把加菲猫捞到自己肩上,紧随其后。

里面是和油画相似的景象。黑色的铁柱为大树,灰色的铁丝像藤蔓缠在上面,血色的天花板和倒在地上的铁皮人。
只是铁皮人还好好的倒在树下,没有被荆棘穿透胸膛。
胜生勇利忍不住凑近了些。他看到铁人的关节生了红色的锈,身体下面露出一点白色。胜生勇利把手探下去摸,是一张小小的纸片,上面写着几句诗一样的文字:
“我厌恶所谓正义战胜邪恶,
   光明高于黑暗, 
   希望消灭绝望,

  主角总能够发现宝藏,
  人类总能获得他们不该得到的东西,
  这是多么残忍冷酷与不公。
  而如果这就是童话,
 我将把它结束在尚未开始的地方。”

“看来这里的主人很讨厌童话也说不定……抱歉这里的《绿野仙踪》可能与我所知道的不一样——”胜生勇利起身对着走来的维克多道歉,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挥手打断。
“欸?为什么道歉?你不是很准确地判断出了这里的主题故事是《绿野仙踪》么,就算故事被这里的主人扭曲改编,那也是基于《绿野仙踪》最初的版本所做的拙劣的再加工。结论是你所具备的知识可以派上用场,有点自信嘛,勇利。你这样的话运气都会跑走的哦。”维克多握着从门后发现的长军刀,盈着笑意鼓励到,“更何况一开始就没想过会进展顺利,现在这样反倒更加有趣不是吗?”

“是、是吗?我可是一点也不觉得有趣……不过谢谢你,维克多首席。”胜生勇利扶了下眼镜,略为拘谨地小声道。

“Welcome,毕竟在战斗之前鼓舞士气也是很重要的一环。”维克多矜持颔首,接下了道谢,复又开口问道,“那么你发现了什么?”
胜生勇利连忙把纸片递过去,尝试分析到:“这个人很讨厌童话,所以他想把童话都终结在还没开始的地方……也就是杀掉稻草人和铁皮人,夺去桃乐丝的银靴,狮子的话……对不起,我还没想到。”
“'狮子又逃跑了。'”维克多忽的吐出一句话,他唇边扬起一抹弧度,“那个小姑娘手里那张纸这么写着,所以应该是狮子总是在逃跑,因而幸免于难。”
他读完纸片上的文字,眼里蕴含着嘲讽,说的话很是辛辣:“这种一看就是把自己不幸归结于别人的Loser,成天以为世界对不起他而除了怨恨最终也一无所得。真是令人同情的愚蠢啊——亏我刚刚还想认真玩玩,现在看来还是算了,掉价。”他把纸片随手插到墙缝里。

胜生勇利对维克多的评价表示沉默,他另起话题道:“既然主人是想破坏童话,他已经拿走了银靴,吓跑了狮子,只剩杀掉铁皮人和稻草人。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这个铁皮人弄成跟外面那幅画一样?”

“当然了?不然还能怎么办?”维克多背对着勇利反问,他已经来到铁皮人跟前拔刀,随即银光一闪,长刀贯穿了铁皮人的胸膛。

机关转动的声音响起,对面房间的大门缓缓打开。

下一个是稻草人。

维克多如法炮制削掉了稻草人的脑袋,同时间外面响起了洪亮的钟声。
“咚——”

紧接着是厚重的木板撞击声。
两人向外面跑去,只见图书室的大门被关上了。

“呃难道我们推断的哪里不对?”胜生勇利觉得眼下情况有些糟糕,他白了脸,扭头去看维克多,对方神色依旧从容,见到他看过来还颇有余裕地笑:“不,我想应该只是进入了下一个环节。”

维克多似乎一直如此胸有成竹。
不知怎的,胜生勇利忽然松了一口气。
哪怕与对方只是临时合作伙伴这样飘忽不定如崖间被烈风刮得起伏不断的吊桥般的关系,维克多的存在仍然强大到令人安心。
即使对方的性格与想象中相距甚远。

想到这里,胜生勇利也不那么慌张了,他定了定神,问哨兵道:“维克多首席,刚才好像听到有钟声?”
“对,在二楼,我们上去吧。”维克多看了一眼比他预料中回神要快的小向导,引着对方向楼梯上走去。
刚走到楼梯口哨兵就倏然停下了脚步,向导不明所以地望着对方刀削般的侧脸,只见对方微微眯了下眼,眸子里闪过一道锐利的光,快得让向导几乎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哨兵缓缓抬起右臂拦在胜生勇利身前,偏头笑着对他说:“你先退下,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我去玩一玩。”

胜生勇利从他的笑容里读懂了些什么,对着哨兵一点头就带着猪排饭和Victor向旁边跑去,找了个隐蔽的角落蹲了下来,探头望着哨兵的方向。

等向导找到了合适的地方,维克多顺着向导望过来的视线颔首,随即拔刀出鞘,屈膝蓄力足间一点向楼梯上冲了过去,迎面飞来几道寒芒,维克多看也不看凭感觉一挥刀,刀光闪过,几枚匕首已被斩落地上。侧面紧接着传来破空之声,他轻巧地向后一跃避过数枚钢针,钢针贴着他的衣服飞过钉在墙上只留短短的尾端。楼梯板忽然震动,维克多敏捷地蹬上墙壁往前纵身一跃,跳过地上突生的铁刺,稳稳落在前面的地板上停都不停顺势又向旁边一个翻滚,电光火石间闪过向他撞来的书架。他单手撑地起身,矮下腰向钟的方向急奔,任凭飞镖擦着他的头发穿透后面的书柜,片刻之间已来到钟前,他右手举刀挡开一只箭,对着钟从高处向下一斩。刀光映着他平静似水的眸子,寒意凛然,眨眼间钟已被劈成两半。
机关全都停止,图书室里倏忽安静,像被沉入冰凉的水里。

维克多满意地归刀入鞘,勾着领结扯松了领带,伸了个懒腰,然后对着下面看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向导招手高声道:“你快过来吧!已经OK了。”

TBC

评论(49)
热度(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