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攻略之神和他的男人 14

摸一章……作者摔倒在地上啦w要小天使评论才起来!

【维勇】攻略之神和他的男人 14
迷弟和男神的日常(三)
论生活展开的未知性

那对于胜生勇利而言是突发事件,突然得让他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虽然他对此事早有预感,但莫名的侥幸心理一直在麻痹他的神经,让他丧失了应有的警戒感,落得和被温水蒸煮的青蛙一样下场。而之后产生的神展开,更是让他失去了评价此事的能力。

事情要从他与维克多一起去吃火锅说起。
火锅热气蒸腾,锅中滚水沸腾,桌上气氛热络。两人点了酒天南地北闲聊,维克多讲起自己为了采风去过哪些地方,见过怎样的风景,眉飞色舞侃侃而谈。胜生勇利则把维克多所说见闻与书中片段一一对应,也是听得津津有味。
两人都点了酒,你一杯我一杯的,清冽的液体滑过喉咙留下微微的灼烫感,鼓动着人的情绪与心神。
在这一片大好的氛围中,两人喝了不少酒。胜生勇利不胜酒力,没一会儿就醉了,脸被酒气熏得坨红,双目迷蒙似笼着一层雾,眼皮越发沉重最后完全闭合不再与睡意挣扎。但维克多不愧是战斗民族,他充其量只不过喝酒上脸,神智还算得上清醒。他起身,瞧见对方乖巧地趴在桌上,细碎的刘海滑落遮住了眼睛,落下浅淡的阴影。尽管不忍心吵醒睡得正香的勇利,但总不能放任对方继续趴在桌子上睡到天荒地老吧。维克多脑子里转了好几个弯,走到胜生勇利旁边把人叫醒,随后半搂半抱着把半梦半醒的胜生勇利带回了温泉旅馆,送到了对方紧闭的门前。

啊,说起来这可能是个绝佳的机会呢。
维克多垂眸注视被圈在怀里的勇利,征询式地说道:“勇利,我进去了哟。”醉酒的对方当然不可能给出回答,维克多也乐得将此当成默认,再说了,他本来就应该把喝断片的胜生勇利送回房。
维克多握住门把手轻轻旋开了门,又开了灯。
房间骤然亮起来,所有的一切都无处遁形,那个巨大的书柜也自然毫无阻碍冲进了他的视野。维克多直觉,他想知道的东西都藏在那个神秘的宝箱里,等他去发掘。
不过在那之前,“先把勇利安置好吧~就这样放下他不管的话感觉很可怜的样子。”
幸好夏天的衣服比较好扒,维克多轻柔地帮勇利换上睡衣后把人塞进了被窝里,正要抽手离开的时候却被抱住了手臂。勇利大约是把他的胳膊当成了抱枕,双臂交叉箍住他的手臂紧紧抱在怀里不让他走。
维克多试探着抽手,无果,他无奈地低声自语道:“没想到喝醉的勇利这么粘人,嘛,真是让人困扰呢。”这么可爱的话会被袭击也说不定哦。
话虽如此,他也只是用被子小心翼翼塞进对方怀里替换了自己的手臂,动作轻得只有棉被微小的摩擦声。

办完这一切后维克多舒了口气。他扭脸,目光对上几乎占据了半面墙的书柜,待他瞄到书脊上那些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名字,骤然睁大了眼瞳孔紧缩,单手捂住自己的嘴扼制即将出口的惊叹,他快步向前走了几步,在书柜前深吸了一口气。
“这些都是我的……Wow这个是周年限定版,还有初版二版三版、签售会限定版……诶真的?全部都有!我都不记得我有出过这么多了诶——”他喃喃自语,手指点在柜门玻璃上从左到右数了个遍,终于确定凡是他出过的书,对方全部一丝不落地收集起来了。还有个格子,专门放了他出现的新闻杂志和剪报,满满地堆了一叠。他几乎能想象出勇利是如何一本本把书有条不紊摆好的,平时是用怎样专注而认真的姿态去读这些书的,又是用怎样炙热的态度搜罗他的消息然后一张张把那些剪下来的。
光是凭借想象,维克多就觉得自己仿佛透过这些被人珍藏的宝物接触到了勇利内心的狂热,并且这火焰轰然爆发,将他的心脏也烧灼得温暖起来。
勇利原来是这么喜欢Victor啊。
维克多在笔名和自己之间划了个等号,膨胀的喜悦如海潮涌动飞溅的绚烂浪花,接连不断地绽放。少顷之后忽然的失落接踵而至,他纳闷地按住跃动不已的心脏的上方的胸膛想,为什么勇利平时表现得那么平常啊,不是应该更热情吗。
唔,这东方人的含蓄真是可恶。
不,当然了勇利并不可恶……偷偷收集他的书还藏起来不好意思让他看到的勇利也好可爱啊,SO CUTE。
维克多靠在书柜上凝视着勇利许久都不能移开目光,他想他今天可能也醉了——明明没喝多少酒呢。

他摸着下巴想了又想,踌躇满志决定给自己的狂热粉丝一个惊喜。

——然后这个惊喜在胜生勇利这里变成了不折不扣的惊吓。

那是当然的吧,任谁早上起来发现被窝里多出个大活人都会受到惊吓的好吗。
胜生勇利清晨一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看见眼前有个人,瞬间他就吓醒了,掀起被子腾的一下坐起来,使劲揉眼确认这不是他眼花。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维克多会在他旁边睡着?!
胜生勇利脑子烧成一团拼命回忆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时身边的男人被他的动静惊醒,打着呵欠说:“早安,勇利。”
“早……不对,维克多你怎么会在这里?!!”
糟糕糟糕糟糕这下真的糟糕了!他想起自己那一柜子书,望着书柜流露出了绝望的眼神,羞耻得恨不得赶紧找个时光机穿越回昨晚把喝醉的自己晃醒。
他像生锈的机器一样一下一下卡顿着转头看坐起来的维克多,整个人都僵硬了。维克多接触到他的眼神,迅速地理解了他目前的想法,并挑眉勾唇眯眼露出个灿烂中带着一丝深意、深意中又含着一分戏谑的笑容,挪揄着说:“昨天你喝多了我就送你回来了啊。不过没想到勇利这么喜欢我呀,真是受宠若惊,我很高兴啊!”说着一把勾住想潜回被窝的胜生勇利的脖子,抱着人不放狠狠蹭了几下才在对方通红的耳畔满足地喟叹:“我说真的哦,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读者把我所有的书甚至新闻剪报都收集得这么全,超——感动哦!You are so cute!谢谢你,勇利。”

“你你你你果然全部都看到了?!……真的?简直难为情的要死掉了……”胜生勇利挣脱了半天没甩掉对方,心如死灰生无可恋地埋着头,觉得自己似乎置身于炽热的岩浆里,已经被这高温蒸发殆尽。大脑已然当机,维克多说的内容他过了好长时间才分辨出来,对方愉悦的态度让他稍微放宽了心但仍不足以缓解他受到的冲击,一时只能呆愣在原地任对方恣意表达自己的热情与欢欣,直到对方邀功般的说道:“勇利这几天带给了我很多灵感呢,下本小说有以你为原型的角色会出现哦,开不开心?”

“诶?”维克多刚才说了什么。
胜生勇利对上对方含笑的眼,没发现他把自己内心的话说了出来。
“所以说是以你为原型的角色啊勇利,我很喜欢他哦,和你一样可爱呢……对了我构想的人设是……你觉得怎么样?由于是因你而生的角色,所以也希望你可以一起参与到创作过程中,不行吗?”

“可、我不过……”胜生勇利摆着手,口里吐出模糊的句子,心里喜悦和忧虑混杂扰乱了他的思考和语言能力。
“勇利的话,一定没问题的。”维克多握着他的手,双眸紧盯着他摄住他的视线,无比笃定地道:“正因为是勇利呢。”

TBC

评论(28)
热度(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