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The Lost World 06 (哨向)

【维勇】The Lost World 06
RPG流,无逻辑ooc,慢热大长篇,希望各位喜欢www

还有作者摔倒啦要小天使们评论和亲亲才起来!

设定:时间轴为公元3016年。千年前全球气候突变,反常严寒,造成大灾变,人类的文明在天灾之下几乎被摧毁殆尽,产生了大幅度的倒退。地球的人口锐减为原来的十分之一,并分化出了哨兵与向导两个特殊的阶层。大约800年前地球再次进入暖温期,万物复苏植物生长,将一些被掩埋的远古遗迹带到地面。人类的科技文明也恢复到一定水平,为了对大灾变前人类文明的保护与研究,成立了人类遗产保护署,着手于古代遗迹的探索与保护工作。


科技水平比现在稍稍先进。

地表环境为自然为主,人工痕迹较少,由于数百年前寒冷时期的影响,大部分城市建造在地下。但是随着近两百年气候变暖影响,逐渐开始搬往地上。



Main Characters:

胜生勇利:人类遗产保护署研究部副部长 行走的百科全书 向导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人类遗产保护署 执行部部长 冒险家 哨兵

EROS (猪排饭):胜生勇利的精神体 加菲猫 腹黑扮猪吃老虎

Victor:维克多的精神体 雪豹 耿直boy

*******************************************

Chapter 6

你所承载的意义

 

小木屋的里面和它的外表一样简陋,只简单地摆放着木板床、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炊具和炉子堆在一起,旁边立着个衣柜。床底下黑色的塑料袋鼓鼓囊囊的,不知道是装了些什么东西。空气里飘着一种陈旧的霉味,哨兵忍了忍才没打个喷嚏出来。

维克多进门之后径自寻了个落脚的地方站着,面对络腮胡子邀他坐到椅子上的招待,礼貌地道谢并把位置让给了一旁的黑发青年,并且安抚似的拍了拍似乎有些不安的勇利,然后握着他的手在手心画了几下,勇利的眉头才又松开。

络腮胡子心想比起黑发小哥我看你更需要休息,对这在他看来贵族死要面子的行为嗤之以鼻,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笑嘻嘻地打趣道两人关系真好,让看起来文弱腼腆、不知世事的黑发贵族少爷羞红了脸低下头去,那位中看不中用的大少爷也流露出几分甜蜜的笑意。

他琢磨着要怎么套话,没想到大少爷先开了口:“真的非常感谢这位先生的慷慨相助,若是不介意的话也请您留下名姓,我尼基福家必定会报答您的。”尼基福家族确实存在,不过由于已经没落了,就如圣彼得堡中散落的其他中小型家族一样令人不以为意。

络腮胡子在脑子里转了一圈没想到是哪个家族,只把二人当成无数中小型家族中的某代继承人和其未婚夫。

还以为是哪个大家族的公子,原来不过是小家族罢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呀大少爷。

络腮胡子无视了一旁仍然低着头的黑发青年,笑吟吟地继续和银发贵族谈天说地,越发觉得这个银发的青年是有点小聪明,但却欠缺沉稳。他再接再厉打开话题从对方的外貌夸赞到衣着,眼看就要说道他十分在意的银色项链,地板下却突然传来咣叽的撞击声,紧接着床下爬出一只雪豹和一只橘黄色的猫来,雪豹嘴里叼着一卷书。

 

“什么?!”络腮胡子一眼认出那是他刚偷来的曲谱,也顾不得还有其他人在场,就横在床边,呼唤他放在地下看守宝藏的精神体。

然而雪豹却比他更快。

它抬头把书甩了出去,叼起加菲猫,如疾风般迅猛地从络腮胡子的身侧一矮身窜过,跃过地上的杂物落到银发青年的身边。

那书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被银发的青年接住。

同时来到他身侧的雪豹给了维克多一个“朕赏你的”的眼神,把加菲猫放在勇利怀里,随后在向导脚边压低了前身做出守备的姿态。

 

银发的贵族恣意地笑起来,眼里是与方才全然不同的张扬:“啊呀,没想到这样简陋的地方藏着如此珍宝呢~”他向意识到什么而大惊失色的络腮胡子笑了一笑,把曲谱塞到向导手里,向前迈出了一步,无形的气场以他为中心荡开,压力展开如无边的海洋一般壮阔浩大,把刚刚显形的灰狼都压得膝盖屈起。

“那么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盗贼先生。我们是人类遗产保护署的特殊小队,恭喜你因盗窃及扰乱遗迹发掘罪被捕了。”银发的男人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把抢来,指着如临大敌面红目赤的盗贼,用轻快的语调继续说:“你有没有带手铐啊,搭档?”

胜生勇利坐在椅子上捂住了脸:“怎么可能会带啊,我又不是你们部的。”进门开始一直高度紧张只能低头掩饰表情的勇利舒了口气。

吓死他了,刚刚一进门就感觉到加菲猫在这房子下面不知道干什么,害得他提心吊胆了半天,就担心加菲猫没能屏蔽住它自己的波动一个不小心暴露了呢。没想到它不但屏蔽了自己的还把雪豹也一起屏蔽了……干得好,猪排饭。

……要是你在做之前和我商量一下就更好了。

 

“Oh. 没事,没带就没带吧,大不了一会儿用绳子捆起来就是了。”维克多无视了络腮胡子“你们这混蛋”的咆哮,勾着枪柄打了个旋,随手一枪打飞了对方刚掏出的黑色手枪,打断了盗贼喋喋不休的咒骂,又屈起膝盖撞上向他扑来的灰狼的下巴,不等对方反应,长腿一扫,直接把可怜的灰狼踢到了墙上,发出骨头撞击木板的脆响。络腮胡子也随之遭受重创跪在地上,他恨恨地看了银发的哨兵一眼,收起精神体,手一撑地面跳起来就向窗子跑去。

“啊呀想跑?嘛,准确的判断,你和我的差距实在是大得令人绝望呢。”维克多赞许地点头,话音未落却已闪到盗贼身后,电光火石间拽过盗贼的后衣领,对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肘子下去,干脆利落地打晕了对方,“不过你还是错估了我们之间的差距,在我看来你想跑也跑不了呢,先生。”

维克多随手扯过一团杂物里的绳子把人捆得结结实实,又打电话叫总部派人过来接手,自己踱步到向导身边一手搭在对方肩上问:“怎么样,刺激吗?”

胜生勇利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维克多这是在问他的任务体感,抖着眉抽搐着嘴角答:“刺激得我仿佛心脏要停止了,不如说是惊吓更恰当吧。对心脏真不好啊。”

哨兵像是早就预料到他会这么回答,他俯下身子盯着勇利的眼,紧接着问了第二个问题:“亲身参与冒险,勇利你高兴吗?在我看来,勇利也很享受这个过程呢。之前的演技和应对也可圈可点。所以,亲自踏上征程将一切尽收眼中,歌咏奇迹书写史诗,你开心吗,勇利?”

胜生勇利被这个问题难住了,他细细思考了一段时间,不可否认的,在刚才那段任务里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心惊肉跳生怕出半点差池,但在内心那更深处,他是有一丝兴奋与跃跃欲试的,不然最初也不会答应和维克多一起扮作踏青的人。这种程度的任务,对于哨兵来讲一个人都绰绰有余,于他而言更不是非去不可。他大可以拒绝。

可他没有。

 

除了之前维克多所说的培养默契的理由之外,还有一层原因。

他其实是期待着冒险的。他曾经看过那么多有关维克多探险的资料,对这个人如此崇拜,最初的原因是维克多做到了他做不到的事情,并且完成得非常漂亮无人可比。

身为向导的他是很难冲在第一线,直面遗迹中各种机关,获得珍贵的第一手资料的。

而现在,这个被他视为传奇的人,创造了无数令他心驰神往的传说的人——维克多与他共同进行了在胜生勇利生命中可称之为冒险的第一次任务,并且洞悉了他自己都快要遗忘的、对于冒险的向往。

 

胜生勇利迎着这个分外敏锐的哨兵的目光,坦诚又直率地回答道:“是的,我非常的开心。”

 

“是吗,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维克多由衷地感叹,“有这么一个志同道合的搭档,我可真是幸运。”

 

雪豹无聊地在一旁甩尾巴,和不知何时蹲在地上打呵欠的加菲猫一起,围观了这命中注定纠缠的两人对望着相视而笑。

 

TBC


评论(26)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