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君の名は 03


补个前言w @沈家十三 at下亲爱的w

【维勇】君の名は 03


清早维克多醒来,环视一圈确定是自己的房间,伸了个懒腰。马卡钦爬上来舔他的脸,他摸着贵宾犬地脑袋目测了它的腰围,认真地对摇尾巴看他的马卡钦说:“你是不是被勇利喂胖了,怎么这么重?我看你还是减肥比较好……”贵宾犬汪地一声扑倒他身上居高临下冲着他叫唤,显然对主人这个馊主意非常不满。
“好吧好吧,明天再减肥。”维克多起身,洗漱完毕,熟练地打开冰箱取出上层据勇利说是做多的鸡蛋卷、炸虾和米饭,放进微波炉里热。
还说做多了什么的,把他当笨蛋吗。
虽然这种不坦率的地方很可爱就是了。
维克多心情愉快地开始了新的一天。

胜生勇利翻着手机里一张张照片,里面都是长谷津的天光云朵一草一木。阳光倾斜下来透过婆娑的树影,落下细碎的金色光斑。清澈的溪水蜿蜒曲折,绕过葱郁的草丛。红色的鸟居上停着几只灰雀,毛炸成一团,如毛绒绒圆滚滚的灰色毛球。明明是再平常普通不过的景色,在维克多手下却透着悠远的安谧与祥和,像代代吟唱永不止歇的古老童谣。
维克多眼中的世界原来是这样的吗?
如此瑰丽,似是跌落时空狭间的世外桃源,让人充满了遐想与向往。

“听说流星雨就在这周末的黄昏时分开始呢,勇利,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美奈子对着神游的胜生勇利挥手,招回了他不知道飞到哪里去的魂魄,又重复了一遍邀请。
“嗯,好啊,我也很想看呢。”那个被维克多特别提出来推荐他去看的流星,不知道是哪里吸引了维克多呢?
这是极其稀少的能够与对方看见同一片景色的机会吧。
“不过居然是黄昏时分开始……太阳还没下山不知道能不能看清啊。说起黄昏时分,勇利你听说过逢魔时刻吗?”
不明白美奈子的脑路跳到了哪里,胜生勇利歪着头满是疑惑。
美奈子自顾自地继续说道:“逢魔时刻听说异界与现世重合的时候呢,也有说那时是此岸与彼岸交汇的时刻,此岸的人可以看到彼岸的人……是非常神奇的时刻呢。你看这时候有流星,会不会像电影里那样打开什么异时空的大门也说不定哦。”
胜生勇利失笑,他托着下巴否定到:“怎么可能。”

这只是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插曲,之后胜生勇利又回到了温泉旅馆的事业中,微笑着招待下一位客人。

转眼间就到了周末这天,他与维克多又交换了两次,并约定三年后一起吃猪排饭。其间维克多曾抱怨到从没见三年后的勇利前来找他,勇利回答可能那时的自己还不确定是不是和维克多进行了交换,不敢去。维克多打了个笑脸说那没办法只好我去找你了。
真是有点羡慕呢,三年后的我。

胜生勇利把身上的钥匙和御守放到床头收好,跑进浴室冲了个澡,中间又想起那个约定而走神,清醒时已经差不多要到看流星的时间了。他匆匆忙忙一边穿衣服一边往外跑,想着反正家里有人,连钥匙都没拿就跑了出去,气喘吁吁地到了相约集合的山脚下,向早就等在那里的朋友们问好。

山顶人山人海,由于这是绝佳的眺望位置,几人也无可奈何,只得钻进去,好不容易才挤到了前面,周围吵闹得很,身后还有情侣不知何故吵了起来。胜生勇利捂着耳朵只把注意力集中在天穹上,那时太阳已经渐渐沉没下去,天空逐渐转为暧昧的橙色,远方已经隐约闪现几点星芒。不多时一道光划过天际,形成明亮的白色弧线,连太阳的余辉都不能遮掩它夺目的光彩。
那是它将要燃烧殆尽才能发出的灼热火光。
随后天上又划过几条长长的银线,流星雨开始了。

“真美啊……”胜生勇利情不自禁地趴在外围的栏杆上伸着脖子去望,眼里倒映的都是流星的光。
“原来这就是维克多当时看见的——”
风景吗……
诶?
我怎么会……在空中?

那是太过突然的事,只能用措手不及来形容当时的状况与事后无尽的悔恨。
看流星的人太多了,人与人摩肩接踵,后面一个人摔倒就会影响到前面的人。
不过是情侣吵架,男生推了女生一把罢了。
那个女生恰巧的,站在勇利的身后。
勇利被后面的力度推搡得向前一步,上半身前倾,摔出了栏杆。
下面是个很陡的坡。
他无意识地伸出手去,方才满是喜悦的脸上现下一片茫然,耳边传来尖叫,却像隔着厚厚的玻璃似的朦胧又模糊,听不真切。
他来不及想什么,身体就撞上了坚硬粗糙的岩石,又向下继续滚去,全身疼得像被车狠狠碾过,牙齿咬到舌头溢出血腥味。最后他完全失去了意识,脑海里维克多的脸一闪而过,剩下的半句话再也没有了出口的机会。

原来这就是维克多当时所看见的风景吗,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和他一起看啊。

******
维克多最近心烦意乱,自从胜生勇利去看流星那晚开始,他就再也没有和对方交换过,也没有得到对方半点音讯。
仿佛这奇妙的旅程戛然而止,对方抽身而走却仅剩他一人在原地回顾那些时光。他尝试给胜生勇利打电话,却永远是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他赌气般地埋头工作,却像是被生生分割了某些重要的一部分而找不回完整的自己,拍的相片也不如人意,像是少了些什么。
这样煎熬了几日后他打定主意亲自去长谷津抓人,便搭上了前往长谷津的列车,挨着窗户看景色从钢筋水泥的城市逐渐变为此起彼伏的山峦。

要是勇利看到他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吧。
维克多想象着自己忽然出现在对方面前,对方可能表现出的惊慌失措,抿起一抹笑意。
终于要见到活生生的勇利了,既不是镜子里也不是相片里,而是近在咫尺的眼前的勇利。
他在心头又浇上了一层期待,一想起这件事就像被蓬松的棉花包裹着,轻松又愉悦。维克多指尖点了点桌子,开始翻手机的备忘录。
嗯,第一句话要说些什么好呢。

维克多长途奔波、风尘仆仆地来到了长谷津,时值正午烈日当头,他满头大汗却无心休息,凭借记忆找到了勇利家的温泉旅馆。
温泉旅馆还好好地矗立在那里,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维克多猜想着里面招待客人的勇利见到他会是怎样的表情,伸手拂开了门帘。
一个棕色头发的女孩子迎过来:“欢迎光临,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不是勇利啊……
维克多有些说不上来的失望,但他本来就是来找人的,直截了当地问就是了。
“我找人,请问胜生勇利在吗?”
女孩子惊讶地扫了他一眼。
“胜生家的人?他们三年前就把这里卖出去了,现在都在山上的神社里住。”

“好的,谢谢你。”维克多回给女生一个笑容,转身走向门外,身后传来的一句低语却让他一下子僵在原地,如堕冰窖。

“胜生勇利……是不是三年前跌下山摔死的那个啊。”

他猛然回头,按上与女生窃窃私语的男招待的肩膀,神色里混着寒意和焦躁:“你刚才说胜生勇利怎么了?!”
男招待被他眼中的冷意震慑,结结巴巴地重复:“他、他在三年前就死了……正因为他死了……所、所以胜生家伤心不已,才会卖了这个旅馆啊。”

**************
太阳开始西沉,维克多坐在神社前的椅子上,人生中第一次产生名为迷茫的情绪。
他千里迢迢地赶过来,对这初见与重逢满怀期待,现实却冰冷而残酷地告诉他:你所要寻找的人早就已经死了,就在那天流星雨来临之时死于一场事故,死在你们真正相遇之前。
怪不得三年后的胜生勇利从没来找过他。
这未来于勇利而言是多么无望而残忍啊。
他到墓地亲眼确认了属于对方的坟墓,阳光刺眼得让他不知不觉流下泪来。
他对胜生勇利的感情称不上刻骨铭心,只是在一段不短的时间里习惯了另一个灵魂的陪伴,隔着时光的交谈像呼吸一样舒服自然。
可是太过突然了,前日他还在镜子里望见对方熟悉的面孔,蓦然间却被告知对方早就不在人世,而看着对方的墓碑,自己也有一部份很重要的东西跟着死去,那感觉空洞而微妙,让他一时难以分辨究竟为何而悲痛。

他恍惚感觉自己如同做了一场大梦,怀疑所经历的一切都不过自己的臆想,而他从未认识过一位名为胜生勇利的可爱黑发青年。他脑中闪现老者的那句话:“勇利,你现在,是在梦中吗”,那不但是在说勇利,也是同样述说自己吧。
“NONONO,怎么会是梦呢。这不是还有他留下的日记吗。”维克多摇头又否定了自己方才荒谬的念头,打开手机想确认发生的一切不是自己的幻梦。可他刚翻开备忘录,手机里的文字就像被看不见的东西抓住一口口吃掉,那些胜生勇利写下的话语一点点变成乱码,飞速地消失不见。
“Wait!等等——”
维克多愕然,表情变得惊慌,他摁遍了手机上的每一个键,都不能阻止文字被抹去。
那象征着胜生勇利与他之间联系的日记,最终如水蒸发在空气里一样,消失得毫无痕迹,无处可寻。
就像是梦要醒了,无论梦中的人如何挽留也无济于事。

他捂着额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记忆也逐渐模糊,褪去颜色,一点一滴被不知名的东西所蚕食,直到他将不再记得胜生勇利,只当两人从未遇见过。
“等等,我还没有……”
他从这夜间潮水般冰冷的无尽心慌与恐惧中领悟了什么,捂住心口,胸闷得就要窒息,越是想抓住那些回忆,那些东西却像沙子一样攥得越紧漏的越快,最终指缝里空无一物。
“勇利,我……”维克多挣扎着,嘴唇抖动着无声念出几个字,气流消散在空气里,失去了形迹。

TBC

题外话:真的我觉得人多的场所超级危险,尤其是这样公共场合打闹的,不知道就会殃及哪个无辜的路人……大家在危险的地方还是要小心点qwq

评论(25)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