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君の名は 04 (HE)

哈哈哈哈哈哈终于写完啦!绝对是he啊我w
@沈家十三 亲爱的么么哒w
不知道会不会有番外www心心和评论加起来超一百就写番外w超过一百写一篇,超过两百写2篇,封顶5篇:)(你不会有封顶机会的别做梦)

【维勇】君の名は 04

维克多垂着头坐着长椅上,徒劳地回想着青年的音容相貌,他攥着拳头,手上的筋都绷起来。他的肩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维克多抬起头来,眼前出现了一根绳子,上面吊着一枚红色的御守。
这个御守存在于他还没来得及消褪的记忆里。
他往上看,眼里映出一位老者的脸,是胜生勇利的爷爷。
“是你对吧。”拿着绳子的老者没头没尾地说,“那就送给你了。”

维克多脑海中忽然浮现那日老者的话:
“木掌握着时间的轮回,春而生芽,夏而茂叶,秋而凋零,冬则修生养息。落叶归根又生成新的枝叶。正如事物随时间流淌发展,时而又反复,时而又轮回……它会保佑你的。”

如果、如果这样的话……可能……
他心头一跳,一个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念头涌上来长驱直入占据了他的脑海。他直起身捞起御守拔腿就跑,心里忽然涌上一股强烈的念头,并且这念头愈来愈烈,促使他向胜生勇利跌落的那个山顶奔去。

胜生勇利是在黄昏时分摔下去的,现在还不到黄昏,还来得及。
如果神木真的掌握着某种神秘的力量的话。
如果那不到万分之一的奇迹真的存在的话。
神啊,求你救救他。

维克多拿出随身携带的地图,开始辨别方向和路线,为了减轻负重他把背包甩在路上,迎着逐渐下沉的太阳全力奔跑,肺里的空气被挤压,呼吸不通畅,鼻间的空气不知何时变的冷而尖锐,像生了刺一样刺激着鼻腔。躯壳渐渐沉重起来,如背着硕大的海绵、时间如水般挤进去,逐渐增加身上的重量。

他跑到山脚下扶着膝盖喘气,山路已经荒芜了。
因为三年前有人死在了这里,这座山也成为了周围居民避讳忌惮的地方,终于成为人迹罕至的荒山。
曾经的山路上长满了杂草,若是平时维克多可能会涌起探险的激情,然而现在这些茂密的草丛却成了阻碍,每一枚草叶都像是在阻拦他前进的步伐。

“还有一点……哈……还有一点了。”维克多跨过台阶,脚下一滑差点跌在地上,他用手一撑再度站起来,顾不上手心火辣辣的痛感,又向着山顶冲去。
他上气不接下气、大汗淋漓,外套松松垮垮地挂在他身上,又被他随意抛在身后,手里只紧紧攥着那张地图,偶尔看一眼确定方向。他的身体已经快要接近极限,其他东西都被他抛到脑后,只有再快一点的念头越发清晰。

在他大脑缺氧一片空白的时候,维克多终于站在了山顶,下方是层层云海和橙红的夕阳,流星还没开始,还来得及。他喘了几口气神志回笼,想起自己千辛万苦是为了什么,便扶在旁边一棵树上大声喊到:“勇利!勇利你听得到吗!”

此时三年前的勇利终于挤到了前面,等着观赏流星,他若有所觉地回头,以为有人在叫他,却没有发现任何熟悉的人的影子。胜生勇利问一旁兴奋不已的美奈子:“刚刚是不是有人在叫我?”
美奈子摇头:“你是不是幻听了啊?”
“呃是吗?”刚才的声音有点耳熟啊。胜生勇利目光又转回逐渐暗沉的天幕。

夕阳缓缓下沉即将潜入地平线以下,最后的光辉还残留在地面上,将山川湖海镀上一篇暖红,金红的光染上层层云海,堆叠而起犹如浩大的浪潮般波澜壮阔。
此时正是逢魔时刻。
第一道流星划过天际。
山岚穿越森林跳过林梢,将声音传到胜生勇利耳畔,他惊讶地回头看,正巧被女生撞得向后一退,脚下传来踏空的感觉,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
下一秒手腕却被人紧紧地抓住了。
他迷蒙地抬头望过去,对上了他无比熟悉又陌生的湖水般浅蓝色的眼,他张了张口,对方的名字滑到唇边:“维克多……?这怎么可能……”
对方额角滴下一滴汗来,对他说:“快把另一只手给我,勇利。”
胜生勇利把另一只手递上去,握住了对方冰凉的手。
手心明明都是汗,怎么会这么冰啊。
胜生勇利在维克多的帮助下双脚再次踏上了坚实的土地,才后怕地看了一眼方才站立的地方,心里涌上劫后余生的狂喜,他一下支撑不住瘫坐在地面上喘气:“我还以为要死了呢,谢谢你,维克多。”
此时山顶恍若变成一个奇异的空间,而这里只有他与维克多两个人,他用手支着地面向维克多露出个庆幸与感激的笑容,再次道谢到:“真的谢——”他话没说完,银发的男子就扑过来抱住了他的脖子,“太好了,你还活着。”那个人声线抖着,这样轻声说道。
胜生勇利垂下眼帘回抱,感到对方胸膛随急促的呼吸起起伏伏,心脏咚咚地跳着。他心绪一时复杂难平,像是雨中的湖,雨从天空降落,湖面涟漪此起彼伏。
“嗯,真是太好了呢。”他勾起唇角,听见自己的声音温柔地响起来,“终于见到你了,维克多。我一直很想见你啊。”

对方似是被他神来一笔逗乐了,喉咙里发出闷闷的笑声,银发的青年松开他,蓝色的眼眸里浸染了夕阳的余辉,前所未有的温暖起来。
“我也是哦,勇利。”

双方都冥冥之中意识到这神迹一般到时间不会持续多久,要说的话太多反而不知道该说哪句好,只是贪婪地望着对方要把对方的样子铭记在心底,祈祷时间流逝得再慢一点。维克多望着即将被地平线完全吞没的夕阳,心神一动说道:“以防忘记彼此,我们把名字写在对方的手心吧。”说着他从兜里抽出一只马克笔,拉过胜生勇利的手。

太阳的最后一抹光辉终于也消失不见。胜生勇利还维持着伸出手的姿势,眼前却刹那间失去了对方的踪影。
如梦如雾又如幻,到了时间就消散得一干二净,不会有半分停留。
他呆愣了一阵,摊开手心,上面维克多只来得及写下一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的怅惘袭上心头,泪水不受他控制地涌出来模糊了视线。
“我绝对不会忘记你的,维克多。”

他被某种冲动驱使着,拨开人群向山下奔去,脑海里的回忆像被按了格式化,一丝一丝被无情地删除,他搜索了脑海里每个角落,连个回收的地方都找不到。那些重要的、最珍贵的宝物,一点点变成碎屑、化成粉末,连存在过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他开始念维克多的名字,好像这样就可以忘得慢一点,尽可能地保留对维克多的最后一丝念想:“维克多,维克多,维克多、维克多维克多维克多维克多……”
跑着跑着他倏然停下来,表情是全然的懵懂:“诶?我刚刚在干什么来着?为什么会在这里?好像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怎么办我想不起来啊,明明是很重要的、最重要的、一定不可以忘记的东西啊。”

******

他一直在寻找一个人,从这茫茫人海里。
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他所记得的内容只有这些而已。

那个人是什么样子呢,是什么性格呢,喜欢什么呢,讨厌什么呢,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吗,为什么会觉得对方特别重要无可替代呢,既然如此重要又为何记忆里没有半分踪影呢。
他对这些问题一概不知。
但是没有关系,这些问题并不能够让他动摇。
哪怕对方的所有化为乌有,他也会从零到一开始寻找,直到故事结末与对方相遇。

*******
胜生勇利怅然地切换电视台,今天也依旧被某种强烈到无法忽视的念想困扰着。
到底怎么样才能……

电视切换到了新闻频道,女主持人拿着讲稿对着镜头说:“那么维克多先生——”
胜生勇利一怔,停在了新闻台。
这个名字——

女主持人接着道:“据我所知您虽然是一个摄影家但本人很少出现在镜头面前,为什么最近改变了这种想法呢?”
镜头切换到嘉宾身上,那是个英俊帅气的银发男人,一双眼睛呈浅蓝色,如春天的湖泊。身材很好,一看就是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衣服都衬的他无比好看。
诶?以前好像也有一个人,是个衣架子……
胜生勇利如遭雷击,脑海中奔过一串轰鸣,无法抑制想要流泪的冲动。透明的泪水从脸颊滑过落在地面,在榻榻米上洇了一点深色。
电视上的男人从容地接下问题,微笑着看镜头,语调舒缓又柔和:“因为我在找一个人,对我很重要的人。我知道他也在找我,可是世界太大了我怕我们都绕了弯路,所以我只好站得高点、变得更加耀眼点,让他看见我了。”他顿了一下,提高了声音:“如果你看到了的话,请一定来下周的展览会,我会一直等着你的!”

******

展览会当日的天气很好,天空澈蓝如洗,维克多站在楼上拿着望远镜向门口方向眺望,旁边尤里不耐烦嘲笑他:“你还是认真的啊,不会真是在山里呆久了变得神智不清了吧。居然要找一个你根本不认得的人。连对方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就算人家出现在你面前你也认不出吧。”
维克多置若罔闻,挑起眉头向尤里摆手:“小孩子不会懂的,你还是去玩吧。”
“什——那你自己疯去吧!”尤里气冲冲地摔门而去。
房间安静下来,维克多顿一会儿才略带苦笑喃喃自语道:“的确是连样子都不记得了呢。”
他已经这么出名了,也不知道对方看不看得到。
就算看到了,维克多也没有把握对方一定会来。
可他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好孤注一掷地赌一把了。

如果今天那个人来了的话——

维克多忽然停住了,视线焦点定格在一个身着蓝色休闲服的黑发青年身上,怎么也移不开目光。

如果今天那个人来了的话,一定可以认出来的。

即使对那个人毫无印象、全然不知也没有关系,此刻脑海中疯狂的呐喊和胸中喷涌的莫名冲动就足以说明这一切。

“喂——!!!”维克多扔下望远镜趴在窗边大喊:“你在那里不要动,等着我过去!”

胜生勇利鼓起一生的勇气来到展览会门前,还没进去就被天外来音一震,仰起头对上男人的视线,顿时被钉在原地,一步也无法迈出去。他耳畔回荡着男人那熟稔于心的声音,思念忽然成灾,冲击得他暂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怔忡间点了点头,也不明白对方到底能不能看得见。
随后对方就风一样消失在窗边。

胜生勇利看向门口,一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从他视野尽头向他飞奔而来,在他面前站定。
深入骨髓触及灵魂的熟悉感漫上来,把他包裹在一片温暖的海洋里。
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着说就是这个人。
“请问,我在哪里见过你吗?”他在太过汹涌的情感下不知所措,鼓起全部的勇气只能勉强吐出这样一句话,说完之后又有些莫名懊恼。

对方微微一怔而后笑起来:“好巧,我也在想同样的问题。”

两人对视了半晌,似是忽然找到了某种无法形容的默契,同时开口,声音在空气里交织,重合为一。

“君の名は?”

END

码最后的时候全程听着《前前前世》写的,真的是很好听的一首歌www安利给大家。
至于有没有以后生活的番外……那大概要看心心和评论了w(被打)

前前前世(歌词)

やっと眼を覚ましたかい
yatto me o samashi takai
总算睡醒了吗?

それなのになぜ眼も合わせやしないんだい?
sorenanoni naze me mo awaseyashinai n dai
可你为什么不肯对上我的视线呢?

「遅いよ」と怒る君
「osoi yo」 to okoru kimi
你生气地责怪我怎么那么晚到

これでもやれるだけ 飞ばしてきたんだよ
kore demo yareru dake tobashite kita nda yo
可即便如此我也已经尽我所能 以最快的速度飞奔到你的身边

心が身体を追い越してきたんだよ
kokoro ga karada o oikoshite kita nda yo
心脏甚至比身体先一步抵达了这里

君の髪や瞳だけで胸が痛いよ
kimi no kami ya hitomi dake de munegaitai yo
只是望着你的发丝和你的眼眸就让我痛彻心扉

同じ时を吸いこんで 离したくないよ
onaji toki o suikonde hanashitakunai yo
想和你呼吸在当下 再也不想和你分开

遥か昔から知るその声に
haruka mukashikara shiru sono-goe ni
很久很久以前就熟稔于心的声音

生まれてはじめて 何を言えばいい?
umarete hajimete nani o ieba i
有生以来第一次烦恼着 该如何回应?

君の前前前世から仆は
kimi no zen zen zense kara boku wa
从你的前前前世开始

君を探しはじめたよ
kimi o sagashi hajimeta yo
我就一直在寻找你的踪迹

そのぶきっちょな 笑い方をめがけてやってきたんだよ
sono bukitchona warai-kata o megakete yatte kita nda yo
循着你那笨拙的笑容 总算找到了这个地方

君が全然全部なくなって
kimi ga zenzen zenbu nakunatte
就算你的一切化为乌有

チリヂリになったって
chiridjiri ni nattatte
支离破碎散落世界各处

もう迷わない また1から探しはじめるさ
mo mayowanai mata ichi kara sagashi hajimeru-sa
我也不会再迷茫 我会从头开始再一次寻找

むしろ0から また宇宙をはじめてみようか
mushiro zero kara mata uchu o hajimete miyou ka
不如说就这样从零开始 再创造一个全新的宇宙

どっから话すかな
dokkara hanasu ka na
该从哪儿说起呢

君が眠っていた间のストーリー
kimi ga nemutte ita aida no sutori
在你沉睡这段期间的故事

何亿 何光年分の物语を 语りにきたんだよ
nan oku nan-konen-bun no monogatari o katari ni kita nda yo
历经上亿光年所编织的故事 我就是为了将其述说而来到这里的

けどいざその姿この眼に映すと
kedo iza sono sugata kono me ni utsusu to
但是当你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

君も知らぬ君とジャレて戯れたいよ
kimi mo shiranu kimi to jarete tawamuretai yo
我却想和你也不曾知晓的自己说笑玩闹

君の消えぬ痛みまで 爱してみたいよ
kimi no kienu itami made aishite mitai yo
包括长久纠缠你的苦痛 我也想一并地爱惜包容

银河何个分かの果てに出逢えた その手を壊さずに
ginga nankobun ka no hate ni deaeta
数不清是第几次穿越银河 才终于在尽头和你邂逅

どう握ったならいい?
sono-te o kowasazu ni do nigittanara i
我该如何小心翼翼紧握住你的手才好?

君の前前前世から仆は
kimi no zen zen zense kara boku wa
从你的前前前世开始

君を探しはじめたよ
kimi o sagashi hajimeta yo
我就一直在寻找你的踪迹

その騒がしい声と涙をめがけ やってきたんだよ
sono sawagashi koe to namida o megake yatte kita nda yo
循着那喧嚣的噪音和你的眼泪 总算找到了这个地方

そんな革命前夜の仆らを
son'na kakumei zen'ya no bokura o
处于革命前夜的我们

谁が止めるというんだろう
dare ga tomeru to iu ndarou
你说还有谁能阻止呢

もう迷わない君のハートに旗を立てるよ
mo mayowanai kimi no haato ni hatawotateru yo
我已经不会再迷茫 在你的心中竖起属于我的旗帜

君は仆から谛め方を夺い取ったの
kimi wa boku kara akirame-kata o ubaitotta no
我放弃的念头早就被你夺走了

前前前世から仆は
zen zen zense kara boku wa
从你的前前前世开始

君を探しはじめたよ
kimi o sagashi hajimeta yo
我就一直在寻找你的踪迹

そのぶきっちょな 笑い方をめがけて やってきたんだよ
sono bukitchona warai-kata o megakete yatte kita nda yo
循着你那笨拙的笑容 总算找到了这个地方

君が全然全部なくなって
kimi ga zenzen zenbu nakunatte
就算你的一切化为乌有

チリヂリになったって
chiridjiri ni nattatte
支离破碎散落世界各处

もう迷わない また1から探しはじめるさ
mo mayowanai mata ichi kara sagashi hajimeru-sa
我也不会再迷茫 我会从头开始再一次寻找

何光年でも この歌を口ずさみながら
nan-konen demo konoutawo kuchizusaminagara
不管相隔多少个光年 我都会继续哼唱起这首歌

评论(69)
热度(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