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攻略之神和他的男人 15


此生无悔入维勇,来世愿为冰上霜qwq

第七话简直爆炸,官方爸爸有你的。非常好棒极了再也没有我。
@沈家十三 亲爱的我已经不会写糖了,感觉写出来简直索然无味,给官方跪下,向官方势力低头orz

【维勇】攻略之神和他的男人 15
迷弟和男神的日常(四)
那些我尚未参与的时光
 
……结果还是答应了。
胜生勇利心情复杂地看着跪在布团上,眉飞色舞比手画脚要给他讲故事构思的维克多,默默抹了把脸,他认真地神游了半天,思考以他为原型的主角所编织的故事是怎样的,然而没有结果。等他神游天外回来的时候,眼前正是维克多近在咫尺的脸,勇利微微一惊,想说你这也太近了。对方却先他一步开了口:“好不好,勇利?”
 
欸,什么。
灵魂出窍刚刚回笼的胜生勇利在对方pikapika的期待目光下,不明所以但本能地点了点头。
“WOW! GREAT!那我们现在——啊不,现在应该是早饭时间了。一会儿我们再聊,勇利你要把从小到大的事情,事无巨细全都告诉我哟!我想知道更多的关于勇利的事情呢!”说着维克多就一阵风似的跑走了,徒留意识到自己答应了什么大惊失色、伸出手却连维克多衣角都没捞到的胜生勇利。
好像应承了什么相当糟糕的请求。
胜生勇利后知后觉大事不妙。
 
但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并且这水已经洒了一地,想变个盆把水接回去都不可能。
 
 
……于是就变成了这样。
胜生勇利在心底叹气想,这人是不是有毒。自从认识维克多之后,每天都面临着羞耻play的煎熬。这实在是锻炼心脏的好方法,他觉得过段时间他的心脏就百毒不侵无所畏惧了,真是可喜可贺。
 
目前,他正带着维克多,在他那个放着一书柜维克多作品集的房间里,翻看自己的照片。
他不是喜欢照相的人,也就是在重要的时刻和旅游中才会照上那么几张,还有一半以上是和别人的合影。相册也基本是由宽子整理的,他仅仅偶尔想起时才会翻上那么一会儿,缅怀那些逝去的时光和年少的自己。
这样和别人一起看还是第一回。
明明没有什么羞于见人的内容,可他还是有种被人知晓自己的隐秘而产生的羞耻忐忑。
他把这感情的涌现归咎于这个“别人”的特殊性。
 
他这一口气还没叹完,那边维克多指着相册里一张照片就问:
“这个是BABY勇利吗?”
胜生勇利没叹完的那口气生生又给呛了回去,他定睛一看,果然是婴儿时期的黑历史。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我的相册里还有这种东西——
他劈手要合上相册,维克多却比他更快,身手矫健地把相册从他手里救过来,嘴张成一个爱心:“为什么要藏起来?BABY时期的勇利很可爱啊。”维克多仔细地又端详了一阵相片,像是为了证明自己话中的说服力般连连点头,末了又补充一句:“当然了勇利现在也很可爱。”
胜生勇利被对方诡异的脑回路打败了,他从“一般人都不会想别人看到自己婴儿时期穿着尿不湿叼着奶嘴的照片吧”和“用可爱形容一个成年男人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之间犹豫不决,最后开辟了第三条道路:“维克多你婴儿时期的照片难道会拿出来给人看吗?”
“为什么不?勇利要看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看啊,喏。”对方毫不迟疑地把手机掏了出来,贴心地给他翻到了某张照片上。
正是维克多婴儿时期的相片。
わあーーかわいい~(哇啊,真可爱。)
胜生勇利真心实意的被射中了心脏。
小时候的维克多看起来软软的,浅色的蓝眼睛如纯净的蓝色水晶,透着光一样明亮而清澈。
完完全全是个小天使。

 
等等,不对。
胜生勇利从天使般纯真又无辜的笑容里回过神来。
为什么你会在手机里存自己婴儿时期的照片啊,维克多。
这真是个有点微妙的槽点。
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但仔细一想又没什么不对……不,果然还是不对。
但是算了,维克多自恋也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
 
被维克多一打岔完全忘记要夺过相册的胜生勇利把手机递回去,对方正埋头看他小学时候穿着和服、同小优他们在祭典闹成一团的那张照片,相片上他们一人拿着一个巧克力香蕉,拈着纸条往对方脑门上贴。
“祭典?”维克多问。
“嗯,那时候刚好是小学五年级,文学社当时出的社刊得了奖。恰好赶上祭典,所以大家就一起去庆祝,玩得可疯了……すごく楽しかった。(真的,非常的开心啊。)就像照片里这样玩猜拳,输的人就要被赢的人贴纸条……真是怀念啊。”胜生勇利微微仰头,视线对上天花板,眼神流露出少许留恋。那是个很琐碎的回忆,但他竟然还能清晰想起那时嘴里充盈的巧克力的味道与小孩子清脆的笑声。
仿佛是触动了他心底某个柔软的角落,那些记忆里的场景柔和又温暖,把他拉向思绪里一个迷离朦胧的空间,空间里满是轻柔的风和浮游的花瓣。他垂下眼帘,十指交叉垫着下巴,盯着那种照片认真得似是在数照片上的人有几根头发。

维克多难得地没有说话,只安静地凝视他,眸中的蓝色温和而深邃,如同安宁的海洋。

胜生勇利没有抬头自然也看不到对方的眼神,但他感到了对方无声的注视与等待,其中隐含着无论他说什么对方都会倾听的讯息。
心情蓦然放松起来,他的目光滑到下一张照片上,自然而然地话说出了口:“那个是我们中学的课外活动,要去野外捉昆虫……我当时用网子捉到了一只螳螂,结果被咬了一口。”他皱着眉还能回想起当时的痛感,微微动了动手指,随后又松开眉头笑得有点无奈,“我当时还小,'哇'的一声就哭了,螳螂趁机也就跑了……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很害怕昆虫,恨不得绕道走。现在想想那时候有点逊也说不定呢。”

胜生勇利一张张照片看过去,有的他完全没印象,有的在回忆里只占了小小一角,搜遍脑海也只能寻找到只言片语。而有的则烙印在记忆深处,岁月流逝也不曾半分褪色,他一见到那些照片就像被打开了什么开关,脑子里掌控记忆的阀门转开,任凭那些回忆喷涌翻腾。

一开始还是他说着维克多听。
到后来变成两个人头靠头肩并肩坐着翻相册,勇利说完维克多接着说,俩人聊着自己以前的一些趣事和旅游的见闻,也是谈得快活。
从跌跌撞撞的孩童时期开始,经过意气风发的少年时期,到达忙忙碌碌的青年时期。他们聊街角最好吃的小吃店、春天里最先开放的花朵、海中的日出、山间的落日、玩躲避球的技巧、这小镇的空气、俄罗斯高耸的烟囱与夏季漫长的白昼。
他们将这些细小而美好的事情从记忆里捡起来分享,像交换了彼此心间精心呵护的秘密,从对方言语中透露的一鳞半爪去想象与猜测还未相遇时彼此的模样,竟也乐此不疲毫不枯燥。

本以为会莫名尴尬,不知道有何可说,但原来有这么多东西充盈在心间可和人分享,与人分说。那些他以为已经被时间所遗忘的珍惜之物,又重新被人捡起细心地收藏起来,提醒他:别忘了,这是你的宝物呀。

“能和维克多相遇真是太好了。”胜生勇利看着照片心有所感,情不自禁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银发男人愣了愣,掩着嘴咳了一声才道:“好巧,我也这么觉得。”
被人突然来这么一下,就算是他也有点招架不了。

TBC


评论(25)
热度(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