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君の名は 番外 02 この世界に君がいるだけで

你的名字paro番外系列最后一弹!说好的环游世界(没有说好)@沈家十三 我完结啦!!!


【维勇】君の名は 番外 02

この世界に君がいるだけで

那是是被世人传唱过千万遍的风景,出现在无数的博客与旅游杂志里。
威尼斯的水城轻舟,富士山的春樱白雪,罗马的喷泉雕塑,亚马逊的波涛汹涌,西伯利亚的荒原雪岭。
不过这些瑰丽的景色,只有维克多一人观赏,再将它们封存在镜头里,把短短的一瞬从时间的手里抢出来印在小小的胶片上。
但是现在他不再是一个人看风景了。
因为他脱单啦!
维克多得意洋洋地向尤里炫耀的时候,刚说完这句话尤里就抑制不住自己手里的洪荒之力,啪的一下挂了电话,踹翻了身前无辜的小板凳。
维克多这个得天独厚的混蛋!不秀恩爱会死吗!
尤里真的很想这么向维克多咆哮,但如果他真的这么问了,尤里确信对方百分之百地会一本正经回答:“对呀~”
这么一想顿时更气了。
尤里奥经过深思熟虑,拿出手机,毫不犹豫地拉黑了维克多。

浑然不知自己被表弟拉黑了的维克多目前正和胜生勇利站在俄罗斯的街道上,仰望半空中五光十色的光柱。地面灯火辉煌,各色光芒交汇此起彼伏。空中悬浮的细小的冰晶将地面的光接到天空,反射出道道光柱。光与光连成一片,似是从地面升起魔法光幕将喧闹的街道和宁静的天空一并包裹,拖入到光怪陆离的异世界,为夜空下的城市增添了几分迷离与梦幻的色彩。
维克多举着相机,珍藏起恋人灯火辉映下好看的侧脸。
被闪光灯惊到的胜生勇利扭头见是维克多,松开刚刚皱起的眉头,走到男人边上:“维克多也照一张吗,我来给你照——如果我的摄影水平还能入大摄影家眼的话。”维克多听出勇利语尾的调侃,有些坏心地回答:“嗯——虽然很诱人,但是不行。”
“嗯?”胜生勇利心想莫非真的是嫌弃我的照相技术,不自觉地拧了下眉,眉心却忽然被人点住又抚开,对方回视他:“要是照相的话,我想和勇利同框呢,你跑去做摄影师可怎么行,我该搂着谁照啊?”
“你、”胜生勇利霎时语塞,对上对方状似无辜的目光,旋即失笑,“好啊,我也想和维克多一起来着——但只有维克多一直在拍我的单人照,不是很狡猾吗?”
“Well,我一直都是这样狡猾的男人哟,我想你早已经知道了?”维克多眨眨眼,声音舒缓又轻柔,“没办法,我的镜头等同我眼中所看到的世界——而现在我只注视着你,不拍你那我拍谁去?”
“……那你就一直只注视着我吧,永远不要离开你的目光哦。”与维克多进行了长期斗争,在撩与反撩战斗中进步神速的胜生勇利轻车熟路地揪着对方的衣领,在耳边低声呢喃道。
维克多也是没脾气,这种撩和反撩的攻防已经成了二人之间一种心照不宣的情趣与默契,他顺势在对方脸颊亲了一口,随后请路人帮二人合影留念。
是肩挨肩,维克多搂着勇利腰的姿势。两人并肩而立气场合一,任谁都可以看出其中不同寻常的亲密与暧昧。

女性路人脸红心跳地吭哧吭哧半天,拍了好几张,才带着梦幻般的表情轻飘飘地重新踏上了路途。

*

他们又去了很多地方。
美国西部的大峡谷里回荡过两人纵情的呐喊。雄鹰从天空掠过,乘着风飞越重重岩壁,胜生勇利拍着维克多的肩膀伸手指向天空,维克多眼疾手快地纪录鹰展开翅膀的一瞬。

维多利亚港的水光中倒映过二人相伴的身影。维克多扒着渡轮的栏杆望远方海面映照的一片灯火海,海风吹过扬起发丝,空气里弥漫着咸湿海洋的气息,浸着夜色稍显冰凉。胜生勇利被男人灯光下发丝的绮丽色泽吸引,手痒地摸上了对方的发旋,抚摸对方光滑柔软的头发。维克多顿了一下,随即特别可爱特别配合地蹭了他手掌两下,胜生勇利顿时心都要化了。
啧,明明老大不小一把年纪了还卖萌,而且还卖得如此自然毫不做作,也是没有谁了。

巴黎铁塔前零食车小贩曾见过二人并肩而行的背影。维克多牵着勇利的手十指相扣,两人的影子在四周的灯光里重叠在一起,亲密得无法分离。他们去看了一场电影,在电影院最后一排吃着同一包爆米花,在电影高潮时和其他任何情侣一样旁若无人地亲吻。

伦敦大本钟下,迷蒙的雾气像无边的轻纱笼罩着两人,把一切都变得朦胧。他们穿行在雾气所制造的迷宫里,将远方深色的高高的建筑物影子作为道标,把曲折的街道与来往的行人当作迷宫的岔口与障碍,噙着笑容并肩而行,享受唯有两人的旅途,自得其乐。

他们在埃及的烈日下伫立仰望金字塔的顶端,在尼罗河落日的余晖中拥抱,夜晚如沙漠中的旅人渴求清泉一样渴求对方,呼吸纠缠。
他们在冰岛的第一缕晨光中醒来互道早安,留恋着对方肌肤的温度久久不愿离开,勇利支起半个身子又被压回了柔软的被褥里。“不吃早饭了?”“比起早饭我更需要你。”“大清早说什么深夜档才有的台词呢你,快清醒清醒。”
他们在长谷津的温泉旅馆里共享早餐,勇利叼着面包,维克多从他嘴里抢了另一半,舔舔唇边的奶油道了声好甜。神社的大门开着,笔直的神木在微风下摇摆树叶,发出树叶摩挲特有的沙沙响声,如同一种催促与召唤。维克多说这树他看着眼熟。勇利说你看旅馆时也这么说的。维克多微笑回应勇利你的一切我都感到熟悉。勇利品味了这话半晌,不甘示弱地说彼此彼此,随后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头对维克多说我有一个地方想去。
维克多浅浅“嗯”了一声,忽然道:“你知道吗勇利,以前我也来过一次长谷津,可我不记得为什么要来,现在想来大概是因为你。”所以才会对这里有种难以言喻的熟稔感。
胜生勇利愣了愣,他笑了,他说他也有次原因不明地冲下山去,忘了自己之前在干什么,那大约是因为维克多吧。

胜生勇利带着维克多去了当年观星的那座山上,台阶很干净,落叶都没几片,看得出经常有人清扫。山间鸟鸣不绝于耳,清脆动听。胜生勇利到了山顶走到栏杆前,还没走到边上,维克多忽然一把抓住了他往后拉。胜生勇利诧异地回头,对方也是不明所以的困惑脸,但还是坚定地把勇利往后拉了少许,不让他站在边上。小小插曲后二人将这抛之脑后,俯瞰下方渺小的建筑物与视野尽头的绵延山峰。不知多久,太阳开始西沉,暖红的霞光洒遍山川原野,灼烧着空中堆叠的云城,壮丽灿烂。
瑰丽得如同奇幻场景。
这也被称作逢魔时刻。
“綺麗だね。”(真漂亮呢。)
胜生勇利不知何故忽生感慨,一种浓厚而温暖的情绪从心底某个角落里钻出来,缓缓流淌。
“嗯,是呢。”维克多似是深有同感,他看着勇利又补充道:“之前那些风景也很棒啊,回来洗出照片收藏吧。”
勇利浅笑颔首,眼底映上维克多的笑眼。
那确是很美。
两人默契地没有说出下面的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この世界に君がいるだけで、何もかも美しい。
只要有你所在,这个世界无处不是至美风景。

END
ps:上面那个女路人就是我:)没错,是我!!(你谁

评论(17)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