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光年

和阿蒙太太分析后产生的脑洞xd!@糖莲子 at阿蒙xd
嘿嘿嘿(你走开)
然后at亲爱的 @沈家十三 

【维勇】光年

维克多是个天之骄子,世人皆知,无人不赞,连他自己也毫不谦虚地这么认为。
当他立在冰场上,刀刃在冰面划出星辰般交错的轨迹,勾手起跳旋身,世界都为他折服,献上无数的鲜花与掌声。
是的,他惊艳并征服了每一位观众,备受宠爱。
曾经。
也许不应该称之为曾经,毕竟他仍然受到世人瞩目,是观众心目中的宠儿。
只是不论他怎么费尽心思,观众都不会再感到惊喜了。那些掌声依旧热烈,欢呼依旧高亢,鲜花的数目只增不减,然而维克多仍旧敏锐地察觉到了其中的变化。
他们声音中不再含有惊讶,他们的神色里缺少了意外所带来的满足,他们将维克多所有的精彩瞬间视为必然,认为理所应当,仿佛他生来就该如此一样。
换而言之,他的任何高难度跳跃与出色的表演不过平常,都逃不过预料之中。
而这正是维克多所不愿看到的。
这预示着,观众不再被他所打动了。他们的情绪不再随着他的一举一动而起起伏伏,为每一个惊险刺激的旋转跳跃凝神屏息。
当一件事情被认为像是吃饭睡觉一样那么普通简单的时候,就很少有人会为了它牵动心绪了。
维克多的花样滑冰大抵正是如此。
维克多时常想,花样滑冰运动员的职业生涯实在太短暂了,在人的一生里大概也就是春樱从枝头开放再零落成泥那么短促匆忙的一段时光。
而体育观众又是再薄情不过的生物,他们本能地追逐着每一个崭新的、年轻而富有活力的面孔。可那些老去的叶呢,很少会在意。
他们的喝彩、掌声、视线与爱属于曾经的你,却不会永远属于你。
维克多在冰场上听过一首歌,是某个即将退役的老将的FP伴奏,内容与旋律他都忘得一干二净,却记住了其中两句歌词: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当我青春不再,容颜已老,你是否还会爱我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当我一无所有,只留悲伤,你是否还会爱我

维克多当时微笑着,在心底斩钉截铁地回答了个NO。

当我不再能让你们惊喜了,你们还会像现在一样带着热切的眼神注视我么。如果我老了退役了,多年之后在街头巷尾擦肩而过,还会有人认出我么。如果那时我老得再也不能站在冰场上了,还会有人伴我左右么。
维克多认识不少退役的运动员,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

那个马上要退役的运动员也曾经是世界冠军,拥有辉煌的职业生涯与一柜子的荣耀,然而他得到的欢呼比下一个出场的维克多少那么多。

那天的冰场空调温度有点低,他的手都冷了。空气里有种微小到几乎不能察觉的、涩涩的味道。并不浓烈,却将他可以呼吸的每个地方都堵塞包围了。

你瞧,无论你做得多么出色,你永远不会是唯一的、无可替代的那个。

维克多是花样滑冰界的帝王,然而也只是花样滑冰的王者,他把一生的心血与精力都投入到这有限的冰场,用冰刃写下经年的传说与不败的神话。他生命中维系得最为紧密的就是这一方冰面,他所拥有的几乎一切都与之息息相关。
这意味着,当他有一天真正地离开了这个冰上的世界,那么就如同连着骨头抽了筋,把铸就他的血肉一寸寸剥离下来。
他将一无所有。

直到后来他遇见了胜生勇利。
那是个非常有趣的人。维克多从初遇的时候就在对方清澈的眼瞳中窥见对方对自己毫无掩饰的憧憬与崇拜。只要自己出现在胜生勇利的身旁,对方的注意力几乎总是锁定在自己身上的,恍若在漆黑的世界里追逐凝望着最初的光。

在ON ICE时,胜生勇利忽然冲上来抱住他说:“我会成为最好吃的猪排饭的,请你一直看着我吧。”维克多愣了愣,胜生勇利话中的含义也许连他本人都未曾察觉,但维克多却从中品出了不同。勇利他所渴求的只是名为维克多的一个人的凝视,而不是什么冰上王者的匆匆一瞥或者几句喝彩。后面由他所表演的Eros也是如此,尽管对方说是猪排饭——天知道胜生勇利怎么会想出这个主意,但维克多眼中所见到的却是满满的、对自己的渴望。这个人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如同召唤,在说:请你看着我、注视着我、被我诱惑、不要离开我、我需要你。
真是热烈而大胆的告白。
胜生勇利是维克多所遇见的第一个对自己如此渴求的人。勇利虽是腼腆又害羞,兼具东方人惯有的含蓄与内敛,却唯在表达这件事上如此直白毫无遮掩。
对于维克多而言,这亦是一种新奇的感受,令他按捺不住自己心头蠢蠢欲动的好奇与探究。

胜生勇利越来越耀眼,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的目光。从前人们有多忽视他,现在就有多关注他。
看啊,就是这样。只有当你大放异彩的时候他们才会高声呼爱,当你淡出他们视野的时候却吝啬于将一星半点含有爱意的目光停驻到你的身上。当你不再能为他们带来享受与满足的时候,他们便遗忘了你,因为他们不再需要你了。
维克多自从当上教练不出现在滑冰场上之后,站在教练席上对着日益减少的注目,一次比一次体会更加深刻。而后来,他突然不在意了,因为胜生勇利的表演让他无暇顾及其他。自对方当众宣布对他的感情是“爱”后,胜生勇利仿佛经历了一次深层次的重大蜕变。他的表演充满了炽热的感情和张力,诱惑而热情,像是主动开放了自己的一切露出其中收敛的火焰。一举手一投足一旋身一跳跃,都盈满了道不尽的诉求与欲望,分毫不差地诠释着勇利在入场前对他常说的那句话:“只看着我吧。”

维克多脑海里不住回放勇利说那句话时的眼神,纯澈坚定毫无动摇,紧紧地看进他的眼里,眸中承载的喜怒哀乐都为他一人翻涌,眼里盛放的万千星辉都只为他一人闪烁。棕色的眸子里倒映着他惊讶的脸,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好似整个世界波澜壮阔瑰丽无比,而我眼中的世界狭小得只能容纳你一人,也许会有其他的、更好的,但我从不需要。

你在我心中是最好的。

你只能看着我,我只要你看着我,为了得到你的注视我将绞尽脑汁使出浑身解数来诱惑你、吸引你、让你陷落沉迷,无法自拔。我仅爱着你,所以你也来爱我吧。你对我来说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重要,我需要你,只要你。
每个胜生勇利的表演中,这样的低声的絮语都在维克多的脑海里回响起,亲昵的轻柔的低沉的性感的,蛊惑着他,冲击着他,像水纹一样一波波荡开去,传遍了每个角落。
那名为“爱”的感情如温暖的水一点点漫上来没过他的头顶却不让他感到窒息,阳光透过水面折射出涌动的光,和着水流在耳边奏响舒缓的旋律,难以描述的安心。强烈到无法忽视的满足感袭来,他长期以来一直试图在鲜花掌声中所期待追求、却又因过分理智清醒而始终难以得到的被需求感在这一刻圆满。
他如勇利所愿,对这种感觉上了瘾。

对,我只会看着你了,所以你也只看着我一个人吧,和我一样沉溺其中无法挣脱。即使我离开冰场年华老去,都会沐浴着你专注的目光。

你让我如此惊喜,那我该怎样让你惊喜呢。原谅我吧,暂时只能想到这个了。

胜生勇利一滑完就张开双臂向他奔过来,他从教练席跑向K&C区,同样敞开了怀抱迎了上去。

“我只能想到这个方法了。”
维克多笑着轻声说道。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I know you will.

END
ps:这是和阿蒙太太一起分析完的感想!!希望大家喜欢!也感谢阿蒙太太的脑洞啊啊啊啊好好吃!
有时间的话修一修!
*bgm是young and beautiful

评论(24)
热度(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