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The Moment 勇利生贺/摩天轮

感谢时光让我遇到最美好的你们。
勇利小天使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爱你!!

【维勇】The Moment
(勇利生日 24h活动贺文·约会·摩天轮)
 
设定:大奖赛优胜后两人开始交往,狂塞周围人狗粮。
 
 
胜生勇利是被人一大早吻醒的,他迷迷糊糊睁开眼,果不其然发现扰人清梦的家伙是维克多,并且对方把他弄醒了还不打算离开,抵着额头催促着他回应似的。
好吧好吧,真是拿你没办法。
对着维克多那近在咫尺的俊脸,勇利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习惯成自然地勾着对方脖子往下一拉,交换了第二个亲吻。
他总觉得维克多自从交往以来,撒娇这项技能经过了丰富的实践,应用得越来越炉火纯青得心应手。
 
“早上好,勇利,誕生日おめでとう(生日快乐)。”一吻结束,维克多直起上半身对勇利笑,伸出手把对方额前的刘海撩到后面,露出光洁的额头,直视着对方再无遮挡的棕红色的眼眸,浅声说道。
“ありがどう(谢谢你),维克多。”胜生勇利回以一笑,“我记得你说今天就全都交给你了,来着?”
维克多眨眨眼,眸中染上一分狡黠,他竖起食指抵在唇边,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得意:“今天就全权交给我吧,毕竟我是那个‘一直让你惊喜的天才’,对吧?”
“……除了你以外还有谁吗?”胜生勇利起身,趁着对方还没站起来,点了点对方银色的发旋扬长而去。
 
勇利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戳发旋这种事情的。
维克多摸着头顶也爬起来。
虽然对方表达亲昵的一切行为他都很喜欢就是了。
 
 
“所以,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胜生勇利和维克多并肩走在东京街头,熙熙攘攘的人群从此方到彼方行进,如同川流不息的河,挤在林立高楼构成的河岸中间,时而在曲折处缓行,时而于直道上奔流,一直延伸到视野尽头。
 
“秘·密~告诉勇利的话就没有惊喜的感觉了。”维克多扣住勇利的手腕,拨开人流带着他穿越人海。好似有一层无形的屏障挡在外面,那些喧哗吵闹都飞快地从耳边滑过,被隔膜挡在外面。而这个狭小的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有种与外界隔绝的私密感。
眼中所能容纳的只有前方维克多的背影,勇利被对方拉着根本无心注意经过了几个转角又和多少匆匆人影擦肩而过。
胜生勇利如自己所言那样,把今日的一切都交给了维克多。

“到了哟Ծ♡Ծ。”
终于维克多站定,摊手向勇利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诶,游乐园?”胜生勇利眼里是藏不住的惊讶。
“Yes!勇利没怎么来过游乐园吧?没有好好享受过游乐园的乐趣可是人生一大损失呢。而且——”维克多说到这里歪头笑了笑,眼里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而且从我的角度来说,勇利生命中每件事情都不想错过呢。不论是你经历过的还是未曾经历的,我都想要去了解,然后细致地涂上属于我的颜色。我啊,独占欲可是很强的。”维克多说罢,冲勇利挑了挑眉。
“这里该说彼此彼此吗。从今往后的所有回忆,我也希望是和维克多一起去创造的呢。能和维克多相遇,然后像现在这样在一起,真是太好了。”类似告白的话从胜生勇利口里自然地流出来,他反手握住维克多的手,把手指插进对方的指缝里随后收拢,“那今天一天都交给你了,维克多。”

“嗯,请充满期待地跟着我不要走丢哦,我亲爱的勇利。”维克多加重了后半句的读音,以前勇利听到“亲爱的”时脸上总会浮起羞涩和可爱的红晕,一副招架不住的样子。
“噗。我觉得更需要担心的分明是你吧,我亲爱的维克多?”现在的勇利已经可以笑着回击,舔下唇边并同样加重最后几个字的读音。
这真是甜蜜的困扰,维克多抵上对方的额头:“勇利你越来越会对付我了……以前明明还会脸红一下的,现在竟然学会了反击……还反击得这么漂亮。”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也是你的功劳啊维克多。改变我的人是你,要抱怨的话请抱怨自己吧。”胜生勇利耸肩,就着这个姿势抬起手拍拍维克多的后背,“我们是不是该走了,好多人在看我们了,再过一会儿说不定就有人认出我们,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
“OK~”

其实早已经认出来这俩人是谁,但由于他们散发的圣光太耀眼而不敢接近的群众:……
这俩人凑到一起真的,没眼看。

胜生勇利从孩提时代开始就把生命的重心放到了花滑上,他固执地认为既然自己天分不足,就只好用永无止境的练习来弥补。而他又是一个坚定执着的人,一旦决心专注于花样滑冰便将自己的时间同一腔热血混合,倾注进这灿烂的梦想,直盼望它盛放。
在这之中他收获的同时也失去了很多。

比如,与同学之间的联系;在外几年不曾回家停泊一夜;长谷津道边开了又落的樱花和天空聚散的云朵。
其中也包括孩童时代人们最流连忘返的游乐园。那些碰撞的茶杯、旋转的木马、城堡上五彩的玻璃、阴森的鬼屋、刺激的过山车与浪漫的摩天轮,在胜生勇利脑海里只剩下一个个模糊的轮廓,那些回忆里的笑声也隐隐绰绰听的不分明。

胜生勇利是有少许遗憾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这少许遗憾也随之变淡,化成水一样融进奔流的时光里一去不返。
他自己对这件事毫不在意,不知道维克多又是从哪里听说的,还惦记上了。
维克多也会有这样一面啊。
胜生勇利掩去唇边一抹笑意,接过维克多递过来的香草冰淇凌,跟着对方坐在长椅上。银发的男人看了眼表,指着远方城堡的塔尖,眯着眼在阳光下滔滔不绝地讲着小时候关于城堡那些天马行空的畅想。
风似披挂着花与叶的小姑娘从他们身旁跳着走过,留下一缕芬芳。

一会儿中央的音乐喷泉伴着音乐升起,维克多撩了点水花趁勇利不备伸进他的脖颈里,凉得对方一个哆嗦,反手回来以眼还眼,潮湿而冷的手就贴上了维克多的脖子不放。维克多没办法,把勇利的手拉下来自己握着,两人的手都恢复正常温度才放开,询问勇利去不去过山车,得到对方点头肯定后拉着人往弯曲的车道走,笑容浸在阳光里显得和煦又温暖。

胜生勇利望着维克多的侧脸,在心里感慨这人怎么越来越好看,再移开目光望向天空,眼底映上一片瑰丽的晚霞。

云霄飞车上下来已是月亮初升,主题公园的游行开始,灯光闪烁着缀成一条长带,蜿蜒曲折,游过主要几条道路,洒下欢声笑语。

夜色渐深,星子成群结队出现在夜幕上,交相辉映。
“好了,那么这就是最后了哟。”维克多带着胜生勇利来到巨大的摩天轮下,转过身望进他的眼,神色里有些许的期待和忐忑,“今天开心吗?”
“嗯,すごく楽しかったよ。(非常开心哟)”胜生勇利捕捉到对方眼里忽然亮起的光火,一个没忍住伸手捏了捏对方的脸,在维克多错愕的表情下凑到对方跟前蜻蜓点水般亲了下他的脸颊后恶作剧似的舌尖舔过上唇,露出仿佛洞悉一切的笑容,“不过最后竟然是摩天轮,维克多你真是……噗。”将后面的“可爱”两个字隐藏在喉咙间,胜生勇利微笑着看向自己的恋人,把手放进对方摊开的掌心,说:“那我们走吧。”

关于摩天轮有一个传说,一个几乎人尽皆知的传说。这个传说有名到即使是胜生勇利这样一心滑冰不闻外事的人,也从自己青梅竹马那里听说过。
如果一对恋人乘坐摩天轮并在最高点接吻的话,这对恋人将永不分离。
まるで、「離れずにそばにいて」と言えますね。
(就像在说“一直伴我身边不要离开”一样呢。)
不知为何突然想到自己模仿维克多滑冰的那一段,胜生勇利兴起几分感慨。
そういえば、あれは全ての始まりだった。
(说起来,所有的一切正是从那里开始的呢。)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摩天轮缓缓旋转,地面的距离越来越远。胜生勇利凑到玻璃前眺望逐渐渺小的建筑与人群,维克多望着他。夜间的空气有些凉,勇利呼出的热气吹到玻璃面上,遇冷凝结出小小的水珠,玻璃上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支着下巴看勇利的维克多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忽的直起身子,在玻璃上呵了一口气,伸出食指在变得雾蒙蒙的玻璃面上画了个心。勇利纽过头一看顿时失笑,他刚想说维克多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少女心,对方低头看了一眼表忽然开口:“勇利你听说过摩天轮的传说吧?”
“嗯,当然,听说恋人在最高点接吻的话会一直在一起,对吧?维克多不也是因为这个所以才带我来的么。”胜生勇利直视对方蓝色的眼睛,语气里是藏不住的欣喜。
“Of course!不过勇利你只猜对了一点哦。”维克多摇摇修长的食指,勾起唇,神色间混着得意和狡黠,“差不多要开始了,勇利你要好好看着天空哦。”
“诶?嗯,好的。”是有什么惊喜吗?天空的话……譬如烟花之类的?
胜生勇利透过窗子向天空仰望,墨蓝的夜空中是闪烁的群星,一颗颗点缀在夜幕似黑色绸缎上的碎钻亮得逼人眼。等了几秒还什么都没发生,勇利一头雾水地看维克多,从对方的面上观察到了等待的表情。他重新转回去望向窗外,眼角余光瞥到什么从夜空中一闪而过。
“诶,刚刚——”银色的丝线接连从天幕穿过,在人的视网膜上留下一道道灼目的闪光,光线连缀着光线,从广袤天空的一端急速飞到另一端消失于视野尽头的地平线,如浩大而无声的交响。
“是流星哟。”维克多和他一起望着窗外,又侧头看勇利惊喜的表情,浮现一个安心的笑容:“前几天在新闻上看到的,说是今晚8点到有流星雨,我想这些流星大概就是为了让你看才坠落的,可不能错过啊……惊喜吗?”
“……真漂亮啊。这还是我第一次看流星雨……你特意算好的时间?”胜生勇利目不转睛地望着天空问道。
“高处看得更清楚一点,喜欢吗?”维克多默认了他的猜测,从勇利的表情里知道了问题的答案,随后对面坐到了勇利身边,一手撑在勇利靠着的玻璃上,居高临下悠悠地道:“快要到达最高点了哟,勇利。”
胜生勇利转过头,视线落在维克多的身上,对方背后是万千星子降落,丝线交织成网,光芒汇集成海洋,有着与维克多相同发色的光辉。而维克多眼中的光正似海洋倒映着星芒,与这漫天繁星同辉,美的摄人心魄。胜生勇利被蛊惑一般定定地望着维克多,几乎要被溺毙在对方眸中的水影星光里,抬头主动缩短了与维克多的距离。
二人之间距离近得呼吸可闻,胜生勇利眼底映上维克多眸中温柔的浅蓝,他微微侧脸调整了下角度,和对方吻在一起。这个吻很轻柔,开始是唇与唇的厮磨,随后双方默契地开启了唇瓣探出舌尖,寻求彼此的温度。轻轻的喘息与暧昧的呻吟交织在一起,他们对彼此口中每一个角落都如此熟稔,每一次舔吮纠缠都舒服地令人想要叹息。

他们在这漫天流星的见证下达到了摩天轮的顶点,于此许下永不分离的祈愿。

離れずにそばにいて。
愛してる。

END
(一直在我身边不要离开我哟。)
(我爱你。)

评论(14)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