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攻略之神和他的男人 16

at亲爱的 @沈家十三 


【维勇】攻略之神和他的男人 16
大大我们曾经约好一辈子HE呢

自从维克多说要以胜生勇利做主角原型之后,两人间的距离不知不觉间拉近了不少,维克多对这个可爱的亚裔青年的了解也日渐加深。然而,素材不断积累,人物形象更加丰满的同时,维克多最近却有少少不开心,更准确地来讲,是莫名的空虚和失落。
缘由无他,是胜生勇利。

他最近越来越撩不动胜生勇利了。
以前的时候胜生勇利会下意识避免和他进行身体接触,会在他突然扑上去的时候露出慌张的神态,会在他说暧昧的话语时染上好看的红晕、眼中浮现出动摇。然而最近的胜生勇利,被他缠着也是视若平常态度自然,看起来心如止水纹丝不动,整个人仿佛突然升华达到了一种超然的淡定境界。别说面红耳赤眼神躲闪了,他甚至还能一针见血吐个槽,砍掉维克多一半的血量。
维克多觉得心里塞塞的,但他还想继续撩。
他隐隐知觉这大概不是个非常好的念头,可他一向率性而为,心里想什么就做什么,转眼间就把这想法抛到了脑后。

胜生勇利早上醒来,毫不意外地在自己的被窝里发现了裸着上半身呼呼大睡的维克多,他吸了一口气按耐下略微急促的心跳,见怪不怪地挪开对方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臂塞回被子里,给维克多顺手掖好被角后无比自然地起床换了衣服。
窗外旭日初升东方渐白,胜生勇利端详了一会儿银发男人无害的睡颜,无声地叹了口气。
这个才华横溢的作家,每天到底是在考虑些什么呢。
他在这一段时间已经充分体验了外国友人的热情和开放,适应了维克多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的缠人举动与亲昵行为,居然还习惯成自然了……虽说有时候难免还会动摇,但已经算得上成绩斐然值得表扬。
嘛,反正他憧憬这个人很多年了,和维克多在一起的时候心率总是偏快的,快着快着也就觉得没有什么了。
不过维克多近来的举动总觉得刻意得可疑,有种对方在故意逗自己玩、观察自己反应的感觉。
虽没有什么理由,但一想到这个猜测总是有种微妙的不爽与恼火呢。
胜生勇利决定不能如对方所愿,不然感觉像是哪里输了似的。
他讨厌输。
幸好拜维克多所赐,他已经不是当初一撩就脸红的他了。

他这样看着维克多发呆,对方似有所感地动了动,在旁边摸了几下没有摸到熟悉的温度,揉着眼坐了起来。
这种找法,难道是把我当成抱枕了么。
胜生勇利笑了起来,向睡眼惺忪的某人挥了挥手:“早安,维克多,醒了?”
“勇利,早。”维克多打了个呵欠,“勇利不在身边,好冷,把我冻醒了。”
“啊是吗,不好意思下次我早起的时候,会在被窝里塞个毛毯,这样应该就不会冷了吧。”胜生勇利自觉根据字面意思把自己的作用初步定为暖炉,颇感到抱歉似的说道,“不过没想到生在俄罗斯的维克多也会怕冷呢。”
胜生勇利说着推开房门:“我去一下洗手间。”

尚未睡醒脑子迟钝的维克多迷蒙地望着对方的背影,明白对方说了些什么后彻底清醒了。
不、并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啊!

维克多今天失败次数:一。

维克多今天的失败历程也随之拉开了序幕。
早饭的时候,维克多用手蹭去勇利颊边的饭粒,然后舔进嘴里,正要说点什么令人脸红心跳dokidoki的台词,不料对方毫不惊讶地给他来了句谢谢,把他想说的话一下就给堵了回去。

下午的时候,俩人于林荫道散步,维克多灵光一闪想起自己曾经写过某个浪漫的桥段,心说我的读者肯定很喜欢这种。刚背了几句,对方就接上了,背得比他这个原作者还流利,看得出来已经达到了熟读成诵的境界,真不愧是维克多的头号迷弟脑残粉。于是最后变成俩人一前一后一唱一和背书里的台词,开起了品书大会。

胜生勇利对着显得有些挫败的维克多,在心底扬起了迷之微笑。
垂着脑袋的维克多意外的有点儿可爱。
惊讶吗,我没能如你预料的那样手足无措、结结巴巴?
我会让你更加惊讶的。

而一天下来毫无所获的维克多心想,这都什么事儿啊。

言而总之,面对越来越撩不动的胜生勇利,维克多感到了出离的憋屈,而作为一个随心所欲、狂放不羁的作家,他就把这种心情表现在了创作之中。
其具体体现为:写BE。
人在情绪低落的时候破坏力是非常恐怖的,维克多一边总结失败经验一边往文里写,整个系列短篇加起来简直就是他可歌可泣波澜壮阔的撩胜生勇利失败史。
潸然泪下,感人至深,本来欢快着,措不及防就BE,读者被虐得哭爹喊娘,文下哀鸿遍野。
[我的大大你QAQ,你……措不及防一口刀子就把我捅死了!]
[说好的从不写BE呢我的大大!我们还能再爱吗!]
[我的男神你怎么了!是失恋了吗!]
[哇的一声我就哭了,心好痛]
[我就想问问作者遭遇了什么(手动再见)]
[看得我一口血喷在了屏幕上,我告诉你你这样会失去宝宝的你知道吗!]

维克多码完往上一放,顿时神清气爽。
说起来,勇利也是我的忠实读者,不知道他看了之后有什么反应呢?
维克多心中暗搓搓燃起几分期待。

至于被他期待着的胜生勇利……胜生勇利没什么反应。

胜生勇利当然不是没看到维克多的短篇,他怎么会对不起他身为维克多迷弟的职业素养呢。
只不过,他看到一半就有几分既视感,心中觉得隐隐不妙。
那主角的反应怎么那么像前几天他说的话……哦男主角被拒绝了。
看到结尾一个大大的BE砸了上来,猝不及防。
他的胃有些抽搐。

不过这倒是给维克多前几天那些莫名的亲密行为提供了个合理的解释。
——原来是在为了创作找灵感啊,差点都要误会维克多是不是喜欢他了,好险。

虽然胜生勇利私人认为这样寻找灵感的方式有些神奇,但作为一个合格的粉丝与友人,他还是很愿意为维克多的创作事业添砖加瓦做出贡献的。尽管BE有点……但这并不能改变这是一篇好小说的事实,也许是维克多写HE写腻味了想换换口味呢。
胜生勇利读故事是属于重视情节的那一种,过程最高,HE当然皆大欢喜,BE他也不排斥,二者各有风味。

即使他得出结论的时候伴着得到答案的豁然开朗,还有一丝别扭和失落,但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转了转手中的笔,抚平衬衫袖口的皱褶,又看了一遍那个小说,随后点了几下鼠标,开文档准备写个文评。
俗话说得好,一个条理清晰、层次分明、感情充沛的长评上去,再高冷的大大都会露出雪白的肚皮,躺平任调戏。
——更何况维克多在勇利心目中和高冷这个名词完全无缘。

维克多收到长评的话,会惊喜吗?
希望会吧。

胜生勇利手抚在键盘上,轻轻敲出了第一个词语。

TBC

评论(25)
热度(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