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苍穹的彼方 02(星际机甲 生子 军装)

嗯对这章我写的,军装万岁我爱军装军装使我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希望大家喜欢!

白沐蕶的拯救世界计划小组:

·架空,篇幅中长,HE,有火车

·关键词:军装 星际机甲 歌基偶像 特殊种族 生子 大三角

·此文为三人联文,成员: @蕶E @mushroomu @浅白-History Maker on Ice 

·更新顺序为蕶E→浅白→阿沐

·部分设定参考《Macross》

第二章 


维克托确认这个平民已然昏迷,托着对方后脑让人靠坐在墙边,腕上的通讯器闪了闪传来总部的催促。 


认为自己已经仁尽义至的维克托完成这一切后迅速转身离开,匆匆消失在寂静的深巷中。 


心里想着今天实在不走运的他并没有注意到,昏迷青年收拢的手指间,一点微弱的晶亮银光闪过。 



格林达是地球第一大城市,位于帝国与联邦的交界处,也是全球的政治经济中心。


 几十年前,地球分为帝国与联邦两大国家,为扩大领土争夺资源而战争不休,硝烟弥漫了整个大地。但二十多年前,局势忽然发生了变化。起因来源于外部:临近地球几十光年之处突然产生了一个巨大的虫洞,难以计数的虫型异兽从中穿梭喷涌而出,将爪牙对准了附近的生命星球。 地球附近的一个小星球卡欧斯是第一个遭殃的。那是个很小的星球,体积约是地球的十分之一。上面的居民外貌与人类无异,却有着人类所没有的发情期与不论男女都具有的生殖功能,因而又被称为米拉塞尔族,意为“奇迹”。只不过,这个可怜的星球离虫洞太近,异兽的攻击迅猛又突然,令人措手不及,短短几日之间便将星球上的一切毁灭殆尽,并且攫为己有,把它作为了自己的巢穴。而米拉赛尔也几乎灭族。由于虫族封锁了星球外太空,能逃出去的人少之又少,即便侥幸逃脱,世人亦不知他们去往何处。 


异兽没有因侵占了卡欧斯而满足,它们在完全占据卡欧斯的第二日,就将矛头对准了几十光年之外的地球,气势汹汹向其进发。 初时帝国与联邦各自为战,加之二者之间又龃龉颇深,就难免有所疏漏。异兽敏锐地发现了这点,如天降之祸席卷了大陆,所到之处生灵涂炭、如临地狱,遂得名海拉,意为地狱。 


眼看局势每况愈下,联盟一事被提上进程,经过多次磋商与谈判,二国终于就暂时结盟对抗海拉一事达成协议。于次年二月,在两国交界处的格林达建立联盟总部,设联盟主席、联盟议会等多项职务,为统筹军队对抗海拉入侵打下坚实的基础。


 联盟成立之后,两国军队联合,为星球拉开一道全方位多层次、打击方式多样化的防线,对战局起到了有利影响。在此基础之上联合军队将境内海拉全数歼灭,并抵挡在地球之外,虽然海拉袭击仍时有发生,但所幸造成的伤亡与损失基本在可控范围之内,总体局势趋于稳定。 


而近日,为了进行下一阶段的战略部署以及推选下一任联合军官总指挥,联盟总部召开相关会议,帝国与联邦两大军队的代表及联合军队总指挥候选人均须出席。帝国军队名为忒弥斯,取自古希腊秩序与正义之神之名,高级军官着黑色军装,下级为白色,胸前标志为雪狼,精英部队附六棱雪花袖章。联邦军队名为厄瑞涅,意为祈求和平创造新世界,其高级军官着深红色军装,下级为灰色,胸前标志为展翅之鹰。如帝国与联邦之间争抢权力一样,两派军队之间也明争暗斗相互倾扎,此次会议之上亦多有摩擦。


 * 


维克托悄无声息抵达接应地点,闪进车内返回军队临时驻扎地,把手中的东西交给了上将特派员,便回到自己的单人宿舍内。 


他解开袖扣和黑色领带,扯下身上的厄瑞涅下级军官军服,随手扔进销毁箱,接着从衣柜里拿出一套黑金色的军服来。维克托把额前垂下的刘海顺手撩向一边,露出海蓝的眼,提着裤子穿好,随后捡起黑色的衬衫漫不经心地往身上套,从喉结附近一点处开始,从上往下缓缓把一颗颗黑色的扣子系上,抚平领子上的皱褶后捞起白色的领带,熟练地打了个领带结,最后披上外套戴上帽子,帽檐轻轻压在发丝上有些许不适,他伸手正正帽檐,对着镜子勾起一抹迷人的微笑。 


忒弥斯的高级军官军服除去边角的金线、全身都是纯黑的,实在是很衬他。纯正的黑色随衬衫的衣领收拢在颈部,截断了肌肤的白色,掩盖了性感的锁骨,只留下喉结处一点惹人遐想的起伏。下面一抹白色的领带规规整整地垂在胸前,下半端被合拢的外套挡着。黑色的军服很是合身,贴着男人的肩膀与胸膛,将男人挺拔如西伯利亚雪松的背脊、流畅有力的腰线都毫无遗漏地勾勒出来。因着军服的材质,每一道褶皱都带了棱角似的冷硬,即使是弧线,也带着一种锋锐与凛然,好似由秋水般的刀刃裁剪、从上到下一气呵成。军服胸前的徽章上是一只引颈长啸的雪狼,银色的徽章被人擦得锃亮,反着冷色的光。左臂上别着一枚袖章,图案是一朵六棱的雪花,凌冽的银白中透着少许冰蓝,一眼望去寒气森然,倒是真像由北极的万载寒冰雕成的了。这寒色映得缝合的金线也无由明亮得冰冷,在灯光下显得越发耀眼了。 


皮带是同样的乌黑,金属扣是浅金的,将牛皮带紧紧扣住,严整得几乎不留一丝多余的空隙。向下是军装制式长裤,黑得不染一丝杂色,包裹着男人修长的双腿,每一寸线条都利落而优雅,充满含蓄低调的性感。他脚上蹬着一双及膝黑色军靴,裤腿被全部收束进靴筒里,只能透过长靴猜测小腿优美的弧度。 


维克托穿戴整齐,门铃忽然接连响起来,急促的尾音凸显了来人的焦急。维克托抬手拿起桌上那副黑色的手套,向门口走去,一只用牙轻轻咬着尾端叼在嘴里,另一只把手指对准手套中对应的部位,快速地套了上去。两只手套分别戴好,他十指交叉活动活动手指,墨色的皮手套紧致地包着他的手掌,描绘出他修长的手指和分明的骨节来,这双时常用来拿枪战斗的手此时竟呈现一种与硝烟完全不符的优美。 


维克托走到门边,瞟了眼墙边投射的对门外的监控,伸手拉开门。 


“报告少将!舰长传讯请您现在即刻前往舰队。”门外一个下级军官立正敬礼向他报告道。 


“OK,我拿一下东西。”维克托返回拾起配枪,慢斯条理把之前脱衣服掏出的杂物一件一件收进军装内袋里,收着收着,他的动作忽的慢下来,然后停住。




 嗯? 




维克托双目微微睁大,又把已经放进去的东西全数拿了出来摊放在桌上。 他皱眉打量了一会儿手指抵在唇上摇了摇头,带着一丝困惑的神色快步走向销毁箱——幸好他还没按下销毁按钮。维克多把销毁箱翻了个底朝天,嘴角塌下,眉头皱得死紧。 


“这里也没有……” 


维克托低声喃喃自语道,似是略微烦躁地摘下帽子抓抓头发。 


门外的下级军官见半天没出来人,疑惑地敲门:“维克托少将?” 


维克托摸着下巴沉浸在回忆中,听见声音头也不回,语气冷淡地丢下一句:“让他等着。”就重新步入了内室,只留下一个毫不在意的背影。 




维克托一直珍藏着贴身携带的,他母亲送给他的、刻着他名字缩写的银戒,不见了。




TBC

我第一次写这么多字的军装,差点收不住笔……我爱军装军装爱我!!!
维克托苏不苏!就问苏不苏!!他为什么辣么好看啊啊啊啊(躺倒在地
下一章会有大新闻哟xd敬请期待!

评论
热度(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