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Connecting 16 (哨向)

【维勇】Connecting 16 (哨向)
真相


小卧室里除了个陷阱一无所获,两人又来到主卧。和阴森诡异的娃娃屋不同,主卧装饰得富丽堂皇、奢侈靡丽。西面挨墙是一排木制衣柜,木头颜色可人光泽饱满,可以看出是某种名贵的木材制成的。中央大床帷帐整齐地系在床柱上,墨绿色的丝绸被面上绣着金色的暗纹作为装饰,透出一种低调的奢华。床头柜上摆着一部座机,陶瓷的外壳上绘着盛放的红玫瑰的图案。四面墙壁上都贴着米色的墙纸,墙上挂着几幅风景画和一幅人物肖像画。那人物画上是一位银发蓝眸,笑得典雅又张扬的女性,那自信到近乎自负的神情,乍一看简直和维克多如出一辙。

两人目光定在墙上,盯着墙上的人物画同时陷入了沉思。一会儿后胜生勇利清清嗓子打破了沉默:“维克多,你有没有——”长这样的亲戚……
“没有。”维克多不等向导说完就迅速否定到,他对于这样的猜想表示拒绝。
“真的没有吗,你再好好想想?”胜生勇利的视线在维克多和画像之间徘徊,难得坚持自己的想法。
“NONONO!Absolutely not!我可以肯定在我家谱里没有这样一位夫人,不信的话回去到我家我可以给你看那些画像哦。”维克多赶紧否定自己和画像上人的联系,说到后半句语速踩了刹车一样忽然降下来,咬着音节语气愉悦,话中引申含意却让勇利招架不住红了脸。

去、去维克多家……
温度上升的胜生勇利如维克多所愿地忘记了刚刚的话题。维克多皱眉又扫了一眼画中人和他颇为相似的眉眼,牵着胜生勇利往衣柜方向走去。

胜生勇利感觉自己的手腕上隔着衣衫传来一种热度,熨贴而舒适,真实得令人安心。他的视线焦点停留在对方修长的手指和好看的骨节上,他蓦然用力挣脱了对方的手,并在对方略微惊诧的目光里握住了对方的手,扣住。
对方的手微微动了一下,也回应似的收紧了手指与他十指交握。

维克多把自己的手指插进对方的指缝里,将惊讶转为惊喜。
他的小向导意外的大胆。
这么想着,他的脑海里又闪现过那双承载万点星芒又似黑曜石般纯净坚定的眸子。于是他又瞬息间否定了刚刚的想法。
也许不应该算是“意外”呢。嘛,他最喜欢这样的就是了。
他停在衣柜前把向导完全挡在身后,拉开了衣柜的门。
霎时,衣柜中飞出几道寒光,维克多退后一步揽过向导的腰就向旁边闪去,敏捷地避开了机关暗器,他向旁跳了两步落地,抱着向导的腰内心还感慨手感好不想松开。没想到在他打定主意不松手的时候向导似乎想到了什么忧虑着问他:“维克多,你不要紧吧……我记得之前你还差点'神游'……”
啊 NicCnce。维克多很享受向导的关心,他侧身正对向导,收紧手臂让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凝视对方的眼睛意有所指地道:“谢谢你的关心,勇利。我已经没事了哟,因为有在意的不得了的事情一直占据着脑海所以根本没时间神游了。勇利这么关心我,我很高兴啊。只要勇利在身边的话,我根本不会觉得精神疲惫呢。”
对方羞红了脸却毫不忸怩地抬头看着他,声音是极力平稳却压不住的颤抖:“那、那就好。”
害羞了啊,好可爱。
维克多顺从本心在对方脸上啾了一下,在对方下意识往后缩的时候狡猾地用双手环住了向导的腰,满脸无辜地问:“欸,为什么要跑呀?”
向导对着这脸皮厚到大炮都打不穿的人一时语塞,只艰难地吐出了个“你”就语言告罄。维克多见好就收,放开人的腰又握住向导的手往衣柜前凑去。

后面的胜生勇利已经通红,他用空着的一只手拍拍脸试图让自己清醒点,走到哨兵的身边去观察衣柜。
衣柜里面摆着琳琅满目的高档女士服装,都是很多年前流行的款式,其中几件晚礼服时至今日都是宴会上的宠儿。刚才射出钢针的地方是一件大衣后面的几个小洞,几个小洞开凿在上面,排列成一个向下的箭头。胜生勇利和维克多把下层的衣服全部拿出来放到一边,一个暗门出现在眼前,上面有一个小小的门锁。
二人搜寻了衣柜没发现钥匙,便去到了床边。

胜生勇利先检查了那部座机,上面电线和电话线一应俱全,可拿起话筒却什么声音也没有。他挪动了床头柜,后面的墙上只有接电话线的口却没有接电源的插座。他沿着墙边看去,在离床头柜2米远的地方看到了电源插座。胜生勇利拽了拽一旁在检查大床的维克多的衣角,为找到一丝线索而欣喜:“维克多,接线板借我用一下?”
对方头也不回地从风衣兜里摸出接线板递过去,“嗯”了一声。

胜生勇利迫不及待地插好接线板插上电话的插头,电话依然打不出去,他失望地放下话筒,面前突然出现一只手按了上面一个键,座机里传来“嘟”的提示音和沙沙的杂响。
原来是留言。
十几秒后那边一个甜美的女性声音说道:“哟恭喜你们已经逐渐接近关底啦~这通留言播放之后城堡会在两天后被爆破掉哦,地下我可是埋了很多~很多的炸弹呢。不过你们要找的逃生通道也在地下呢w,祝你们逃生愉快,不要那么容易死掉哦,my dear mother。”

胜生勇利机械式回头看了眼画像中的美女,又看了眼黑着脸笑得灿烂无比还冒出不明黑气的维克多,终于弄明白了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忍不住在内心给倒霉的维克多点了一排蜡烛。

感情是因为长得像对方有深仇大恨的母亲,所以被人报复了吗。
这理由也是……挺微妙的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比较好。
那我算什么,总不可能是知道我俩是灵魂伴侣所以要害害一双吧。
……所以果然是抓进来做炮灰的路人甲?
只不过现在事情已经超出了设局人的预料了吧。
胜生勇利一边安抚着在生闷气的维克多,一边想因被当成女人而黑脸的哨兵有稍稍可爱。

TBC

评论(9)
热度(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