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Connecting 18 (哨向)END

【维勇】Connecting 18 (哨向)
于这无尽的光辉里

维克多和胜生勇利进入到地下通道里,四下漆黑一片。维克多拿起墙壁边架子上的油灯点燃,面前只有一条石板路笔直地通向远方,他在前面引路跑着,眼里清晰地倒映出每一块地砖的起伏,耳朵不放过来自四面八方一点轻微的响动。

胜生勇利跟在维克多的后面,视野里只有不断向两侧后退的墙壁、前方的一点火光和哨兵的背影。他加快脚步与时间赛跑,腰间牵引的绳子指引着他前进的方向。心藏剧烈地跳动着,每经过一分一秒,就意味着死神与他们的距离在不断缩短。两侧的墙壁似是裹挟着黑暗向他压过来,但前面的光辉又为他开辟了道路。

维克多在心中默算着消逝的时间,恨不得能再快一点。他感到细微的从外而来的带着山川与青草味道的风的流动,那预示着大约还要一半的路程。他同样听见向导逐渐急促的喘息和沉重的脚步声,上方某处一声细碎的声响过后大地开始震颤,向导在后面失了平衡就要跌倒。于这电光火石间他急速屈膝稳住下盘转身拽过绳子,一把将向导拉到身边然后将对方手臂缠在自己的脖子上,在对方惊讶的目光里向后捞起对方的膝窝,背起人就往外跑。

胜生勇利在大地抖动时心里想这下完蛋了,他一脚踏空就要向前栽倒,闭着眼等待疼痛降临,下一秒却到了哨兵的背上。哨兵的气息包裹在四周将他淹没,顿时劫后余生的安心感涌上心头。他把头埋在哨兵耳边小声道:“谢谢。”
然而危机并没有解除,通道仍然在震动着,他回头望见后面掉落的石块和一寸寸塌陷只余飞灰的通道,前方出口的光芒尚有一段距离。危险迫近,他却从哨兵的呼吸里听出了疲惫——这样杂乱的环境下要接受和分辨的信息量太大了。
胜生勇利定定地盯着维克多额角流下的一滴汗水,在心底下定了某个决心。他低声念了维克多的名字,声音里是不可动摇的温柔与果决:“维克多,把你的精神向我开放,我来给你建立精神屏障。”他撤掉了自己的精神屏障,两人的精神丝线失去了阻碍而追逐结合,他这次没有阻挡,而是对结合进行了诱导,强制命令它们平和而缓慢地逐步互相缠绕渗透,诱导比完全阻挡要容易得多。然后他用因要求得到满足而分外听话的精神丝线们开始构筑精神屏障。那是近乎本能的举动,一瞬间就已经建造完毕,他又压制着精神结合的节奏去给哨兵做精神疏导。
维克多只感觉发热发胀的大脑突然被人降了温,过分尖锐与刺激的信息都被阻隔在了外面,精神方面舒适起来,思维与感知都无与伦比的清晰。他解放了自己的爆发力向前又窜出一段距离,抽出身侧的刀往前一架抵住出口摇摇欲坠的一块石头,一蹬腿冲了出去,眼前豁然开朗,天空与草地的颜色将世界一分为二,清新而美好。
他把向导放下来,两人向后面望去,隧道已经完全被掩埋在尘土之下,远方是一座城堡的废墟。维克多低头用手表的通讯器发了一条求救讯息,转过来对着气喘吁吁的向导说:“You're amazing!真亏你敢这么做,well done,我的小向导。”
胜生勇利被他这一声“我的”给呛住了,咳嗽了半天才直起腰来,有些羞恼和不甘心地看着笑吟吟帮他拍后背顺气的哨兵,沉默了半晌,没有任何预兆地捉住对方的手腕直视哨兵蓝色的眼睛斩钉截铁地道:“我喜欢你,维克多。”
哨兵被着突如其来的告白冲击得一怔,平日比城墙还厚的脸上竟然泛起一丝红色,他对着向导纯净没有杂质的眼神缴械投降,歪着脑袋无奈又宠溺地笑起来:“真是让人困扰啊,你怎么能这么可爱……你这是犯规吧。我也喜欢你哦,勇利。最喜欢了。”
维克多缓缓低下头去,话语的尾音消弥在唇边,他一手环着向导瘦削的腰,一手扣在对方的后脑勺上,用湿润的舌尖舔了舔对方干燥的唇瓣,耐心地吮着对方的下唇瓣诱哄着对方张开嘴。等对方稍稍放松他便用灵活的舌开启对方的唇,长驱直入攻城略地,他纠缠着对方的舌头把对方青涩的反应收入眼中,又爱怜地舔舐着对方敏感的上颚,把对方喉咙间小小的呜咽都吞下。在亲吻的间隙还教导对方要用鼻子呼吸不然会喘不过气来。
这个吻持续了几分钟,直亲得向导头晕目眩分不清东南西北,胜生勇利双手还搭在对方的肩膀上,把头枕在哨兵的颈边不住喘息。头上传来轻柔的被人抚摸发丝的触感,对方手掌的温度暖洋洋的,他忍不住蹭了蹭对方的手心,哨兵动作顿了一下,旋即失笑。天空中传来直升飞机由远及近的轰鸣,维克多向上空招了招手。

前来接应的尤里刚一下飞机就往后一跳,如同看到了世界末日般不可思议的景象似的指着正搂着一个向导笑得满面春风的首席哨兵,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维克多……”
尤里眼尖地看见那个向导动了动似乎想从首席哨兵的怀里挣脱出来,却被人死死按在胸膛。首席哨兵表现得就像护食的猛兽似的,小心又珍重地把最肥美好吃的一块肉圈在怀里不允许任何人窥伺。
啊,他甚至还放出了Victor。
尤里的脑袋上冒出了青筋,他想丢下这个笑得跟白痴一样的首席转身就走:“你想干嘛啊维克多到底还走不走了!想打架吗!我对你那不知道是谁的向导一点兴趣都没有你还是想想怎么和议会报告你失踪多日这件事吧!”
胜生勇利踩了维克多一脚对方才不情不愿放开他,满脸都是装出来的委屈,惹得向导没忍住又给了他一肘子。胜生勇利自觉无比尴尬地向尤里打招呼,被甩了一个白眼后无奈地耸肩摊手。
加菲猫从精神世界里跑出来爬到雪豹背上,两人的精神世界还在缓慢的融合中,回去大概就要爆发结合热进行从内到外彻底结合了吧。

它抬头,太阳高悬在空中,阳光填满了这空间中的每一寸领域,如此光辉而灿烂。

而他们望着彼此笑起来,风自由地游弋而过,万物都沉浸于此无尽的光辉里,欣欣向荣。

END
正文结束xd,还有一篇无逻辑番外xddd
另一篇婚礼特典就只收录在《Voyage》里啦,感谢大家支持!

评论(21)
热度(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