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Colorful 01

soul mate 颜色梗
遇见你的那一瞬,我的世界出现了色彩
对就是这个梗,不过我这里有一点不太一样,就是我当年知道了这个梗之后一直很想知道一点:要是人太多分不出来是哪个怎么办23333
所以这文就由于我的脑洞变成:维克托和勇利虽然遇见过但不知道对方就是soul matexd
希望大家喜欢哈哈哈哈哈
at亲爱的@沈家十三 和帮我开脑洞的@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 

01

这个世界被一分为二,一半五彩斑斓,一半黑白交织。每个人都存在一个独一无二的灵魂伴侣,而只有对方出现在眼前的那一刻开始,双方的眼中的世界才会被赋予色彩,从此完整无缺。然而人海漫漫,这世界也辽阔得好似没有尽头,大部分人从出生到死亡,一辈子都不曾认识阳光的金、海洋的蓝与森林的翠,深深浅浅的灰色把一切包裹,好像伦敦街头弥漫不散的浓雾,掩去了其中珠玉与美人的丽色。

胜生勇利的青梅竹马是一对情侣,而且很幸运的,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拥有了彼此与世界的色彩,并且乐此不疲将每一种颜色的感触描述给勇利听。于是胜生勇利记住了热情的是红,明亮的是黄,温暖的是橙,忧郁的是紫。这些他尚未认识的颜色进驻到幼年勇利的心里,他的期待就像汽水里不断上升的气泡,咕噜咕噜轻快地响个不停。

然而随着时光流逝年龄增长,胜生勇利逐渐明白凡事总有欲求而不得,每个人都曾经期待过和自己的灵魂伴侣对视,一刹那无数的色彩从中心荡开迅速覆盖了整个视野。但这就像一把锁对着无数钥匙,要想找到刚好匹配的那把着实太难了。正如固然人人心中都存有对童话的憧憬和期待,但即使自己身上不会发生童话般美好的情节,生活也会继续下去,不会因此停滞半分。

胜生勇利也是如此,他把童年的遐想珍藏在胸中某个温暖的角落里,时而拿出来欣赏,也绝不否认自己还抱有期待,却不会刻意去追求。
从他爱上滑冰的那一刻开始,有些东西注定要为此而让路。

这是他第三次参加大奖赛,分会场在美国,令他兴奋不已又倍感压力的是他的偶像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也恰巧被分在美国大会,与他一组的还有克里斯与JJ。
他靠在走廊的玻璃旁,周围的选手都不熟,工作人员进进出出只留下匆匆的背影。胜生勇利戴着耳机安静地站在那里,平日里存在感并不强烈的他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忽然门口处人群开始聚集,胜生勇利把耳机摘下,霎时一阵尖叫从不远处传来,几乎要击穿他的耳膜。
“维克托来了!!”
跟着闪光灯和记者声音此起彼伏,维克托缓缓在欢呼中从容不迫地走进门来,向四周扫了一眼,对着周围的群众扬起了一个迷人的微笑,随后教练雅科夫把记者拦在后面不让他们进入选手休息室。

来之前想过要和偶像打招呼的胜生勇利也不过和对方有一个短暂的眼神交错,接着他就瞳孔微缩,突然愣在原地了。
有什么东西明显的不同了,那些曾经只是一个个灰色名词的颜色齐刷刷涌入了他的视野,拥挤着吵闹着将世界重新洗刷一遍,涂上了鲜艳的色彩。
诶?
……刚才,难道?!
他心头一跳,下意识去往维克托的方向望去,对方却并无半丝异状,看起来不像是遇到传说中灵魂伴侣的反应。他眼睁睁看着面无异色好似在思考什么的维克托走进了休息室。
弄错了?不是维克托吗……
忽然莫名失落的他目光在四周打量,从克里斯和jj上飞快扫过一圈转到正在开门的雅科夫身上。
难不成还是雅科夫?
被自己脑子里这个一闪而过的可怕猜测吓了一跳,忽生一身寒意的勇利决定先去洗手间洗把脸清醒清醒。

维克托是走着走着感觉有哪里不对的,他摸着下巴思索到底哪里和往日有所不同,在进门后看着米色的墙壁灵光一闪,他一打响指,对着身后关门的雅科夫兴奋地汇报:“雅科夫!我能看见颜色了!”
他的教练神色明显地剧烈变化了一下,然后语气平稳地说道:“这很好,维恰。所以你的灵魂伴侣是谁?”
“诶?”维克托愣了一秒。
他闭着眼拼命地回想了一下自己看见了哪些人,随后皱着眉万分挫败地承认自己匆匆一扫而过,并没有记住他们的脸。
他拉开门就往外跑,环视了一圈走廊,没有一个人行为举止像是突然发现灵魂伴侣的幸运儿。
维克托左右张望,试图在人群里发现某个有点特别的人。克里斯上来拍他的肩膀问你在干什么,维克托心想见你这么多回了肯定不是你,毫不留情拍下对方的手微笑着说我出来转转。
要是说我突然能看见颜色了但刚刚人太多了我又没有记住人脸,所以我不知道我灵魂伴侣是哪个了现在出来找这不是搞笑么,连最拙劣的电视台都不这么演了。

走廊人来来往往,人流又快、数量又大。
维克托先在心里排除了之前见过的JJ、克里斯和他们的教练,心想自己没见过哪些人。
糟了,剩下的都没什么印象。
好像都没见过。
维克托揉揉眉心站在走廊无可奈何地四处打量,他很少这么认真去观察每一个经过的人脸上的表情,而且还是配色版的,不一会儿就觉得头晕脑胀了,他最后没办法,问克里斯有没有见过什么奇怪的人。
对方用新奇的眼光上下打量了一阵,随后开口说我觉得你就挺奇怪的,其他人都挺正常。

维克托得到这个回答,一时没忍住捂住了脸。
他在二十五岁的时候遇到了自己的灵魂伴侣,然而他却不知道对方是谁。
这是个什么发展。
他头一次觉得忘性大是个令人如此棘手的问题,以前都是坑别人,这次终于报应到自己的头上了。

眼看着时间快到了,维克托无奈地返回了休息室,正对上雅科夫戏谑与恨铁不成钢并存的笑容:“怎么,你的灵魂伴侣呢?”
维克托笑着打哈哈,并不想回答这个复杂的问题。
已经从维克托表现中得到回答的雅科夫决定不管他,毕竟他想管也管不着啊。

因为人太多而自己又太忙的维克托最后也没在那场大会上找到那个所谓的Soul Mate,让他看到世间所有色彩的人。
后来不是没有媒体发现维克托可以看到颜色了,追问另一半是谁的也大有人在,只不过维克托对这类问题一概挂着官方微笑,拒绝回答。
废话,他自己都还不知道是谁呢。
告诉你也得有人信啊。
就算有人信他也并不想把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说出去公之于众。
说什么我不知道灵魂伴侣是谁,实在是,太丢脸了。

再说他还是有自信可以再一次遇到对方的,毕竟是天之注定的“灵魂伴侣”嘛。

维克托躺在沙发上,看起了克里斯at给他的一个视频。

TBC

评论(75)
热度(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