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Colorful 02 (大改了)

由于官方爸爸飙车太快,本文不得不作出重大修改,对各位读者深感抱歉qwq顺便他们真的太好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妈!!!

soul mate 颜色梗
遇见你的那一瞬,我的世界出现了色彩
对就是这个梗,不过我这里有一点不太一样,就是我当年知道了这个梗之后一直很想知道一点:要是人太多分不出来是哪个怎么办23333
所以这文就由于我的脑洞变成:维克托和勇利虽然遇见过但不知道对方就是soul matexd
希望大家喜欢哈哈哈哈哈
at亲爱的@沈家十三 

02

两年前的Color Crash并没有给胜生勇利带来什么重大转变。除了他的世界变得五光十色之外,胜生勇利的日常依旧是训练、食堂、宿舍三点一线,规律得让人觉不出半分异常来。
当然,他也并没有刻意隐瞒,一贯敏锐的青梅竹马在一次视频通话里发现了他的不同寻常,他倒是承认得也很坦然,只是被问及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的时候神色带了些少许尴尬:“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当时人太多了。”小优担忧地看着他,他顿了顿,又摆手说:“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滑冰……虽然我也很感谢那个人让我看到了色彩,但如今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说到这里时他微微扯动嘴角笑了下,伸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
出于某种奇妙的心理,他其实并不是非常想找到那个所谓的灵魂伴侣。
就像曾经在某个短暂的瞬间期待一树春樱簇满枝头,却等来一袭春雪挂上林梢,不是不好,只是怅然若失、并非所求。
何况胜生勇利的所有执着早就献给了一方冰面。对于童话故事般的灵魂伴侣传说,尽管他如大多数人一般在心底有着模糊的向往,但那太过模糊,正如遍布雾气的玻璃窗,总之看不清外面,索性也就不必去看了——既然朦胧背后不会是你梦中最美好的那个风景。

那次通话最后以小优笑着说“你幸福就好”为结尾,胜生勇利则是暗暗松了口气,感激对方的温柔体贴。

再后来,小维的死亡与比赛接连失利让胜生勇利无暇他顾,便彻底将此事抛诸脑后。

*

胜生勇利万万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自己多年来一直憧憬的那个人。
在水汽迷绕、热气蒸腾的自家温泉里,遇到浑身赤裸着信誓旦旦说要来做自己的教练并让自己成为大奖赛冠军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他几乎以为是温泉里的热度蒸得他产生了错觉,哪怕即使在他最为大胆恣意的想象中也未曾出现此种光景。
对方那双浅蓝色的眸子望着他,那湖水般的蓝色唤醒他记忆中存在于多年前的惊鸿一瞥,胜生勇利眨了眨眼,声音转了几个弯,终于在愈发急促的心跳里到达喉咙,穿破空气。
“诶——?!!”

*

维克托是来日本寻找某样东西的,他在手机上观看胜生勇利的《不要离开伴我身边》时被对方表演里所拥有的那样东西所触动,于是下定决心,忽略雅科夫的愤怒,独身一人踏上了道路。

终于见到胜生勇利本人之后,维克托从对方好看的焦糖色的眸子里窥见了对自己的憧憬与崇拜,他迅速地利用勇利对自己的天然的好感,和对方熟络起来。

胜生勇利也是可以看到颜色的。
维克托在勇利的行为以及某次对话中发觉了这一点,他压抑不住胸中的好奇,拽着对方就问:“勇利,你的灵魂伴侣是谁啊?”
本来遥望远方塔尖的胜生勇利迅速转身,对他比了个大大的叉:“NO COMMENT!”
维克托没有漏掉对方眼里一瞬间划过的复杂与尴尬,他摸了摸下巴眨眼,不再追问。
嘛,其实看勇利这个反应,也构不成问题就是了。
维克托抬头望澈蓝的天空,伸了个舒服的懒腰,拍着对方的肩膀说:“该继续跑了唷,勇利。”

*

胜生勇利在维克托很是随意地拽着自己问灵魂伴侣的时候心情很是微妙,毕竟对方是他当年所怀疑的第一个人。不过尽管维克托之后承认自己拥有了更为多彩而广阔的世界,却一直没有声明对方是谁,就连相遇的时间地点都未曾透露半分。镜头上的他淡定又从容,应该也不是自己这种根本搞不清是谁的情况。
那一刹那他很想反问维克托的灵魂伴侣是谁,不过他还是硬生生地扼制住了这种冲动,把声音消弭在舌尖,吞了回去。
对方并没有察觉这一点,转过去伸了个懒腰,水银的发丝在阳光下亮得有些许刺眼。

被要求减到上年大奖赛体重的胜生勇利今天也在明媚的阳光下跑步。
他跟在维克托的自行车后面,追着对方的背影。眼角余光里成排树木向后退去,绿意盎然。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在地上烙下金色的斑点。浅蓝色的天空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几多白云缀在上面,悠哉悠哉地飘向远方。棕色的马卡钦在他身侧随他奔跑,蓬松而柔软的毛发被风吹得向后贴去稍显凌乱。
这些鲜亮的色彩喧嚣着拥挤着簇成一团,和着远方传来的音乐与海风带来的湿润微咸的气息,让人无端心情愉快而开阔。
这是一个令人希望时间停驻的美好午后。

然而没过多久,俄罗斯的尤里奥打破了勇利平静的日常,并向他直接发出了挑战。勇利顿感不安,大晚上跑到冰场上,滑了一圈又一圈。

半夜了勇利却不见人影,身为教练的维克托开始找人,说实话他认为勇利是有实力胜过尤里奥的,不过对方的临场发挥一直是个难点,若是之前太过紧张,即使有十分的能力,表现出来的也不过尔尔罢了。
最终他来到滑冰场,胜生勇利的青梅竹马给他开了门,颇有感慨地开始讲起勇利的事。
“说起来勇利朋友也很少……”
“难道不是因为他本来这方面就苦手吗?”
“不是因为他一直专注于滑冰吗?对于滑冰之外的事情,勇利基本都没什么兴趣吧,和人交往也是。”
“不过维克托来了之后有点不一样了呢,就好像开始有了什么想握在手里不放的东西一样……”

维克托一直安静地听着,他稍稍敛眉,抿着好看的唇。耳朵敏锐地捕捉到某个关键的词语,暗自品味了一下词语的意思,随即嘴角的弧度略略扩大,视线重新回到勇利身上。
嗯——“开始有了”……吗。

维克托目光定在前方,透过玻璃凝视着太过专心而对这边的一切毫无所觉的胜生勇利。少顷,他沉吟一声,闭上眼微微侧头稍稍抬起下颌,双手抱臂,指尖敲敲胳膊。接着抬起一只手,用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唇瓣。维克托倏然睁开眼,蓝色的眸子里光华流转、他发出了微不可闻的一声气音,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称得上是愉悦的笑容。

小优二人的话还回荡在他的耳侧。
[要感谢维克托你呢,引出了勇利崭新的一面来。]

引出新的一面啊,说到这个的话——
“看来需要把小猪变成王子的魔法呢。”
维克托手指抵在唇边,轻声呢喃道,眼角的笑纹里像是隐藏着一个秘密的魔咒。

TBC

评论(6)
热度(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