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Colorful 04

我今天被官方炸的简直,拼命码字……另外各位大佬请给我留点评论……没有评论我大概要爬不起来了真的

soul mate 颜色梗
遇见你的那一瞬,我的世界出现了色彩
对就是这个梗,不过我这里有一点不太一样,就是我当年知道了这个梗之后一直很想知道一点:要是人太多分不出来是哪个怎么办23333
所以这文就由于我的脑洞变成:维克托和勇利虽然遇见过但不知道对方就是soul matexd
希望大家喜欢哈哈哈哈哈
at亲爱的

04

“勇利的Eros真的Amazing!果然勇利的身体里潜藏着全世界都不知道的Eros呢。”比赛之后维克托和胜生勇利并肩返回家,途中维克托像是想起什么,突然偏头对着胜生勇利如此说道。
“是、是吗?谢谢……”胜生勇利似是被他突如其来的赞赏给砸了一下,神色间由迟疑转向羞涩,很显然他之前也没想到自己可以做到那个地步。
“Of course!”维克托没有丝毫停顿地回答道,他的目光停留在勇利颊边泛起的一丝红晕上。
你比世界上所有颜色都更加光彩夺目。

温泉ON ICE活动后紧接着是自由滑的编舞,虽然维克托看起来一脸放心的样子,把事情全权交给了勇利让他去依照自己的想法而选择,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胜生勇利才会更加担心。
他在担心自己是否能回应维克托的期待,越想压力越大最后甚至到了躲在被窝里自欺欺人的地步——最后萎靡不振地被维克托拽到了海边促膝长谈。
他一边说一边觉得自己真是糟糕透顶,没曾想到对方的态度却很是温和柔软——虽然说到中间忽然冒出“恋人”这个让他心头一跳的词语,但却意外地解除了他的不安,他慌忙地起身解释,又是一番长谈,最后终于在对方的引导下释然。
这本是很好的,值得庆幸、可喜可贺的,但胜生勇利却忽然发现了一件会引起他一连串思虑的事:维克托不知不觉间在他心中变成一个非常重要而特殊的存在,特殊到他难以用任何笼统空泛、诸如“教练”“朋友”甚至对方开玩笑般说要努力一下的“恋人”这样的称呼来加以概括形容,只能单列一行名单出来,在那里填上唯一一个名字,维克托。
独一无二、无可替代。
若是一定要从世间万物中捡出一样事物来比较着形容的话,大概就是类似于传说中的Soul Mate一般,可以共享灵魂、分担生命的存在。
他为自己的想法吃了一惊,暗自思考这种感情究竟该用哪一个深藏在词典中的词语来形容,从寂静无声的黑夜一直想到曙光乍现东方渐白。
维克托早上一如既往地与他打招呼,胜生勇利看着对方温暖的眉眼,仿佛听到花叶舒展绽放的声音在何处响起,大片大片春樱迅速结苞又齐刷刷同时绽放,将天空侵染成枝头的粉色。树种落地钻进泥土,幼芽冲破层层种子壳与潮湿厚重的泥土,从棕色的土地中冒出一点新绿,抽根发芽枝条伸展,眨眼间拔地而起繁茂成荫。
这感觉似是万物由黑白染上色彩的瞬间,生命勃发欣欣向荣,视野豁然开朗,将山川河流落日朝霞尽收眼底,心潮澎湃起伏难以平息,传达直至灵魂的悸动。
然而它却比以上任何一种感触都要远胜百倍的惊心动魄,便是世人推崇的Color Crash 都要在它面前逊色。
对了,这是爱。

他想到这里的时候不由得看了维克托一眼,对方会给他一个不明所以的微笑。
这个笑容让胜生勇利愈发坚定之前的想法,把那个字一笔一划凿进了心里,铭刻灵魂永不消磨。
啊,可是,维克托已经有灵魂伴侣了。
胜生勇利骤然失落。天空的颜色都看起来没那么蓝得通透了,树叶尖端鲜明的绿色仿佛褪去了一截,叶脉褶皱附近的阴影亦更加浓重了,眼前的景物隐隐蒙上一层灰霭,如同彩色相片骤降了一个白平衡而色调变冷,平时鲜亮得逼人眼的那些阳光与海的颜色都显得略微苍白。

胜生勇利皱了皱眉,本能地抓着头发,试图在角落里搜寻关于对方灵魂伴侣的只言片语。
他慢慢在脑海中回忆维克托平日的一举一动。
维克托日常与人联络得不多,勇利没有见过他联系家人亲戚或者其他朋友。维克托那里也很少会有电话打进来,即使有电话打进来,维克托也是一副很平常的样子接起来,笑着说上两三句,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至于什么灵魂伴侣的事情,他更是听都没听维克托提及一星半点,就好像没有这个人似的。
但维克托又确确实实与他一样,眼中映入的是斑斓多姿、五颜六色的风景。
这从维克托的性格角度考虑,就有了几分异样的味道在里面。
像维克托那样热情开朗又带着点浪漫主义的人,却从未提及被认为是世上最浪漫之事的灵魂伴侣?就算是在镜头前有所避讳,生活中他也不是谨小慎微到这个地步的人啊……不如说勇利认为维克托会一脸炫耀地讲出来,兴致勃勃地和他讨论Color Crash的感受。
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有点奇怪。
更别提维克托目前,好像还是个单身。

胜生勇利在脑海中慢慢描摹出几个念头。
是和灵魂伴侣的关系不好吗?
或者维克托对于灵魂伴侣也并不十分在意?
……还是说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灵魂伴侣是谁呢?
胜生勇利脑海中忽闪过自己当年颇为大胆的猜测,心脏被电击了一下似的突然狂跳起来咚咚作响,他隐觉羞耻,却又无法克制自己往这方向想下去。
维克托被公布能看到颜色也是在美国大会后的事情了,假设他就是美国大会上的那个人的话。
维克托不知道的话,为什么不找呢?
亦或……他其实知道是我,但对我不感兴趣?

胜生勇利没头苍蝇似的在自己混乱的思维里四处乱撞,想得越多越觉得心烦意乱,他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脸颊,强迫自己清空了大脑。
夜间带着些许冷意的空气灌进肺里,给他焦躁的情绪降了温,头脑也随之冷静清晰起来。
他摸着下巴重新又梳理了一遍头绪,最后确定了一个他认为至关重要的关键点:维克托对灵魂伴侣这件事的态度。

很奇妙的,思来想去综合考虑下来,勇利觉得维克托对于灵魂伴侣的态度和自己一样的话是最好的,即有所期待,却并非必须,也无从执着。
若是两人真的身为灵魂伴侣而互有好感,那纵然当是天下无双的浪漫,可如是因为是灵魂伴侣才产生的好感,胜生勇利心底又难免涌上几分别扭与不甘。
我希望,我渴望你爱我,然而那必因是我而爱我,而非我是而爱我。

正如我爱你一般。

TBC

倒数第二句我为了好看省略了个词
“而非我是灵魂伴侣而爱我”

评论(62)
热度(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