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Colorful 05

被官方炸的简直,拼命码字……另外各位大佬请给我留点评论……没有评论我大概要爬不起来了真的

soul mate 颜色梗
遇见你的那一瞬,我的世界出现了色彩
对就是这个梗,不过我这里有一点不太一样,就是我当年知道了这个梗之后一直很想知道一点:要是人太多分不出来是哪个怎么办23333
所以这文就由于我的脑洞变成:维克托和勇利虽然遇见过但不知道对方就是soul matexd
希望大家喜欢哈哈哈哈哈

at亲爱的 @沈家十三 



【维勇】Colorful


05

 

虽然胜生勇利心里念着试探维克托对于灵魂伴侣一事的态度,但日本地区选拔赛日渐临近,他们都忙得热火朝天,勇利脑子里也没有多余的地方容许他来思考到底如何不着痕迹地从维克托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只不过有些时候,比如胜生勇利拖着维克托一遍遍练习的时候,他会偶尔盯着对方额角晶亮的汗滴,盘桓心头许久的那个问题快速掠过脑海,飞速行驶的汽车般留下鸣笛的响声回绕在耳边消散不去。

 

维克托对目前的状况很是满意,自从上次在海边谈心之后,他能感到胜生勇利对他逐步敞开了心扉,对自己的态度也亲昵了许多。

练习时候偷偷看自己被发现还犹自不知的勇利,真是太可爱了。

维克托倚在床头翻着手机相册,看到某张照片而忍不住笑出声来,特高兴地抱着被子在床上打了个滚。

 

果然,怎么看都觉得,比起什么素未谋面、虚无缥缈的“灵魂伴侣”来说,勇利要好上千百倍——不,亿万倍。

而不久后的一天,他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

 

 

那是日本选拔赛前夕的某一天,两人并肩从体育馆外围漫步而行,顺着林荫道、踩着清晨枝头鸟雀吱吱喳喳的叫声一直走出很远。两侧的树木不急不缓地拎起裙摆向后退去,步履轻盈仪态优雅,如舞会结束翩翩而去的淑女。空气中弥漫着清晨时分所特有的清爽怡人的气息,令人心情舒畅。前方忽然传来隐隐的人声与悠远的钟声,二人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家小教堂的庭院里,一对新任夫妇在举行婚礼,不时有他们这样的路人驻足观看,献上祝福。

司仪在上面宣告这对新人是难得一见的灵魂伴侣,观众异口同声称赞不已,纷纷发出歆羡的慨叹。

“灵魂伴侣诶,真好啊~”

“令人羡慕不已呢。”

“我也很想看看啊,那与黑白不同的世界——”

“Romantic!(浪漫极了!)”

“灵魂伴侣果然是‘命中注定’呢!”

 

被这欢喜的氛围所感染,胜生勇利情不自禁地跟着拍手,脸上扬起祝福的笑容。

维克托眼角瞟到胜生勇利嘴边翘起的弧度,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突然对之前没被他放在眼里的灵魂伴侣事件在意得不行,他收敛了笑容,撇了下嘴角问道:“勇利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明明之前还觉得那个所谓的“灵魂伴侣”应该没有什么威胁呢。

 

“啊?什么?”

胜生勇利一开始没明白维克托那没头没尾的话指的是什么,很是疑惑维克托的气场为何倏忽变得异样,对方却忽然开始自言自语:“我啊,一直觉得很奇怪。明明从没有相见过的两个人,仅仅因为是‘赋予对方世界以颜色的灵魂伴侣’就开始交往并在一起,就真的可以得到幸福吗?即使是灵魂伴侣却并不幸福的例子,也是有的哦……我就认识这样的夫妇呢。并不喜欢彼此却承受不住周围人的眼光而在了一起,总是无比煎熬呢。”

 

维克托眼睛半是眯起,似乎陷入了某些过往的回忆里:“那时候我还小,附近有一个房子,里面住着一对人人称赞的夫妇,大家都说他们幸福得令人艳羡。因为是灵魂伴侣,从相遇的那一刻起就注定相伴一生。大家都这么理所当然地认为着。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直到有一天我在附近见到他们两个人互相指责,满脸悲伤地喊着‘如果没有灵魂伴侣的话就好了’。很久之后再次听到两个人的消息,他们已经承受不住痛苦而离婚了——从那以后我就对灵魂伴侣是否就一定幸福产生了怀疑。当然这只是我所见到的情况,不能一概而论,色击和灵魂伴侣的存在的确是十分神奇的事情呢,好奇总是有的。”他笑了笑,似乎想把沉重的话题变得轻松一点儿。

 

胜生勇利乍然听到维克托的剖白,一时分辨不清自己是个什么感受,他连鼓掌都忘记了,微微瞪大了眼望着维克托,只得按捺着因对方一言就躁动不已的心脏,用尽全身力气平稳着声线问道:“那维克托是怎么想的呢?”

维克托透过胜生勇利眼中明灭的星辉,福至心灵般豁然明了对方强自镇定下隐含的期待。

 

勇利在寻找答案的时候,眼中总是闪着光呢。

维克托的心瞬时柔软起来,方才隐约燃烧的嫉妒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微微垂下眼帘,温柔地注视着面前紧张到屏住呼吸的黑发青年,伸手摸着对方柔软的发丝,心满意足地缓声说道:“你问灵魂伴侣吗?有趣是很有趣没错啦,我也很感激对方让我看到了这个美丽的Colorful World——”他故意顿了顿,在对方忍不住咽了下口水的可爱反应下挑起眉梢,语气里又多了成吨的雪一样深厚的笑意与宠溺,“不过我认为,维系两个人关系的,难道不应该是‘爱’吗?Of course,如果在这基础上同时也是灵魂伴侣的话就再好不过了。而且,我是一见钟情的类型也说不定呢。”维克托凝视着勇利焦糖色的眸子,欣喜地观察到对方随着自己的话而眼底的光芒愈发明亮。他眨眨眼落下最后一句话,拖长了句末的尾音,声音性感而悦耳,语气意味深长,随后不等对方反应——不如说他已经得到了最好的反应,就反问道:“那勇利你是怎么想的呢?”

 

说着,维克托搭上对方的肩膀,以半搂的姿势带着人往来时的方向走去,他听到胜生勇利浅浅地“嗯”了一声,低头敛眉露出思考的神色,接着不带一丝踌躇、坚决而肯定地道:“我和维克托一样。灵魂伴侣虽然也很好,但果然我还是觉得——‘爱’更加重要。”青年舒展眉头抬眼看他,眼里春花盛放。他的声音虽轻,却字字铿锵有力,荡在空气中,震动人心间的回响。

 

“Wow,that’s wonderful.”维克托由衷感叹道,心里的某个角落因这短短几句话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餍足。

看来他们都得到了自己心中祈求的那个答案。

 

维克托与勇利相视而笑,然后抬头望向天空,浅金色的阳光从淡蓝色的天穹之上洒下来,如同无穷无尽细小到肉眼难以分辨的水滴浸润了早晨稀薄的空气,像一层无所不在的滤镜,所映之处一片光辉灿烂,一草一木一花一叶都变得美丽鲜活、可爱万分。水蓝的苍穹中,银色的飞机在层云之上笔直地游向远方,一道白线似尾巴一般拖在后面,划出长长的似乎没有尽头的轨迹。

 

That’s a wonderful day.

 

TBC


评论(41)
热度(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