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攻略之神和他的男人 17

好久没更新这篇了不好意思最近有点忙……
发点糖给大家
at亲爱的  @沈家十三 


【维勇】攻略之神和他的男人 17
觉醒的意识


维克多知道长评这回事是在次日的早餐上,彼时他尚在猜测胜生勇利到底看了没看他的短篇小说,试图不着痕迹地试探对方,未曾想到对方吃完饭,筷子还没放下,“啊”了一声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搔着脸颊,脸上染着几丝红晕:“对了,维克多,我昨晚给你写了个长评,你有看见吗?”
“What?!勇利你给我写长评了?!”维克多当时正在吃猪扒,登时被这消息惊得筷子都没拿好,任凭猪扒啪唧一下掉回了碗里。他瞪大眼睛发出感叹般的“Wow”一声,眉开眼笑,坐到勇利旁边,捞起手机就开始刷评论。他从上到下开始快速翻阅,翻到唯一一篇洋洋洒洒粗看也有几千字的文章,顿住之后眯眼打量了几秒钟,便举起手机凑过去,“是这篇吗勇利?”
“嗯,对。不过只是我个人一点想法……要是维克多喜欢的话就再好不过了。”对方似是又找回点当初的腼腆,棕色的眼眸里满含着笑,眸光流转,如树木温和的纹路缓缓流动。
“Thanks,yuuri!这简直太惊喜了!”维克多是真的很高兴,差点蹦起来。他没有想到胜生勇利直接给他一篇长评作答复。维克多猛地给了可爱的读者一个大大的拥抱,随后低头迫不及待地开始阅读那篇字数甚多的评论。

胜生勇利托着下巴,在一旁观察维克多的反应。
维克多应该会喜欢的吧,毕竟他与自己谈论作品的时候总是相谈甚欢?
勇利凝视着维克多的侧脸,男人眉头微敛,眉峰的弧度显得平静又柔和。一双蓝眸似雨后初晴阳光下的湖水般明澈,眼中只倒映着一方小小的屏幕。嘴角稍稍翘起,看不出丝毫不悦的样子。
啊,唇角的弧度好像扩大了些。

胜生勇利正端详着,对方冷不丁突然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对上他的视线后眨眨眼又转回去继续。
胜生勇利起先一头雾水,纳闷地想维克多在干嘛。一会儿对方又扭过来盯了他一眼,眸子里亮晶晶的,像被光照耀下的湖面一样波光粼粼。
此后维克多一边看评论一边看勇利,隔一会儿看一眼,眼见着是越看情绪越高涨。
胜生勇利有点好奇了。
“怎么了,维克多?”
对方一开始没回应,勇利正准备再重复一遍问题的时候,维克多忽然开了口,但并不是回答他的疑惑:“……字里行间一股淡淡的愁绪翻涌,贯穿quan系列的正是'求而不得'这一主题……That's definitely what I want to express! You're so amazing,Yuuri!”话音未落,他握拳屈肘,又轻又快地说了声“Yes!”,随后直接扭转上半身给了近在咫尺的勇利一个熊抱,“你刚好说到了我的心坎上!Amazing!”

“真的吗?!维克多喜欢的话就好……哇!”胜生勇利话没说完就夭折在喉咙里,他被人抱得死死的,胸腔里的空气都被挤了出去,他挣扎了半天,见男人并没有撒手的表示,又努力了一番之后终于忍无可忍,“快放开,我要喘不过气了维克多!”
维克多这个笨蛋。
获得解放的胜生勇利大口呼吸新鲜的空气,默默腹诽道。

被人拨拉到一边去的维克托完全没有自己的怀抱为人嫌弃了的自觉,他偏头捧着手机,还在不停地往外冒小花,背景那叫一个花团锦簇。
身为一位声誉斐然的言情小说作家,维克托并非没有收到过长评——别说长评了,杂志专栏上专门推荐他作品的文章都不知多少,可他也从未像现在一样表现得欣喜兴奋情难自已,整个人陶醉得kirakira闪着让人无法直视的光。

最起码,胜生勇利没有在任何新闻媒体上见过这样的维克托。
“有这么稀奇吗?”
“稀奇?NoNoNo. 因为是从勇利那里收到的长评,it is special.”维克托发自肺腑地满足,眸中的蓝色明澈晴朗,如同长谷津八月的天空,平白地令人心情舒畅,嘴也笑成了标志性的心形,笑容里还藏着盛放花叶的疏影。他的语调本是高扬的,话末却低了下去,平和而悠长,似柔滑的丝绸,是陈述什么至理名言般的自然而肯定。
You are unique.
维克托的表情与神色这样阐明到。

本来觉得并没有什么的勇利被他眼神和语气弄得心间一颤,像是天上的星子坠落下来燃烧荒野,干草烧得噼里啪啦地响,四下的空气霎时灼热,烤得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胜生勇利电光火石间窥透了某个令自己震惊不已难以平复的事实,他僵在原地仿佛被狡猾的魔女施加了石化咒。
而始作俑者毫无所觉,一面嚷着“不要害羞嘛”“你太可爱了勇利”,一面搂着他的肩,致力于把自己挂在勇利身上。胜生勇利被他蹭得不敢动弹,只得任凭对方把自己环在怀里。维克托凑到他耳边絮絮叨叨地讲哪里哪里评论的恰到好处,哪里哪里又欠缺那么一点,两人距离无限接近已经从一到零,近得胜生勇利可以清晰地闻到维克托身上飘逸出来的、混杂着柠檬香的清爽而醇厚的气息。胜生勇利的感官变得空前敏锐,不仅是温度与味道,连对方环住他那条胳膊的形状及力道都感知得一清二楚。他下意识地随着维克托的语气点头,实际上思考能力基本已经全部葬送在了他刚刚意识到的那个事实里,索性大脑当机也杜绝了他做出什么事后会羞耻不已、甚至想掘地三尺之事的可能,当真可喜可贺。

他成功地令维克托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惊喜。
而同一时间,他惊觉了关于自己的一个秘密。
他好像——不,这不是好像,也并非错觉。
他愈发不听话的心跳向他宣读了判决书:

——他喜欢上维克托了。

TBC

评论(12)
热度(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