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攻略之神和他的男人 19

at亲爱的@沈家十三 

顺便打下广告www我的个人志《Unlimited·此方无尽》下周元旦左右应该就会开预售啦(如果没意外的话),将会收录《攻略》《君名》和《Colorful》等w,请大家期待!比心w

【维勇】攻略之神和他的男人 19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维克托睡过一觉后精神抖擞活力充沛,胜生勇利放下了心,便把攻略维克托的任务提上了日程。
他在心中考量攻略之神给出的建议,挑挑拣拣其实也无非那么几条,大概是自己说的要求太过模糊,攻略之神出的主意也就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点子,虽然老旧又俗套,但总是好用的。最起码为他开拓了思路。胜生勇利前思后想,慎之又慎地选择了几个相对保守的套路,希望循序渐进、稳中求胜。
首先,送花就暂时先免了,找不到合适由头,感觉怪怪的。情书……多写几个长评?然后就是出去约会,看电影,给喜欢的人做爱心便当诸如此类的了。胜生勇利对料理(特别是炸猪排饭)具有一定信心,他在计划表中这项边上轻轻打了个勾。笔尖在光滑的纸页上顿了顿,又在其他两项边磨出带着浅浅凹陷的黑色划痕。
做完这一切后胜生勇利仰面朝天,靠在椅背上盯着天花板长吐一口气,喃喃自语道:“有点紧张……要是一切顺利的话就好了。”他把手贴在胸膛感受其间心脏的鼓动,默默祈愿道。

胜生勇利这天起了个大早,轻手轻脚地从被子里滑了出来给维克托把被子裹好,走向了厨房。
即使他对自己炸猪排饭的手艺再有信心,那也不能放到早饭来吃。勇利掂量着冰箱里的食材,决定做味增汤、玉子烧、米饭、烤鱼、豆腐和水果沙拉。

维克托早上醒来的时候身边没有人,他抱着被子在残留着勇利气息的布团中又窝了一会儿,猜测勇利大约是和平时一样去做早餐了,内心蠢蠢欲动。在躺着勇利被窝里还是去找真人之间挣扎了一秒,抓住被角掀开被子爬了起来,拉开房门顺着飘荡在走廊中的食物香气寻到了厨房前。厨房的门虚掩着,仅留有一条半手掌宽的门缝,马卡钦早已老实地蹲在门前,脑袋对着门缝往里看,呼哧呼哧吐着舌头快活地摇着尾巴。
维克托悄无声息地弯腰扒着门缝,胳膊肘支在马卡钦身上,棕色的贵宾犬无辜地看了自己的主人一眼,又转回去。
胜生勇利正站在灶台前,穿着宽松的深蓝色居家服,袖子都挽到了手肘部位,露出白净的小臂,手上拿着汤勺和小碟,唇押在碟子边缘,看起来是在尝味道。丝丝缕缕的水汽从锅里冒出来,凝成似有若无的浅白色丝带,绕过青年的手腕,消散在浅金色的晨光里。青年的整个身影浸在像琥珀色糖浆一样甜蜜清澈的阳光里,周身镀着一道金边。蓬松柔顺的头发随着后脑勺的弧度向后翘起,几缕稍长的发丝服贴地垂在耳侧。因着逆光,勇利的眉眼不甚清晰,只从萦绕四周的氛围可想象对方柔和了眉眼,嘴角噙着笑意的模样,定是美妙得令人心惊。
也许是勇利自带柔光和滤镜特效的缘故吧,总之无论怎么看从哪个角度看都该死的可爱,并且越看越可爱,惹人着魔。
正当维克托呆立在门外之时,胜生勇利已察觉到来自门外的视线,他回首向维克托打招呼,对方晃进来从后面又挂在了他身上。胜生勇利被男人覆上来的体温烫得僵了一瞬,旋即镇定,也乐得任由对方亲近。一开始维克托巴上来他还嫌重,后来不知不觉间维克托自己无师自通学会了虚抱着他尽可能不影响他行动的方法,识情识趣得很,勇利便也随他去了。
“勇利,今天早上吃什么?”维克托在胜生勇利耳边询问道。
“嗯……玉子烧、豆腐、烤鱼和米饭之类的,这个是味增汤,还没好。很快就完了,你去饭桌边等等?”胜生勇利在心中估量着时间,头也不回地道。
“WOW~真是丰盛的早餐,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那我帮你摆餐具吧?”
“那拜托你了,谢谢。”
维克托松开环着勇利腰腹的手,熟门熟路地打开碗柜,把盘子和碗筷端了上去。初时他对于筷子的使用很是笨拙,然而人帅学什么都快,现时应用得竟也算熟练了。
过了不一会儿,胜生勇利熄灭了炉灶,手伸到后面轻轻一抽解下了围裙,把它折几折收起。他坐到桌边握紧筷子,声音里掩藏起心中的忐忑,眼里闪过自己未曾发现的期冀,问埋头吃饭的维克托道:“怎么样?”
对方毫不吝啬赞赏地大笑着向他比了个大拇指道:“Amazing!很美味啊勇利!”
飘忽忽的心在风中颠簸许久骤然落地,胜生勇利舒展眉头暗自松了一口气,胸口竟因为维克托一句话就热腾起来,涌动着喜悦的情绪。他脸颊微红,顿了顿,再接再厉故作轻松地开口邀请道:“今天天气很好,我想出去一下——”你要不要一起?
后面的话还没出口,维克托就含着筷子眨眼截断了话头:“我也想和勇利一起出去!”
被人打断的胜生勇利把后面的半句吞了回去,转念一想这算殊途同归,总之是出门约会没差,就点头说好。
维克托扯出一个微笑,心里想的内容却是:看勇利红光满面说要出门把我留在家里肯定是要去找他那个暗恋对象,呵呵勇利是我的我怎么会让你得逞呢。
并不知道维克托擅自脑补吃醋吃得飞起的胜生勇利志得意满,在脑海里规划好路线,就拉着不知为何情绪亢奋的维克托一起出了门。
两人沿着他们惯常走的那条路走着,肩膀并着肩膀,正是若即若离暧昧不清的距离,时而衣服之间进行稍触即分的亲吻,时而中间只有行走带起的气流穿梭而过。有维克托在的地方,空气总是难得静默,今日也并不例外。维克托总是擅长用他独有的幽默与风趣寻找话题或者打开新的话题,对着胜生勇利侃侃而谈,胜生勇利望着对方的侧脸把自己事先准备的那些话题放回了肚子里。
既然维克托高兴的话,谈什么又有何紧要呢。
胜生勇利引着维克托去吃自己最喜欢的那家店,和他聊自己眼中最蓝的那片海,与他分享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些事,居然也不觉时间的流逝。
最后他状似无意地停在电影院门前,仿佛很有兴趣地打量着贴在外面的海报,在心里揣摩着怎么说才是最合适的,话到嘴边绕了又绕,终于要脱口而出之际,维克托又先他一步开了口:“难得走到电影院,勇利有什么想看的电影吗?”
胜生勇利为没能说出话而隐约有点失落,随即又打起精神回答:“我看什么都可以,维克托呢?”
维克托点了点其中一张海报:“《此岸彼方》吧?虽然是我的小说改编的,但我还一次都没看过呢。我觉得可能勇利会也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胜生勇利的眼亮起来,立刻被吸引了注意力:“诶好啊!”

维克托本来不是很喜欢看电影,更何况还是自己作品改编的电影。但是胜生勇利似乎很中意这部电影,全程看得目不转睛,感动得热泪盈眶。于是维克托在这堪称无聊的观影体验中可算找到了一件能让他高兴去做的事情。他一手杵在扶手上,支着侧脸,半个身子斜靠在椅背上,视线的角度刚好把胜生勇利的侧脸收入眼中。维克托莫名心下一片安宁,勾着嘴角无声地笑。
勇利开心的时候,眼底总是闪着光呢。

看完电影后胜生勇利和维克托边走边谈电影内容,缓缓步行回到家里,勇利走回自己的房间翻开所谓的攻略计划书,一拍脑门才想起来自己今天是想干嘛的。
仔细一想好像什么都……没干成?维克托的表现完全和平时一模一样,毫无怦然心动或者感动之类的表情啊。
诶,等等。这么说起来,早上我做饭,然后两个人一起出门晃一天,最后回来。
这不就是我们平时一直在做的事情吗!
怪不得没有丝毫出门约会那种应有的特殊的心跳不已的感觉。
这可怎么办。

胜生勇利咕噜一下从布团里爬起来开了电脑,准备再咨询一下攻略之神。

维克托收到胜生勇利的私信的时候正在喝水,心里还纳闷着我今天跟了一天没见到疑似暗恋对象的人啊。结果喝着水看了眼第一行,就被自己呛住了,按着忽而急促的心跳咳嗽不停。

[猪排饭我的嫁]:攻略之神,不好意思又打扰了。今天我按照你说的方法试了试可是没什么效果……给对方做饭和出门约会看电影什么的……好像我们平时就这么做的所以他感觉不到什么特别的嗯心动的感觉,请问还有什么其他建议吗?

维克托终于搞明白了那个“情敌”究竟何方神圣,脸腾一下就红透了。

原来——勇利喜欢的就是他啊?!

TBC

ps:
“人帅学得快”什么的,并没有这种说法哈哈哈哈哈哈(x

评论(47)
热度(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