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这分明不是密室逃脱 01 (ABO生子,密室逃脱)

【维勇】这分明不是密室逃脱 01

设定部分来自于阿蒙太太@糖莲子 ,感谢授权w比心!
维克托上将A,勇利副官B,结婚多年一家三口。只是个短篇hhhhh而且虽然标了abo,但事实上只是因为想写生子才用了abo……因为想写的是两个人一起并肩作战,环境嘛是作者喜欢的密室的感觉:)不要在意为什么突然玩起了密室,作者就是手痒,没有逻辑,ooc,另,不开车,不要期待。
另:作者虽然想写密室但感觉被他们玩出了郊外踏青的感觉,世界再见(。
at亲爱的@沈家十三 

*
眼下的状况很奇妙,帝国上将维克托和他的副官兼爱人胜生勇利以及他们的女儿站在一所普通的公寓里,身后是从外面锁紧的门。
这是军部最新研发的模拟测试系统,据研发员解释可以评估学员德智体美……啊不,只有智和体的相关数据。由于上将最近比较闲,闲得只能整天在一帮单身狗面前秀恩爱了,闪得手下一片哀鸿遍野生不如死,连军部都看不下去了。最后单身狗的最高代表,元帅雅科夫一拍板:你们都给滚去我去帮忙测试,不要整天在我眼前瞎晃悠!就把维克托和他的伴侣塞进了测试系统里,顺带还捎上了他们8岁的女儿爱丽丝。
胜生勇利本来想是不是和军校评级的时候一样,就是打个虫子,没想到研发人员竟然别出心裁地弄了个密室逃脱类的游戏出来。大概也是整天在研究室呆的要发疯,憋着一股劲总想搞个大新闻出来。
反正是游戏,玩玩也不错。
这么想着他抱起自家黑发碧眼好奇地四处打量的小公主,好让她能看到高处的东西,转头问那个摸着下巴饶有兴趣在客厅转圈的维克托道:“分头?”
男人一口否决道:“诶——不要,我要和勇利一起。”
这回答完全在意料之中。胜生勇利毫不意外地点头应承下来,开始打量四下的环境。
这是个宽敞的客厅,四周墙壁贴了一层米黄色的墙纸,有些地方墙纸脱落露出灰白的墙面,逸出些许陈腐老旧的味道。北侧是被窗帘牢牢遮住的窗户,南侧是锁死的出口,东西两侧各有两扇门。客厅靠东侧摆着沙发与玻璃茶几,西侧靠墙挂着黑色悬挂式电视,下方为木质电视柜,柜子上摆着一尊玻璃花瓶,里面插着一朵盛放的白色水仙。冷白色的灯光从头顶洒下来,为房间里存在的每一样事物在地面刻出漆黑的影子。空间里的空气滞涩不动堆积在一起,像凝结的胶体把人闭塞其中,沉闷而死寂。
胜生勇利担心地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女儿,轻声问:“爱丽丝害怕吗,如果害怕的话就先回去?”
小姑娘滴溜溜地转着和父亲如出一辙的碧蓝色大眼睛,声音像晨间歌唱的鸟一样清脆:“不怕!爸爸害怕的话爱丽丝会保护你的!”勇利被挥舞着小拳头瞪大眼睛试图露出凶恶表情但怎么看怎么软趴趴的小姑娘逗乐了,亲了一口她的脑门愉快地道:“爱丽丝真厉害!那就拜托爱丽丝咯?”
爱丽丝甜甜一笑凑上去就亲了勇利侧脸一口,乐呵呵地对另外一边被冷落半天而浑身散发着低迷气场的维克托挥手:“Daddy!”
在勇利身后站了半天没被爱人和女儿分到半点注意力而故意抱臂赌气不说话的维克托听到召唤,眼睛顿时一亮,也顾不得自己先前等着勇利回头发现他的想法了,伸展手臂往前一扑,把两个人抱了个满怀,蹭了又蹭。

一直监视测试过程的程序员们简直要被这傻白甜的维克托上将雷出一身鸡皮疙瘩,更别提莫名其妙突然就被塞了一嘴狗粮后充斥在心间的悲愤。这下士兵们是免了受苦受难了,可单身死宅程序员却遭了殃。
程序员A咬着后槽牙恶狠狠地问:“是哪个白痴把这俩丢进来的?我要赏他个庐山升龙拳再加个降龙十八掌,让他体会体会我的愤怒!”
程序员B回头看了眼元帅漆黑的脸和锃亮的脑门,面色丝毫不变,稳如泰山地答:“就是你身后这个。”
程序员A猛地回首一看,顿时大惊失色,对着元帅的脸哆嗦了半天没吱声。
雅科夫对他露出了个一点也不和善的笑容,声音铿锵有力满含平静的火焰:“来办公室,我也让你体会体会我的愤怒。”

一家人腻歪够了想起来还有正事,终于把心思放回了密室逃脱里。维克托向窗户那边迈去,撩开窗帘,只见其后是一块密封的铁板,铁板边缘与墙壁似乎连在了一起,严丝密合不留半点缝隙。维克托屈起指节敲了敲,厚重的声音响起,表明铁板不薄。他把目光转向另一侧的沙发,抬脚迈去。
客厅的沙发是那种舒适的布艺沙发,米白色的布料上面绘满了一簇簇散落的粉色小花,倒也有几分温馨与可爱。维克托把沙发翻了个底朝天,在沙发垫的夹缝之间翻出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的内容是:[薛定谔的猫]。
维克托手指拂过唇瓣,轻轻挑了眉,沉思片刻将纸条收入衣袋中,转而去看玻璃茶几。茶几不高,大约只到维克托的小腿肚左右,机面上摆着玻璃烟灰缸和一套白釉茶具,釉色莹润通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下方飞溅着几点深褐色的污渍,维克托伸手拿起杯子,仔细检查了下发现毫无异状,他又捞起壶盖。手刚摸上壶盖,维克托就敏锐地感到壶身轻微地动了一下,他手上带了些力道按在盖上,手下传来物体撞击的触感。
维克托回首向胜生勇利比了个回避的手势。勇利会意地点头,抽出别在腰间的刚刚从电视柜中发现的匕首掷过去。维克托抬手,手腕一勾,稳稳当当地握住了匕首手柄,并回以一个默契的眼神。
胜生勇利抬手蒙住爱丽丝的眼睛,迅捷轻巧地向左后方退去,小姑娘也是乖巧得很,缩在爸爸怀里一动不动,虽然什么也看不见,却还是兴奋地屏住了呼吸攥紧了勇利前胸的衬衫,留下起伏的褶皱。预备妥当,胜生勇利向维克托微一颔首。维克托紧跟着眨眨眼,手指拈住壶盖顶端,舌尖舔过略微干燥的唇边,眼中闪过清明锐利的光,猛然掀开了壶盖,紧接着屈膝弯腰向后灵敏一跃,敏捷地闪过向他袭来的黑影。
那细长的黑影一击不成,便往回撤去,维克托在刚才的照面里分辨出这是一种浑身带刺的有毒性蠕虫,想必刚才是像蛇一般盘在壶中伺机进攻。蠕虫的头部呈倒三角形,此时正动也不动地与他对峙,维克托在心中评估着蠕虫的实力大概与现实中一样并不算高,倏然向前一跨,手起刀落,寒芒一闪,即刻将其斩于匕首之下。
蠕虫被斩断的瞬间化为黑烟消散,半空中凭空出现了一枚银色的钥匙,啪嗒一声掉在大理石地面上,伴随着这声音同时出现的还有来自系统的公告:[考虑到小小姐的年龄,本系统特别添加了未成年人保护措施,一切关于血腥、暴力、包括虫族等不适宜未成年人的因素将会在小小姐的视野中被屏蔽。打个比方就是说刚刚的画面在小爱丽丝的眼中就相当于不加特效的魔幻动作片——只有上将一个人在那里跟神经病一样地劈空气哈哈哈哈哈哈蠢死了。最后一句来自尤里奥少将,我是披集,欢迎大家收听本次公告,勇利和爱丽丝都要加油哦~]
胜生勇利听完公告默默在心底感谢细心的披集,旋即放心地松开了捂着爱丽丝眼睛的手。小姑娘一看没事了,蹬着腿跟勇利说要下去,脚刚落到地面就噌噌往维克托那里跑,目光完全被维克托手里那个闪着银光的东西所吸引了,她熟练地抱着维克托大腿,软软地叫了声Daddy。维克托被她这一声叫得心都要化了,检查钥匙没问题后连忙蹲下来把钥匙交给了小公主,正想抱一抱她,没想到爱丽丝往后一溜,冲他比了个鬼脸就往胜生勇利那边蹬蹬蹬又跑回去,献宝一般地给她爸爸看那个钥匙仰着小脸求表扬。
勇利很捧场地把爱丽丝夸出了一朵花,眼角余光瞟到一脸萧瑟中混杂着不可置信的维克托,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

监视器前的程序员们看着这一家人生生把密室逃脱玩成了蜜月度假的氛围,内心也是打翻了调味罐,端的是五味杂陈。
这破帝国军队论秀恩爱,我特么就服上将这一家。

TBC

评论(30)
热度(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