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攻略之神和他的男人 20

at亲爱的!@沈家十三 
话说我本来想搞事但是莫名就苏起了老毛,我真爱他xd


【维勇】攻略之神和他的男人 20
论教喜欢的人如何攻略自己

实话实说,维克托在被那个突如其来的喜讯炸上天的时候脑中一秒闪过冲到隔壁房抱着胜生勇利亲亲他的想法。但是下一秒维克托看着眼前屏幕上的那行字,转念一想又有了新的主意。
他撤下捂在嘴上的手,活动活动灵巧的十指,心里似是灌满了甜味汽水,里面细小的气泡叽哩咕噜漂上来炸开小水花,晶莹剔透。维克托满面笑容,笑得好似等着鱼自己送上门来的猫,他快速地在键盘上敲下一行字。
[没有我攻不下的人]:好啊ovo,能不能详细讲讲对方是怎么样的人?我帮你参谋参谋o(≧v≦)o~

胜生勇利只觉得自从他第二次找上攻略之神寻求意见以后,一切都顺利得不可思议。
其实对方也没说什么太过详尽的方法,在看完他的叙述之后给出的回复也很简单:打直球就可以了。攻略之神说我觉得你们两个人分明两情相悦就差个告白的时机了,这种情况下你做什么都是加好感度的,只要表现得直白点让对方感受到你的喜欢就好了。
直白啊……
胜生勇利花了两天的时间来思考怎么个直白法,他骨子里还有着点东方人惯有的含蓄和内敛,亦不习惯表露自己的心情与他人知晓。就像是一直潜在水底随水波而游弋的鱼,突然有一日想要浮到水面将美丽的鳞片展现于阳光之下而生出不适应感。想要沐浴光芒,又担心会被灼伤。想要触碰对方挑明一切,却又在心底为自己太过急切而使对方拒绝的可能性而战栗忧惧。他患得患失,为此而苦恼了许久,遮掩情绪的演技又不过关,连维克托都语带关切地问他最近怎么了。
那时候他还在炸猪排,闻言心中一惊,筷子一松,猪排掉进油里,溅起滚烫的油花差点灼伤他的手。在他后面不远的维克托手疾眼快搂着他的腰一把将他拉进怀里,语气急促地问他有没有受伤。这个姿势下维克托说话时吐出的热气一股脑吹在他敏感的颈侧,温度上升令他有些晕眩,反应跟着慢了一拍。这短短的几秒钟看在维克托眼里却像是几个世纪那么漫长,心急如焚的他把人转过来,小心翼翼地握着勇利的手检查有没有哪里烫伤了。勇利初时微微怔忪地睁大了眼,随后半垂下眼帘视线焦点落在维克托紧锁的眉头和升腾起焦灼的眼里,对方正全心全意地盯着他的手看,没有察觉到他的目光。
手心接触着另一个人的温度,温暖得令人陶醉,对方的手型修长宽厚骨节分明,异常好看,不知道握起来是不是也很舒服。
大抵是本能胜于理智,胜生勇利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对上了维克托碧蓝的眼,对方瞳孔略略紧缩表明了主人的吃惊。胜生勇利在对方清澈的眸子里发现自己同样惊讶的脸,惊觉自己不知不觉间竟扣住了维克托的手,一边慌忙地抽手一边红着脸连道对不起。对方却忽然挂起令人如沐春风的笑意,反手捉住了他的手,得寸进尺地和他十指相扣。
“勇利没事就好。”银发的男人弯着眼这样缓声说道,语气如同含着浓得化不开的牛奶糖。维克托的手指还与胜生勇利的交叠着,手上的皮肤没有丝毫阻隔地贴合在一起,神经末梢忠实地把这触感传输到了胜生勇利的大脑皮层。胜生勇利确认了维克托的手果然和想象中一样好摸,眼下却没心情欣赏,手里如同握着个让他紧张不已的烫手山芋一样,绷紧了肌肉一动也不敢动。他的眼睛直视着对方蓝色的眼睛无法转移目光,心脏仿佛一块触及水面就无可避免向下沉没的巨石,陷落于对方的眸光中难以自拔。
油锅里沸腾的油“滋滋”的响声打断了这缠绵的沉默与微妙的气氛,胜生勇利像梦游被惊醒一样匆匆地抽出自己的手返回炉灶之前,耳边还萦绕着心跳的声响。他在脑子里又回放了一遍刚刚的景象,须臾间茅塞顿开,豁然开朗。
方才,他握住了维克托的手,而对方坦然而坚定地回应了他。

这像一颗定心丸让他平静了下来,血液欢腾地冲上大脑也不能令他再次惊慌失措。正相反的,胜生勇利认为自己正处于一种亢奋而清醒的状态里,心情舒畅得不可思议。
他第一次预感到自己期盼已久的某样东西如此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于是胜生勇利吃完饭后就对着坐在桌前望着他笑的维克托吐出了一句他盘桓心底许久的话:“说起来,维克托好像对我的事情已经知道了很多,但我对维克托所知甚少呢。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要多了解了解维克托的事情……”他谨慎地瞟了一眼维克托的神色继续道,“可以吗?”
“Wow!Of course!勇利想知道关于我的什么,我都会一丝不漏地告诉你哦。”维克托状似无意地加重了“一丝不漏”的读音,起身从胜生勇利的对面坐到了他的身边,侧身揽着对方的肩头,眸中混着与勇利相似而又不同的期冀,近处望去像是化开的浅蓝色薄荷糖块,浅色的糖浆缓缓流转,浓郁而甜蜜。
胜生勇利心想维克托怎么越来越迷人,散发的荷尔蒙像多得没处使一样,前一段时间好不容易锻炼出的抵抗力又跟不上对方与日俱增的魅力了。他扭过头去避免自己再对上维克托那令人心跳不已的眼睛,仰头看天花板思度了一会儿确定般地问道:“问什么都行?”
“当然。”
“万一问到了什么你不喜欢的话题……”
“我倒是觉得只要是勇利问的内容我应该不会不喜欢——就算真的不喜欢我也不会因此而生气的。”
“呃,可我还没完全想好……”
“不用着急,勇利你慢慢想就好,我又不会跑。”

胜生勇利瞑目吸了一口气,微凉的空气流进肺里很好地缓解了他心头几许跳动的忐忑。
他松开从刚才一直攥紧的掌心,动了动手指,横亘在脑海中游来游去的问题实在太多,可要真说出来却又理不清头绪。胜生勇利沉吟片刻,在维克托耐心的等待里组织语言慢慢问出一个在维克托来的时候就很想问的问题。
“说起来,维克托为什么一直对我这么亲近呢?虽然维克托说是因为我能懂得你的写作思路……但这样的人也不少吧,而我不过是一个随处可见的读者?”

TBC

评论(31)
热度(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