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攻略之神和他的男人 21

啊对了,今晚应该会开之前说的个人志的台湾预售,元旦开大陆的xd,台湾因为字数原因拆成两本分开啦。具体请期待下午的宣传(话说还没图呢就开始台湾预售真的没问题吗)

at亲爱的@沈家十三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就亲了一千多字的:)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维勇】攻略之神和他的男人 21
I WANNA KISS YOU

胜生勇利问完上述问题就缩起了肩膀,一口唾沫卡在喉间不上不下,他把它努力吞咽进食道里,好看的喉结蠕动了下。勇利偏头下意识想看维克托的表情,不料一转脸就对上对方放大的俊脸,距离近得马上就要亲吻一般。他条件反射向后仰去,却被人温柔地钳住了下巴动弹不得。
男人的眼中波光涌动,低沉而磁性的声音敲在他的耳膜上,引得他心脏都不听话地为之震颤。
“嗯……没想到勇利最先问的居然是这个问题呢。为什么对你如此特别……吗。我倒是觉得我已经表现得非常明显了?不过这倒也像是迟钝的勇利会问出的问题呢。”维克托的嗓音慢慢低了下去,他故意用一种模糊不清的说法戏谑道:“勇利问我这个问题的原因正好就是我的答案吧。”
“诶?”胜生勇利一下子没能理解对方话中的未竟之意,又或者这太过超出他的期望美好得令他不敢相信。总之在他微张了唇吐出一个疑问的字眼,望着对方骤然幽深的目光,心中随之而生的危机感尚未反映到动作之时,维克托的呼吸已经吹拂到他的鼻翼上了。
“还没明白?那就只能这样了——”维克托心想这真是甜蜜的烦恼,他本来不准备这么快的,但对方一副把人的心牢牢攥在手里却还懵懵懂懂毫无所觉的模样实在是气人,没办法他也只好直截了当地用最效率的方法让对方意识到他的想法了。
所以他趁对方毫无防备的那一瞬间,如每个经验丰富的机会主义者一样,扣着对方的下巴果断地吻上了勇利柔软的唇。维克托首先只是贴着对方的唇,眼底映入勇利因震惊而紧缩的瞳仁,右手绕到对方后背轻柔地一遍遍从上到下抚着对方紧绷的背脊。待对方稍有放松后他轻笑了下,舌尖探出来暗示性地舔过对方闭合的唇缝和唇上因干燥而显露的细小沟壑,等勇利睫毛颤动,不好意思地垂下眼帘并默许般打开唇瓣的时候,他毫不犹豫顺着青年开启的唇缝长驱直入,极尽温柔地卷起对方的舌与之共舞。
胜生勇利的反应是预料之中的青涩,这一点毫无疑问地令维克托感到愉悦。这意味着勇利今后无论是亲吻或者其他更加深入的知识,都将由他一手带领与教导,想到这里维克托的喉咙里不禁逸出一声轻笑,他扣着对方的后脑勺令自己更加深入,不竭余力地探索着这片未知的领域,愈加卖力地取悦着这个他迄今为止唯一想要去取悦的人。
胜生勇利喉咙里漏出的微小呻吟钻进他的耳朵里,而这无疑是最好的鼓励之一。维克托又舔吮了下对方的舌头才心满意足稍稍撤出来轻声教他怎么换气,在对方气还没喘匀的时候亲了下人晕红的脸颊,鼻尖蹭着勇利的鼻尖,诱哄似的拉近与对方的距离却就是不亲上去。他望进对方湿润的眼里,明了对方的渴望,便以眼神递出一个无声的邀请,拉开少少距离勾起唇角,浅色的舌尖缓慢而诱惑地滑过因亲吻而润泽的唇边,满意地看到对方呼吸一滞,随即拽着他的领子把自己送上来。
维克托在对方小心翼翼探入舌尖的时候纠缠上去反客为主,再次占据了主导地位,细致而耐心地引导着对方怎么舒服地接吻。维克托双臂环住勇利的腰把他圈在自己怀里,任由对方的手学着刚才那样扣着自己的后脑。
这漫长而缠绵的吻持续了很久才画上句号。胜生勇利呼吸凌乱,胸膛起起伏伏,想要将自己的心情诉诸于口的冲动却前所未有地强烈。
“请、请和我在一起吧,维克托!”他无比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这短暂的静默中回荡。
“好啊,这样的勇利,我最喜欢了!”维克托胸中惊喜汹涌泛滥成灾,他咧开一个心形嘴,与勇利十指交握,眼中晶亮闪烁,如同星星落入了湖。
胜生勇利手上加入了些力道,将手指收拢,同样扬起了笑脸浅浅应道:“嗯。”
渺小的尘埃飞舞在空气里,被日光镀上一层浅金,在一片安宁中漫无目的地四处游离,将微光散播。窗外绿色的林梢被风吹拂发出树叶摩挲的沙沙声,隐约和着远方传来的不知名的鸟鸣。
这是个祥和而美好的午后。

“勇利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哦,as I promised.”维克托懒洋洋地枕在恋人的腿上,手还抓着勇利的不放。
胜生勇利偏头想了想,而就连这样一个普通的动作映入维克托目中都无可救药的可爱。勇利直视前方,焦点定在墙边花枝招展的盆栽上,然后又回到维克托的脸上。
“我最想知道的事情已经得到答案了……要说剩下的东西的话,嗯……关于维克托的一切我都想了解。”说到这里他有点难为情似的搔了搔脸颊,“是不是有点太过贪心了呢?”
会不会让你感到困扰?
维克托从对方的表情里读出了这样的含义,他抬手安抚似的抚摸着青年的侧脸,语气很是愉悦:“完全不会哦。不如说……Wow, I love it. 勇利的占有欲比我想象中还要强这一点,对我来说是个天大的惊喜。不过,从哪里开始说起好?反正时间很充足,那就一点一点从头开始慢慢说起吧。”
维克托把自己迄今为止的漫长人生压缩成片段,从中挑选出他所认为的最值得与胜生勇利分享的美好瞬间,慢条斯理娓娓道来。
他一本正经地介绍起自己的年龄身高与体重,交代了兴趣与爱好,转而说起出生地俄罗斯圣彼得堡连绵的大雪、西伯利亚的广袤无垠与高原之上千载不化的银白冰川。有家人严肃认真又唠唠叨叨的编辑雅科夫和自己傲娇耿直的小堂弟尤里。一会儿又回想起第一次投稿的小说被出版的喜悦,和创作每本小说时灵感产生的源泉。其后占据他叙述中更多内容的便是来到长谷津之后的见闻,而由于两人都心知肚明的原因,几乎每一件事每一句话都和胜生勇利这个人息息相关,听得本人最后不得不用手掩住维克托的嘴来制止他说出更多会加重自己脸红症状的话语。
维克托见好就收,佯装无奈地闭上了嘴。屈起横放在沙发上的腿,翻身换了个姿势转而抱着青年的腰把脸埋进对方的怀里,嗅着对方的气息发出了闷闷的笑声。
被对方的言行臊了一脸的胜生勇利报复般地揉起了男人的发旋,窜上脸的热度久久消散不去。
两个人笑闹中丝毫不觉时间流逝,转眼间就到了晚上,胜生勇利抬眼一看时间才发现不早了——他固定每周这个时候做直播,以往维克托都很自觉避开的——因为他实在太显眼了,而勇利尽管知道对方有看自己直播(因为之前说要以勇利为原型设计人物的时候勇利豪无心机地说了出来,并且维克托也表示他一定会看),但出于莫名的羞耻心,他一贯避免和维克托谈及有关话题,对方也不知为何从不追问,他还暗自感激对方的体贴,毕竟被吓得面无血色实在不是什么他愿意被人拿出来讲的事情。
而这次在勇利起身的时候维克托却拽住了对方的衣袖道:“勇利,我可以和你一起吗?直播时候的勇利我也不想错过呢。”
“……你不是有看直播吗?”
“隔着屏幕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请不要以问句回答疑问。好歹你也是公众人物,这样大咧咧地出现在镜头前……”
“这点对我不成问题。勇利~”
“……好吧,但你不要乱来。”
“怎么会呢(笑)。”
胜生勇利看着维克托纯良无辜的笑,忽而深感不妙。

TBC

评论(30)
热度(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