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攻略之神和他的男人 22

我觉得真是没眼看(。)俄罗斯醋王上线www
顺便安利一下元旦这本大陆要开预售啦请大家期待www
at亲爱的@沈家十三 

【维勇】攻略之神和他的男人 22
宣言·Announcement

维克托拿着印着猪排饭的杯子倒好水,就晃悠去了胜生勇利的房里,他抬手轻扣门扉,随之门向内开启,房间主人向他点点头,退后一步把房门完全敞开。
维克托把杯子往勇利桌面一放,坐在胜生勇利旁边的椅子上,胜生勇利取出一个接口插好第二副耳机,把它递给了维克托,随后转头过去调试麦克风和摄像头——他特意把摄像头调整到一个拍不清维克托脸的角度上,没想到对方往前又凑了凑,英俊的面庞在摄像头下一览无遗。
“维克托……”胜生勇利眼角盯着电脑屏幕上那无比清晰的影像,忍不住叹出一口气。
当事人倒是半点都不在意:“没什么不好的嘛,还是说我长得就那么对不起观众?”
“不如说太对得起观众了吧。”勇利为对方自嘲式的打趣而失笑,继而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他把《玛丽亚精神病院》放入光驱,侧头看维克托,对方给他比了个OK的手势,表示一切就绪。
胜生勇利撩了把头发,点击鼠标开始直播。
维克托支着下巴,目光都投注在勇利身上,连眼角余光都没分出半丝。
胜生勇利清了清嗓子,对着麦克风说大家好我是[猪排饭我的嫁],今天有个朋友要在旁边围观。他话还没说完,旁边的“那位朋友”就窜到了前面,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另一手对着镜头比了个V字,语气分外活泼地抢白道:“大家好我是Victor,今天来看我家可爱的猪排饭现场直播,还请大家多多关照哟。”说着还向镜头眨眼。
勇利虽然看不见他眨眼,但完全可以想象出维克托说话时的表情,不过这也在预料之中,他平静地总结道:“就是这样感谢大家支持我们今天要玩的游戏是《玛丽亚精神病院》故事梗概是——Victor你先把手放下来这样我没法操作了。”
对方不情愿地乖乖放下了胳膊,转而改为搂住他的腰。
好吧不影响游戏操作就行。

此时的评论区:
“woc我看到了什么?!!那个是Victor本人吗啊啊啊啊啊——”
“我万万没想到up主竟然认得我男神……还把人拉过来一起直播……我的妈!哈利路亚!”
“Victor是谁啊很有名?我觉得重点难道不是那个欧美帅哥的那只手吗!”
“Victor是个很有名的小说作家……话说up主以前还说过自己是他粉丝来着,没想到再见面就勾搭上了啊?up主神速!”
“啊啊啊啊啊他们是一对是吧?!看那手!那个姿势!两个长得好看的男神抱在一起!啊我要死了!(升天.jpg)”
“你们注意到Victor强调'我家的'了没,他本来说的好好的,到那个词一下子语气都不一样了诶,就……好性感???”
“还有'可爱的'这个词也是……我的男神竟然有男朋友了……啊心痛qwq。”
“占有欲很强的攻啊不觉得很萌吗w路人转粉w”
“我突然觉得这集大概没眼看……现在已经有点没眼看了话说。”
“+1”
“我为up续一秒先。”

很有先见之明地关闭了弹幕的胜生勇利并不知道评论区是如何一番沸腾的景象,他决心随维克托去吧,淡定地接着道:“这作游戏讲述的是主人公忽然被家人强制送进玛丽亚精神病院,内心恐惧而惊讶的主人公在精神病院遇到了一系列怪事……嗯大概这个感觉?我还没看剧透,不过估计是闹鬼或者有个变态杀人犯之类的,要不然就是精神病院有什么惊天黑幕……话说主人公为什么被送到精神病院也没交代,先打开游戏吧。”
说完他双击了像素式小医院样子的游戏图标,下意识凝神屏息,紧盯屏幕。
开头是一阵碰碰撞撞桌椅板凳摔倒在地上的响声,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哭嚎与尖叫贯穿耳膜,主人公回忆中的家人表情如出一辙的狰狞,一个个张着血盆大口笑着把主人公绑上了车送到了精神病院。画面到这里突然漆黑,主角从梦中惊醒直喘粗气,抱着肩膀瑟瑟发抖。
胜生勇利也跟着抖了一下——不过是被耳机里猛然响起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惊的。他咳嗽了一声操纵着小人下了床挪到门口,嘴里解说道:“呃三更半夜能在走廊上发出这声音的,不是女鬼就是护士,先不要和她碰上比较好我总觉得一照面就要被干掉……”正说着咣啷一声门就被从外面踹开了,一个披散头发看不见脸孔的身着护士服脚踩红色高跟鞋的“东西”在门口处左右张望,似是在搜寻什么。门板刚好挡住了那东西的视线,没有让它发现门后的主人公。胜生勇利咽了口水,手放在键盘上一动不敢动,生怕一个手误杀了出去就被对面干掉,他试图舒缓下凝滞的空气打个哈哈:“看、看来这结果应该是既是女鬼又是护士哈哈哈哈哈……”干涩的声音却暴露了他的紧张与恐惧。维克托抱着勇利的手臂绷紧了肌肉又慢慢忪下去,他看着电脑中浑身血污的护士女鬼桀桀地笑着又转过身走了,再视线一转重新回到黑发青年脸上,见对方舒了口气的样子,自己也舒展了眉头。
维克托开始觉得近距离看勇利直播不是个好主意了——看到勇利害怕他就想抱抱勇利让他不要发抖,想亲吻他到让他脑子里再也容不下任何可怕又惊悚的画面。尽管这不过是个游戏,不会对勇利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更何况勇利也不是什么娇弱的小姑娘。
——但他还是难以抑制这种膨胀的冲动。维克托端着杯子又喝了口水,定定心,按耐住那种盘旋在心中不去的过保护欲,命令自己的目光从对方额前的碎发一路下滑,路过对方的耳垂与修长的脖颈,从衣领里依稀可见的性感锁骨到掩在宽松家居服之下的腰的曲线。维克托好不容易分散了自己的注意力让自己不打断对方的直播,没想到一会儿没注意游戏剧情,耳机里一阵回荡的物体撕裂声音过后,猝不及防就见勇利顷刻间被吓哭了。
维克托看着对方眼角的泪光,清楚地听到自己脑子里理智断掉的声响,他一把拽下自己的耳机,起身挡在了电脑屏幕的前面,在对方瞪大的双眼的注视下把勇利的耳机轻柔而快速地摘了下来,在对方惊讶得忘记害怕的眼神中捧着对方的脸说:“你还好吗?”一边说着一边俯下身子舔去对方脸上的泪珠,声音里没有丝毫遮掩自己的紧张与焦急的意思,“抱歉,一见到你哭我就……每当看见你哭的时候我就在想,是不是亲你一下就好了?”
胜生勇利先被游戏吓了个半死,然后又被维克托不按套路出牌的行为把另一半魂魄也吓飞了,他蠕动着嘴唇呆望着男人近在咫尺的眼,半天没说出话来,眼睛还是湿润的。维克托等了一会儿没有答案,干脆地低头就吻了上去,舌尖钻到对方湿热的口腔里长驱直入攻城略地,来了个法式热吻。
胜生勇利被人吻住的一瞬间大脑放空,对方的亲吻比之前的要热情激烈的多,维克托缠着他的舌头搅动,单独地舔过他敏感的上颚和黏膜,维克托的味道席卷了他的味觉消灭了他的思考能力,很快,除了这个维克托带来的吻,他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他的体温开始上升呼吸变得急促,手臂也无意识环住了对方结实有力的腰腹,四周的空气变得稀薄,大脑一片混沌地回应着维克托的亲吻。
维克托见对方除了他什么也不想之后才微微喘息着放过了勇利,身影却还罩在上面,他看着后知后觉大喊糟糕刚才摄像头没关又发现于事无补索性破罐破摔瘫在椅子上的勇利,心情舒畅地笑了笑,伸出拇指抹去青年唇边余留的水渍,才悠悠地道:“继续直播吧?在线人数还很多呢。”
胜生勇利红着脸瞪了他一眼,伸出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上要把他推开,不成想维克托捉着他那只手轻吻了下,随即弯下腰把他抱了起来……抱了起来……
“你在做什么维克托?!”胜生勇利忽然慌张,他不知道维克托要搞什么事。然后下一秒他就坐在了维克托的腿上,对方的体温包裹着他,男人坚实宽阔的胸膛紧紧贴着他的后背。耳边传来对方大提琴般低沉好听的嗓音:“抱歉,因为看着勇……你的脸的话会静不下心来,见你害怕就会想像刚才那样亲你……这可真有点令人困扰不是吗?所以,像这样的话我抱着你又可以安慰你又不会看到你的表情,不是一举两得吗?”
“诶?不,这根本——说到底你不在旁边看我直播不就好了。”
“可我想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不想离开啊。”
被对方这句话击沉心脏的胜生勇利根本无法拒绝维克托的请求。
反正亲都亲了这点算什么。
他很坦率地应允了对方,并警告维克托不要再次打断他的直播,旋即戴上耳机又回到游戏的世界里。这次倒是真的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另一个人的温度传导到他身上,熨贴得让人无端心安。
由于这个姿势同样看不到维克托表情的胜生勇利并不知道,对方把下巴枕在他肩膀上蹭了又蹭,想到了什么似的眼里一亮,随后对着摄像头勾起一个得意又挑衅的笑容,启唇缓慢而无声地吐出了三个单词:“He is mine.”
他是我的。

TBC

ps:你们都很期待的弹幕反应在下一章hhhh我们不见不散hhhhh

评论(66)
热度(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