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Beyond Tomorrow 01 (明日边缘AU)

【维勇】Beyond Tomorrow  01(明日边缘AU)

 

《攻略》快赶完稿子了(。)

很久之前说过的暑假本《Meet U in Every World》的四篇中篇的其中一篇……现在来还债……啊感觉自己的坑,真多(。)剩下还有HP 饥饿游戏和国王骑士paro,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写完,祝福自己。

at亲爱的 @沈家十三 

 

Chapter 1 Restart

胜生勇利清楚地记得自己死了。

他是被一个Alpha杀死的,凶猛的蓝色四足异兽张牙舞爪向他扑来,身上的每一道纹路都鲜艳得狰狞可怖。他甚至可以回忆起怪物尖锐的利爪刺入身体时发出的沉闷响声,和喉间充斥着的腥气。血液从被撕裂的地方奔流而出,带走了所有的温度。世界的温度一点一点降下去,像是冬天的温室忽然被人砸破了窗户,温暖的空气缓缓抽离,只剩下透彻心扉的冷。

那么清晰。

可他现在却站在这里,那个曾经被他所恐惧的训练场上。

他掐了自己一把,神经传导来切实的痛感,这不是梦。

……莫非刚刚他所经历的死亡是在做梦吗?

他低头看自己完好无缺的手掌,心神不宁地活动着手指。

教官拍了他一下,呵斥他赶快进入宿舍去见其他队员。

他被人推着,忐忑不安地迈进了破旧楼宇的血盆大口。刚一进门他就愣住了,迎面走来的披集•朱拉暖用全然不认识他的态度和他打招呼,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怔在原地,对方用他们初见时一模一样的语气、一模一样的表情、一模一样的动作打招呼,说着一模一样的话:“Hello!你就是新来的吗?我是披集•朱拉暖,很高兴认识你,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战友了!”

若不是肩膀上的触感真实得无法忽略,胜生勇利几乎要以为这是在自己的回忆里了。他心里一跳,对着披集扯出一个有点僵硬的笑容,脑里的记忆被唤醒,自己回放起来,映出接下来李承吉从旁边经过给了他们一个白眼的画面,以及之后维克托上将到来把教官喊出去,而队员们一起扛着烈日训练的场景。

奇怪,不是已经认识了吗?我没记错啊。还是说这是什么最新的整人游戏吗。

胜生勇利有点疑惑,他不解地眨眨眼,刚要开口问披集你在开什么玩笑,一个黑发的韩国青年却从旁边走过,看见两人之后不屑地扭过头去给了两人一个白眼。

胜生勇利霎时变成一块就要风化的石头,他的心如堕冰窖。

李承吉这个人认真严肃得很,万万不会和他们一起开玩笑的。

他被自己脑海中闪现的想法震惊,抓着披集的胳膊问:“今天是几号!”

披集歪了歪头,表情有点奇怪但还是回答了胜生勇利这个在他看来很是莫名其妙的问题:“2017年11月11日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去了,他死的时候是11月12日。

胜生勇利按着额角,顿时头痛欲裂。

这到底是怎么了?”

“你们在做什么?”身后响起一个磁性好听的声音,胜生勇利一惊,蓦然回头,只见一位银发蓝眸的男人推门进来,对他们教官笑道:“差不多该开始了。”

 

是联军上将,维克多•尼基福罗夫。

 

胜生勇利直愣愣地望着这眼前似曾相识的情景,一时间连眼皮都忘记了眨动。按照他那脑海中忽而冒出的记忆片段来说,接下来应该是他见到偶像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只好失礼地盯着人家看得目不转睛,而维克托则注意到他的目光,温和又得体地笑着挥手道:

[你是我的崇拜者吗?]

“你是我的崇拜者吗?”

记忆与现实中的场景再一次重合,并达到了高得惊人的同步率。胜生勇利为自己脑中先前的推测得到证实而心惊,不由自主向后退了半步,引来众人的注目。他沐浴在众人的目光下,迅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举止在旁人看来是多么异常。胜生勇利强自握拳压抑住自己的躁动——他已经大脑混乱得只剩下本能反应,也顾不上语句是否通顺,结结巴巴地道歉:“抱歉长官!不、不好意思,我只是有点惊讶。”勇利眼中的惊讶和慌张是实打实的,毫不作伪,帮他把这个拙劣的谎言圆了下去。

维克托听罢,理解似的微一点头,轻轻放过了这个普通士兵。他觉得这个士兵方才的表现不太像是被偶像注意到的惊喜,反倒像是看到了什么超越自己理解范围之事而产生的惊吓。

他有这么吓人吗?

 

这个念头在他心底只是一闪而过,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等着维克托来做。他与兼任教官的切雷斯蒂诺中尉切诺一前一后出了宿舍区。维克托本是要前去主持下一阶段对抗异兽的战略会议,但路过宿舍区门口想起今天恰巧有一批新兵将要入伍,便顺道转转,了解了解情况。

 

“这一批士兵的素质如何?”维克托目不斜视走在前方,落后他半步。最近的异兽越来越难对付,前线的人力物力损失甚巨,尤其是普通士兵。而异兽无穷无尽,人类却经不起这个消耗。士兵的个人能力越高,越有利于在战场中生存。

“参差不齐。”切雷斯蒂诺快速回复。

“但我记得中尉带领的是精英班?”维克托不置可否地挑眉。

“虽说能力上来讲他们确实是超出了一般士兵的标准,但我看他们自身还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亟待解决。”切雷斯蒂诺揉了揉眉心,无奈地叹气。

“哦?”

维克托与走进了会议室向大家点头示意,时间未到,人还没来齐,于是维克托和站到主席台下继续讨论刚刚的问题。

“尤里的状况你明白我就不说了。剩下的,披集和奥塔别克也还好,属于省心的类型。李承吉对一切事物都计算得太过精确,因而少了些随机应变的机灵。波波维奇他有时过于偏激,到战场上可能失去理智不听指挥。至于胜生勇利,从报告来分析,他各方面素质都挺强,就是实战时的心理压力太大,导致他的水平很难正常发挥。”切雷斯蒂诺一只胳膊抱臂,另一手托着下巴总结道,“不过他们都仍有不少提高空间——只是需要时间。”

“而那正是我们最为缺少的……Time never waits for anyone.”维克托叹气,随后眼光扫过室内一排排坐满人的椅子,清咳一嗓子上了台。

 

胜生勇利这边则还沉浸在迷茫中。不论是谁,在死了之后又重生回过去,都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这个匪夷所思的事实。

他站在烈日之下发呆,后面的尤里咬了咬牙,忍不住踹了这个神游天外不专心训练的队友一脚。勇利没有防备,一屁股墩跌坐在被阳光烤得灼热无比的地面上,茫然地抬头,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尤里那张紧皱着眉头恶狠狠瞪着他的脸:“你是傻了吗!在训练中发呆?你要是在战场上发呆的话这时候命都没了!你以为会有人有那功夫救你吗?!”

勇利一个激灵,回忆起被利爪穿过心肺的疼痛感,表情不禁扭曲了几秒,随后爬起来向尤里道歉说:“抱歉抱歉,我会注意的。”

尤里抱着手臂扭头“哼”了一声。

胜生勇利倒也没介意,他又不好意思地笑笑。

尤里说的是对的,到了战场上每个人都自顾不暇,大多数士兵自己的生命都未必保得住,又哪里有余裕去拯救别人呢。

既然他好不容易有了重生的机会,那就要活下去。

他不想死,死亡的滋味实在太过痛苦了,痛苦到他稍稍回想起生死之间徘徊时感到的死寂与虚无,心间便涌上一股奔流不绝的寒流。又好像胸膛破了个洞,他的生命、意识、灵魂与存在全都从那个洞里逃了出来,消失的无影无踪,徒留被怪兽吞噬得一点不剩或者最终无可避免走向腐朽的躯壳。

……话虽如此,也不知道做得到做不到上次他可是第一次对上Alpha就被对方干掉最后和对方同归于尽了,所以这次要怎么办才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胜生勇利哭丧着脸,深刻觉得生存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情。

 

TBC


评论(25)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