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这分明不是密室逃脱 02

维克托上将A,勇利副官B,结婚多年一家三口。只是个短篇hhhhh而且虽然标了abo,但事实上基本没有abo内容只是因为想写生子才用了abo……因为想写的是两个人一起出并肩作战,环境嘛是作者喜欢的密室的感觉:)不要在意为什么突然玩起了密室,作者就是手痒,没有逻辑,ooc,另,不开车,不要期待。另:作者虽然想写密室但感觉被他们玩出了郊外踏青的感觉,世界再见(。
ps:真的,我努力过了,但是插不进abo哈哈哈哈哈(突然绝望,只有小姑娘的存在能证明这是个abo文了大概。另外我觉得我仿佛在写亲子教育活动(手动再见
at亲爱的@沈家十三 

02

银色的钥匙很明显对应某个房间的锁,胜生勇利掂掂钥匙,便走向离自己最近的一扇门,打算一个个试过去。爱丽丝拽着他的衣角跟在身后,仰着小脸看他开锁。维克托则是去到了另一侧试探着扭门把手——门关着,不代表它一定被锁上了。
一扇门门把手拧不动,另一扇倒是没有上锁,只不过维克托转动把手后怎么也推不动,维克托停下动作,断定门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已经找到钥匙对应门锁的胜生勇利在他背后看了好一会儿,把这人拨拉到一边,伸手转下门把手往外一拉,门开了。
胜生勇利轻飘飘地看了维克托一眼,唇边的笑意憋都憋不住。爱丽丝就更直接了,向维克托吐了吐舌头,嘻嘻地笑着说:“Daddy你好笨。”胜生勇利倒是替他辩解了两句:“一般家里的门都是向内推的没错,这个大概有点儿特殊?”他指指对面自己之前打开的那扇向内推的门,又点点这扇,示意维克托注意二者的区别,随后问道:“我们先进哪间屋子?”
维克托摸了摸鼻子,咳了一声,手搭在门把上以行动代替了回答。他把门全部拉开,迈到勇利与爱丽丝的前方,率先踏了进去。
里面黑漆漆的,暗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像是耗子或者什么其他擅于潜伏在黑暗中的东西。借着客厅照进去的光,可以辨认出物体的轮廓。
中间有个床,这屋子应该是个卧室。
维克托伸手在墙面上摸索,墙上不知道涂了什么东西,指腹传来湿滑的触感,让维克托皱起了眉头。很快他手下碰到一处突起,便摁了下去。顷刻间房间被橘黄色的光芒所笼罩,满屋子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血字也无处遁形,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来者面前。维克托下意识挡住爱丽丝的视线,才想起披集说开启了未成年人保护系统,他回头望爱丽丝,恰巧撞进胜生勇利平和的眼神,对方似明了他的想法般微微一笑,略一点头表示爱丽丝没事。维克托低头看爱丽丝。小姑娘眼睛亮闪闪的,根本看不到大人眼里那些可怖而破碎的字迹。维克托紧绷的肌肉放松下来,勾起唇角,找回了一贯的淡定与从容。
暗红色的字从左到右爬了满墙,刺目得恍若可以嗅到扑面而来的血的气息。空气中飘着堆积的灰尘与陈腐的味道,却没有血腥味。维克托捻了捻指尖沾染的红色,又闻了闻,道:“是红墨水。”红墨水凝成的字非常潦乱,几个短语反反复复地掺杂在一起,“救我”“去死”“哈哈哈哈哈”“杀杀杀”“放我出去”字压着字,毫无逻辑与美感地互相推搡倾轧厮杀,如坑杀下层层堆叠的累累白骨,失了血肉的手臂还保留着挣扎的姿势,就被新的躯壳重重砸下。胜生勇利为这不适的空气稍稍皱眉,维克托却是面不改色,踩在嘎吱作响的木地板上缓缓踱步向前,匕首在他手心打了个旋又被人漂亮地握住刀柄。
这是一间卧室,房间里的东西却少得可怕,除了一张床和墙角破旧的木柜子以外别无他物,寡淡得惹人心惊。令人倍感讽刺的是,最能证明有人在这里生存过的,反而是墙上那些字了。墙上没有窗户——也许原本是有的,只不过应是窗户的地方现在被灰色的砖头混着水泥封了起来,与一旁泛黄的墙壁格格不入。
胜生勇利看着维克托走到柜子前,自己便带着小跟屁虫爱丽丝来到床边。床上的被子和枕头都瘪瘪的,和床单一样沾满了污渍,某些地方还生着绿色的霉斑。胜生勇利在上面翻来翻去,揉到枕头之时里面传出纸张的摩擦声,他拆下枕套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正待打开,衣角却传来被人拉扯的力道。
“嗯?怎么了,爱丽丝?”胜生勇利向下看去,只见小姑娘蹲着掀起床单的一边,指着床下欢喜地叫道:“爸爸爸爸,床下有一颗糖果!你看!”
“哈?糖果?”胜生勇利重复了一遍,本能觉得不对劲,他狐疑地趴下来往里看,床下果然有个晶莹剔透的粉色椭圆状物体,乍一看去的确像是草莓味的水果硬糖,而它也确有着 “Bad Candy”的别名,但仅从名字也能推断,这不会是什么美名。正相反的,它臭名昭著。
这原本是一种药物,之前曾被广泛用于镇痛,但剂量过大会使人神经过分兴奋,甚至产生幻觉,令人上瘾。这样的高纯度结晶更是直接被划分到了毒品一类,而因为外型与糖果较为相似,又被人称为“Bad Candy”,但与糖果不同的是,结晶里面充满了一个个小气泡,因此知道这一特征便能将二者准确区分。
“这不是糖果哦爱丽丝。是很危险的东西,你看到这样中间有很多小泡泡的坏糖可不要放进嘴里,吃了的话你的牙齿都会掉光的,就再也吃不了好吃的了。”胜生勇利一本正经地举着晶体告诫小姑娘。平素第一爱好就是吃的小姑娘一听说再也吃不了好吃的了,立马捂嘴连连摇头,表示自己绝对不会把这玩意放进口中。
胜生勇利揉揉小姑娘的毛,打开皱巴巴的那张纸,上面是一串混着字母的数字:D28M11Y80。他小心地撕下没有字的一角把那颗晶体包了起来揣进衣袋,又想到什么似的重新蹲下来对手还紧捂着嘴的爱丽丝夸赞道:“爱丽丝刚才很厉害哦!发现了爸爸没发现的东西,真棒!”得到夸奖的小姑娘笑逐颜开,挺起胸膛嘿嘿直乐,嗖的一下又跑到了维克托脚下伸开手臂转了个圈,得意地炫耀道:“Daddy,爸爸夸我啦!”
这喜欢和人得瑟的毛病也不知道和谁学的。

早就把事情经过听得一清二楚的维克托一把举起小姑娘亲她的侧脸:“Wow, amazing!! You're excellent, Alice!”

看了一路的监视器前的程序员A心如死灰,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为什么我一个、还没有结婚更没有孩子的、单身狗!要看这种甜甜蜜蜜的亲子教育节目!啊?这是为什么!”
一直沉默的程序员B拍了拍他的肩膀,沉痛地回答:“我也不知道啊你问我我问谁。”说完他也倒在了桌上,发出了隐忍的啜泣。
本来想来监控室围观一下情况的尤里刚一推门就听见熟悉的鬼哭狼嚎,他一眼扫过去,除了老神在在刀枪不入的披集大佬,其余人全部阵亡。
得,还看什么看,不用想就知道那对夫夫又干了啥糟心事。
尤里甩门,扭头就走,马不停蹄直奔训练场,拉着挚友奥塔别克进行了今日的第十三次友好切磋。

TBC

评论(4)
热度(310)
  1. 樱飞雪浅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