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白

感觉小号太多不好所以日系BL都放一个博好啦!
主要小滑冰维勇和闪之轨迹库里w

【维勇】这分明不是密室逃脱 04 (生子)

写完了这个hhhh我好像差不多该写game了……

04

这间是厨房。左手边是灶台和水槽,右手边立着冰箱和餐桌。料理台上的东西少得可怜,几味调料收在塑料盒里摆在炉灶边,除此之外台子上什么都没放。锅碗瓢盆都被分门别类地整理好,井井有条地摆在了下面的橱柜里。冰箱上贴着2083年5月的月历,13号前面的日期都打了叉。胜生勇利想到了之前纸条上的数字,在心底算相差多少天。

维克托打开冰箱:“Wow!勇利,你看。”

“这?”胜生勇利皱起了眉头,“冰箱里怎么能放这些东西?”

维克托打量着冷藏柜里面大大小小的量杯和试剂,附和道:“是啊,放了这些还怎么放吃的。”

胜生勇利很想吐槽他的重点不对,但他什么也没说,拉开冷冻柜的门,眼睛一眯露出了嫌恶的表情。

里面是被冰冻起来的虫卵和成虫,种类多样十分丰富。胜生勇利看了一眼温度,负20摄氏度。在这种温度下大多数虫族的细胞活性会被抑制,但并不足以致死。

“勇利,你还记不记得用化学药品杀虫的那几种试剂是什么?”维克托摸着下巴,目光在五颜六色的试剂中逡巡。里面的药品都没有贴标签,只能通过色泽、质感和气味来分辨。

“大概都记得。”胜生勇利会意,这一关是要考对杀虫试剂的辨别和应用。这对两人来说并不难,从一堆试剂瓶里挑挑拣拣,把红的蓝的紫的拿在手上把冰取出来就浇。因为是在游戏里,冰块放外面,从坚硬如铁到完全融化也不过短短的十秒。那些虫子从冰里刚出来,兜头就是一片强效杀虫剂,来不及做妖就化为一缕黑雾消散在空气里,并飘落下一张张印着字的方形小卡片。

“人、和、虫、族、的、结、合、会、是、最、强……'人和虫族的结合会是最强'?”小姑娘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我拼的对吗,爸爸?”

面无表情的胜生勇利对女儿牵起一抹笑:“你拼的很对哦,爱丽丝好棒!不过这句话说的不对,人类和虫族可是死敌。”

不管怎么样总之被夸了的小姑娘似懂非懂地点头,雀跃地拍手:“嗯!我知道!老师说虫族可——坏了!”

维克托笑笑,揉揉小姑娘的脑袋。

胜生勇利又转了一圈,没有其他收获,他们回到了那间卧室。胜生勇利对维克托谈自己猜测暗门的密码是两个日期相减,维克托算算日子把结果作为密码,转动密码锁。

嘎吱一声,门开了。

“Amazing!” 维克托不吝赞美。

胜生勇利挠挠头发:“下去吧。”

暗门后是一道楼梯,顺着楼梯盘旋而下,是一间称不上宽敞的实验室。中央摆着一张血迹斑斑的手术床,旁边桌上放着该有的不该有的手术刀、量杯、滴管、注射器等等,还有一打摞得整齐的纸。

胜生勇利进了这间屋就没舒展过眉头,浏览了一遍最上面那张纸后,眉毛更是皱得死紧。

那是一张实验记录,日期标注的是2083年5月12日,开头是数据图表分析,后面有这样一段话:

实验体今日状态良好,人类细胞和虫族细胞的互相吞噬减少,判断二者之间达到了某种微妙的平衡……各项身体指标趋于正常。在服用“水果糖”后不再有疼痛反应,但精神方面出现焦虑、看到幻觉等症状。推断是服用药物后的正常现象,实验继续。

下面的纸张内容大同小异,都是实验记录和实验报告。胜生勇利一直翻到了最下层,上面写着2080年11月28日,只有短短的两句话:让愚昧之徒领略至高智慧的方法只有让其亲身体验了。实验开始。

胜生勇利忽而毛骨悚然,他的目光掠过实验台头上那一盒粉红色的“Bad Candy”,心想这游戏背景真是丧心病狂——竟然是根据很久以前一则新闻改编的。

那是骇人听闻的一则新闻,一对结婚初和和美美的新婚夫妇,丈夫是研究虫族的学者,妻子是普通的上班族。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妻子发现了丈夫对虫族的难以形容的偏执与疯狂,二人因此产生诸多口角之争。矛盾逐渐升级到难以挽回的地步。有一天,丈夫把妻子绑在手术床上,注射了他研制的某种混合了虫族细胞的试剂,开始了将虫族与人类结合为一的惨无人道的实验。等到邻居报告妻子失踪,警察花费漫长时间查到妻子下落的时候已经无力回天。妻子完全被虫族同化,被身为虫族研究者的丈夫锁在狭小的卫生间里,再也看不出人类时的模样。

胜生勇利又叹了口气,想起这则新闻让他感觉很不舒服。他又回想起自己之前在意的、那扇只能向外开的门,明白了自己违和的中心点究竟在何处。

一般而言,住宅里的各房门都是向内开的,这是为了方便屋内的人出入,同时也对屋内有一定的保护作用:因为门只能向内开,相对于外部,内部就掌有更多的主动权,比如说在门内堵上,从外侧就难以推门而入。但在门外堵门,并不能影响门开关本身,效果就打了折扣。

简要言之,这间房子的客房门是向外开的,也就是说外面堵上重物,从里面就算砸门也不见得能砸开。想必那里就是之前关着妻子的地方吧。

至此,故事脉络已经基本清晰,维克托在实验室的量杯里捞出了厕所的钥匙,两人都知道厕所就是最后一关了,不紧不慢地走到门口。

厕所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维克托把钥匙插进锁匙孔,一瞬间所有灯都灭了,面前忽然弹出了一个屏幕,屏幕上是一道选择题,计时60秒。

问题是:“虫后与灭虫瓦斯共存一室,问:虫后是死的呢还是活的呢?”下面有“活着”与“死了”两个选项。

“原来薛定谔是在这里等着……应该是介于生与死之间的状态?我选'沉默'。”维克托胸有成竹,颇有闲心,转头对胜生勇利眨眨眼得意地笑。

60秒很快就过去了,维克托推开厕所门,想象中的虫后根本没出现,仅有地板上一撮灰堆着。

“Congratulation!”音乐响起,宣告了游戏的结束。

 

维克托意犹未尽:“最后不用打Boss?”

披集大佬喝着果汁:“那个要看选项的,如果选择'活着'或者'死了'其中任意一项,就要打。你这不是沉默了吗,就不用。你们真厉害啊,其实我设计了一个陷阱被你们躲过去了。就那个冰箱里的试剂和虫子,其实之前不一定非要全部消灭掉的,因为不是必要线索。不过不全灭的话,后面开厕所门时会停电,冰就会融化了,还没死的那些虫子就……你们懂的。”

胜生勇利想象了一下,心有余悸,那冰柜里的虫子要是摸黑爬出来了,那还真的挺不好对付。

“还有那个小铃铛,你们没用上。如果最后需要打虫后的话,摇那个铃铛的声音可以干扰它的判断。”披集补充道,摇了摇杯子,塞给爱丽丝一块粉色的糖果,问,“感觉怎么样?”

小姑娘低头看了又看,糖块里没有气泡,才高高兴兴地拆开包装吃了进去。

“还不错,挺有意思的。”胜生勇利笑着对友人回复道。

“那就好,不过监视你们的技术员已经倒下一片了,我猜他们以后再也不会找你们俩了。”披集对着一脸莫名其妙的维克托和胜生勇利挥挥手,起身就跑,“部分照片我已经放上网作为今年招兵的宣传素材了,口号是'入伍脱单',怎么样很不错吧,不用谢我了,Bye-Bye!”

胜生勇利哭笑不得:入伍脱单这种宣传词真的有人信吗。

 

END

 


评论(9)
热度(182)
  1. 樱飞雪浅白 转载了此文字